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情感  »  女警官的SM度假体验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女警官的SM度假体验
(为防止域名被和谐请及时收藏发布页)

  我叫晓惠,今年二十二岁,身高一米六五,体重四十八公斤,今年刚从某警官学院毕业,有着楚楚动人的漂亮容貌和优美身姿;我在大学时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现在想起,仍是眼前经历般的,克制不了,不吐不快。
  那是大二时的一个暑假,我正思索到那里去玩才好。这时,接到一个玩得很好的大三男生文涛的电话,问我愿不愿意到他家的别墅去玩,还说会有一个惊喜等着我。就这样,当晚我就被文涛接到了他家的别墅。记得,当时我穿一条发白的紧身石磨蓝短裙,脚蹬黑色高统皮靴,上身是一件黑色露腰紧身T恤,长发漂逸,非常性感漂亮。文涛家的别墅在郊区,走进大厅,我惊叫:「真豪华呀!。
  还有更惊喜的是:竟然还有三位帅哥在等着我呢!都是我平常要好的大三男生武国、家乐、伟强。欣赏完别墅的豪华后,文涛引我到三楼一个豪华的卧室,说:「衣柜里有专门为你买的新衣服」。当时,我那里知道他们的阴谋,导致我的人生在这里开始转折,这个四十多天暑假既是噩梦又是美梦,既是地狱又是天堂,既痛苦又刺激,唉!
  第一天刚吃过早饭,文涛一脸狡猾的笑:「晓惠,你这么漂亮,身材又好,不给你打扮打扮,真是可惜!」我以为他要送什么好礼物给我,谁知道他却拿出一条七八米长、手指粗的白色警绳。
  「你要干啥?」我刚说完,就被他一把抓住两只手臂往后扭,我慌了神,挣扎着、叫喊着,但无济于事,其他人不仅不来救,还帮着文涛抓住我的手臂,让我动弹不得。文涛把警绳对折后,搭在我的后颈上,分别向前由腋下穿过,在两个手臂上各缠绕了七八圈,一直缠到手腕处,再把重迭在背后的两只手腕绑在一起,然后将余下的警绳向上穿过颈后的绳圈使劲向下一拉,背后被捆在一起的双手便被高高吊起,几乎被吊到了颈部,各部位的绳索同时勒紧,痛得我大叫:
  「哎吆,想勒死我啊?」。
  最后,绳子再向下折拉绕到手腕打了个死结。就这样,我双手被捆绑得没有一点动弹的余地,上身不由自主地前倾,乳房在胸前高高隆起,似乎要穿破外衣。
  后来才知道这是捆犯人的中国式捆绑。我大骂他们变态,不够朋友。他们说就是因为是朋友才让我享受刺激的生活,接着他们威胁说要我好好配合,否则就扒光我照几张相摄几段影,匿名寄给学校。我心想这下完了,掉进陷阱了,我流着泪,屈从的点点头。
  这时,文涛一脸兴奋地说:「以前看到有人被捆绑的片段觉得很刺激了,没想到亲手捆人真是太刺激了!」武国不知从哪里拿了一双底厚约8公分、跟高足有15公分的黑色高跟鞋,给我穿上。我从来没穿过这样高的高跟鞋,我颤惊惊地立着,发现一米八的文涛、武国没比我高多少,家乐、伟强正吃惊地望着婷婷玉立的我,因为我已经比他们高了一点。他们兴奋地大叫着:「太美了,四处走走」。
  我,一个未来的女员警,就这样像个犯人一样被文涛牵着,跌跌撞撞走着,伟强则拿着摄像机不时地被拍照摄影,先是在大厅里走着,再上二楼三楼,最后回到大厅,让我被捆绑着靠在沙发上看电视。
  接近中午时,他们竟然把我绑在大厅上二楼的楼梯扶手栏杆上,然后细细欣赏我的姿色,更可气的是:他们还把中饭开在大厅里,一边吃还一边说秀色可餐呢。他们给我喂完中饭后,仍然不给我松绑,而他们却摆开麻将桌,大呼小叫地砌长城。我就这样靠着栏杆上绑着,实在累了,就让性感的双腿交换地站着,百无聊赖,渐渐地睡着了。醒来时,他们依然在砌着长城,但却是灯火通明,我看了看挂钟已是晚上九点半了,这才感觉手臂和腿已经麻木了,于是大喊:「快放开我啦」。他们也觉得已差不多了,就给我松绑。然后大家一起吃了宵夜。
  第二天早餐过后,武国也是一脸狡猾的笑:「今天该轮到我来显示了!」。
  他们采取的仍是中国式捆绑,但稍有不同。武国把警绳对折后,搭在我的后颈上,分别向前由腋下穿过,在我的两只上臂上狠狠地缠了两圈,然后向背部对拉,拉的很紧,我的两臂已被向后拉到了极限,我叫了一声:「哎吆,你轻点不行?」。
  由于双臂被紧紧地向后背对拉,腰向下弯成了90度,乳房在胸前比昨天挺得更高,几乎已穿破外衣。他迅速系紧绳扣,又将我的双手使劲扭向了背后,紧紧把我的双手腕交叉绑紧,我又呻吟了一声。大厅正中央天花板吊着一个滑轮,滑轮上一根长长的绳子垂下来。「完了,他们是不是想吊起我啊?」我心想。
  果然,文涛把我推到厅中央,用垂下的绳子,穿过我已倒绑双手的交叉处绑紧,我惊惶地躲闪、脚乱踢着。随着武国拉紧绳索,我感觉倒绑的双手被慢慢提起,豆大的汗滴流倘着,痛得我大喊:「饶了我吧,不要了」,直到脚尖着地时才停止并固定。这样,我只有努力踮起脚尖支撑着全身九十多斤的重量,稍有放松,重量就移到倒绑的双臂和双手碗上,钻心的痛楚传遍全身,我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般痛苦,简直就是酷刑。约一个时辰,被吊绑的双手渐渐麻木,但钻心的痛楚更为加剧,神智已渐渐不清,全身被汗水和疲倦包围,最后我有气无力地说:
  「我不行了,快放我下来」。
  看到我这个样子,他们手忙脚乱地把我放下来,松开绑绳。我瘫倒在地上,我的胳膊已麻木的快要掉下来,胳膊上、手腕上、后颈上的绳痕,又深又红。两条手臂和双手因被捆绑的时间太久,已呈青紫色。看着紫红的手臂和手臂上深深的绳印,眼泪禁不住流下来。他们也有点惊慌失措,一边说着好话,一边讨好般地帮我揉搓着手臂,文涛还给我喂东西吃,我也只好破涕为笑了。文涛家的别墅有一个很大的庄园,四周风光秀丽。下午,他们象赎罪似地陪着我,在庄园草坪上打高尔夫球;晚上开Party,他们又轮流陪我跳舞,我渐渐忘记了上午的痛楚,但不知为什么心里总有点失落感。
  第三天一觉醒来,手臂上的绳印早已消退,早餐过后,家乐一脸坏坏的笑:
  「今天该轮到我来显身手了!」。我慌了神,不知道他们又要用什么方法来对待我,我正想开溜,却被武国一把抓住。在挣扎中,我的吊带衣裙被撕破了,高挺的双乳破衫而出,他们索性把我扒光,裸露的玉体被一览无遗。我长这么大,从来没受过如此羞辱,我双手护在胸前,但又被武国反扭到背后,被绳索紧紧绑住。
  家乐劝导我:「挣扎只会令自己更痛,还不如顺从,看看我怎样把你打扮得更美」,我想也对,放弃了挣扎,但心里却「砰砰」直跳,既紧张慌乱,又带有一点点兴奋。家乐把绳子从我被绑住的双手腕上向左手臂绕过,横过高挺的乳房上方,过右手臂与背后绳子交叉提了提(我感觉被绑住的双手向上抬高了一点),又往右手臂绕过乳房下方,过左手臂与背后绳子交叉打结;然后,从右腋下穿过前后绳索勒紧,又从左腋下穿过前后绳索勒紧,与背后绳子交叉打结。
  这时,我的双臂已无法动弹,兴奋感快感被一点点提起。然后,家乐又把绳子从背后往上过右肩穿过双乳之间绳子交叉,往上过左肩与背后绳子交叉打结。
  双乳被8字型紧捆绳索压迫得向前凸起,我的双手就更加向上,更加接近我的后脑勺,当他这样做的时候,我感到我腋窝下的绳子和我双臂上的绳子,都变的很紧,陷入我的肉中,但我并没有感到痛苦,而是感到了一阵我从来没有感到过的莫名其妙的感觉,我当时不知道那是快感,好了」,家乐他们象完成一件艺术品样兴奋地叫着:「太美了,太性感了」。
  他们把我推到大镜子前,让我欣赏一下自己的美态。我羞得抬不起头来,但禁不住偷偷观瞧,惊讶于镜中的妙人,镜中的我全身闪烁着汗珠的光,双乳高高隆起,两颗粉红色的小乳头不知何时又勃立了起来,深深陷入乳房边缘的绳子更映衬了双乳的无比柔软,双臂上的绳子因为曾经剧烈的挣扎、扭动和痉挛,比刚刚捆绑时更深陷入了柔软的肢体。我不禁轻声问:「这是我吗?真美,真性感」,但皮肤显出光泽让我感到一点羞耻。后来,我才知道这叫日本式捆绑,这种捆绑没有什么痛楚,虽然限制双手的自由,但身上紧绷绷的感觉,能激发我内心的渴望。
  于是他们牵着我四处走,开始只是在房内走动,后来他们竟然推着我到了花园里走动,并不时地戏弄我,一会儿把我推倒在草地上,一会儿把我绑在树干上,一会儿捏捏我娇嫩的乳头,一会儿摸摸我羞红的脸,一会儿亲亲我的红唇,就连中饭都是在花园里吃的。我真害怕被别人看见,心里「砰砰」跳得厉害,既紧张慌乱,又刺激兴奋,「还好,一整天没遇上别人」我很庆幸。到了晚上,我仍被捆绑着靠在沙发上看电视,而他们打他们的麻将。一直到睡前要不是我坚持他们还不舍的给我松绑呢!
  第四天同样在早餐过后,伟强就欢快地大叫:「总算轮到我了!」。伟强仍用日本式捆绑法把我捆绑起来,然后,他拿出一根打满结的绳索,由家乐、文涛各执一端,伟强推我跨了上去,绳索正好夹在阴唇间,顿时一阵阵快感袭入脑际,我的脸一下变得通红,我尽力压抑自己,不叫出呻吟声来。这时,伟强拿出两只系着粗线的木夹子,往我两只乳头上夹,刚夹上时,有一阵阵痛楚,却加剧了我的快感。伟强牵动粗线,受乳头的牵引,我不得不向前慢慢移动,接着一个结从阴部正面开始刮过,经过阴蒂,跨间,肛口处,接着第二、第三个结。当每一个结刮过我阴部时,那种快感带来的高潮和无法忍受的痒感,让我全身不断地抽动,阵阵快感愈来愈强烈,却在绳无情的捆绑压制下无法动弹,体内那份高潮快感无处宣泄只是越积越多,不自由的排泄,终于忍不住了,我大声呻吟着,热流从下身泻出,每经过一个绳结,就不自主的流出更多爱液。
  引得文涛、武国他们一个个气喘吁吁,忍禁不住。看得出他们真想上来轮奸我,但他们还是忍住了。我真感激他们,否则,我的贞操就保不住了,何况我被紧紧捆绑着,根本就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过后,伟强又拿起一条麻绳,打了三个大大的结,就往我跨下伸去,用三个结分别压紧着我的阴蒂和嫩唇肛门,在腰上呈丁字般的紧绑,绳尾分别固定在胸前和背后的旧绳上。
  他们又牵着我四处走,而我一扭动,身上的白绳就像网路般的一起牵动,更陷入我白嫩的皮肤中,将绞痛传遍我的大脑皮质。甚至摇一下头,绑在脖子上的绳子便往下牵动,使乳沟的结刺痛我胸口,再往腰拉起,带动压在阴蒂上的结,进而摩压我的花蕊,传来一阵阵的电击与酸酸的无力爽感。这样每走一步,上身绑住双乳的绳子刺激敏感的乳房,丁字内裤中绑在两腿间绳子上的绳结摩擦着雪最柔嫩、最敏感的阴蒂、小阴唇、菊花蕾。我的脚步越来越散乱,有点跌跌撞撞,结果两腿间绳结的摩擦也更厉害了,双乳激烈的晃动,更加强了绳子对乳房的刺激。终于,我受不了了,倒在地上,滚来滚去,双腿不停摩擦,丰满的臀部更是用力扭动,嘴里说道:「我又受不了了,快点给我松绑。」第五天一大早,他们就不由分说地把我仰身推倒在饭桌上,四肢分绑在饭桌的四条腿上,一丝不挂地呈大字形躺着,任意往我全身浇满奶油蜜汁,摆上蜜饯果品蛋糕。原来今天是文涛的生日。
  小惠,你知道吗?日本有一道名菜,叫作人体寿司,就是将剃净体毛的裸体少女横陈宴桌上,满身摆放山珍海味,任由食客品尝并玩弄敏感部位。而少女只能忍受不动,否则就要被老板炒了鱿鱼。这可是份报酬丰厚的工作哟!今天,你就是我的人体寿司!你就是我的生日蛋糕。
  他们一边舔食一边玩弄我,我不由地婉转呻吟起来。冷不防文涛用筷子夹住我的乳头往上拉,刺激得我挺胸夹臀,全身反弓,不由自主地呻吟起来。他笑道:
  「你可是个不合格的人体寿司哟!接着,他又用筷子拨拉我的私处,极度快感一阵接一阵地激荡着我的全身,我婉转挣扎着,笑得喘不过气来。
  这顿人体寿司生日蛋糕他们吃喝玩弄到了下午,包括中饭,直到我大汗淋漓,软瘫如泥才罢手放开我。下午茶后,是生日Party,他们开始打扮我,先是给我化妆,家乐的化妆手艺很有名气,学院里开文艺晚会我们几个女孩子的妆都是他化的,这次他给我化了一个非常艳丽的浓妆,看到镜中那张脸,连我自己都感到惊艳,何况他们。
  然后,家乐拿来了一条小指粗的麻绳,他先把麻绳对折,仔细的弄到两边一样长,把麻绳的中间套在我的脖子后面,在脖子前打了一个结,沿身体中线向下拉,在乳房的下面又打了第二个结,在肚脐跟前打了第三个,我心里奇怪,他要干吗?打第四个结时我明白了,第四个结较大,刚好压在我的阴蒂上,拉紧后我感到强烈的刺激,绳子从我的两腿中穿过,在屁股沟里拉紧,在屁股后打了一个结,绳头向两边拉在腹部穿过正中向下的两根绳子,向两面拉紧,在背后交叉,再到前面在上腹部再穿过中间的两根绳子向两面拉紧,再到背后交叉,然后把我的乳房上下紧紧的绑了两道,我低头看,被麻绳紧紧捆绑的乳房,更加圆润挺拔,显得异常的美丽和性感。
  在整个的捆绑过程中,我体内的快感简直是汹涌澎湃,我感到勒进我阴部的绳子已经湿透了。后来我知道了这叫龟甲式捆绑。他们轮流陪我跳舞,都时不时地蹭着我高耸的乳房,并故意把动作做得很大,带动着我的动作也变得很大,扯动压在阴蒂上和肛门的结,进而摩压我的前后花蕊,www.niqupa.com传来一阵阵的电击与酸酸的无力爽感,再加上浪漫的情色氛围,刺激得我挺胸夹臀,全身反弓,一边跳舞,一边不由自主地呻吟起来。就连当晚做的梦,都是这个Party,柔软的床单上到处是我泻出的爱液。
  第六天他们仍用日本式捆绑法把我赤身裸体地捆绑起来,用三根麻绳分别捆紧腰部和大腿根部,脸朝下悬吊半空中,双腿打开呈人字型固定两旁,由于受力点分别分别在腰部和大腿根部,并不太痛苦,就是居高临下有点目眩头晕。然后,伟强取出一枚金币塞入我阴唇中,令我缩紧阴道夹住。一开始不习惯,不知如何着力,金币屡屡掉出。
  伟强说:「晓惠,不要丧失信心!这种锻炼对女人很有益处,将来你会明白的。你若能用阴唇夹紧金币十分锺,就算成功。否则,一直吊着你一天一夜!」别无它法,我只好用阴唇努力夹紧一次又一次掉下的金币。不知什么时候,突然感觉自己下体部位的肌肉有力地缩紧,我终于夹紧金币了!一阵快感袭来,差点让金币掉出来。我急忙更紧地夹住金币,强忍住快感的刺激,十分狼狈地坚持着。
  十分锺后,伟强满意了,但仍继续对我实施阴道紧缩调教,不过这回他取出两枚金币一并塞入我的阴唇里,依旧令我缩紧阴道含住,比刚才的难度更大。我又羞又气又怒:「伟强,你究竟要把我折磨到什么时候?」他嬉皮笑脸地回答:
  「照旧,只要你坚持十分锺金币不掉下来,就算成功!」我无可奈何,只得一次又一次地缩紧阴部,努力不让那两枚可恶的金币掉下来。他们一直在旁边欣赏着我的窘态。我赌着气不瞧他们一眼,集中意念尽量缩紧阴道。终于,当我用阴唇含住那两枚金币坚持了十分锺之后,已经筋疲力尽了。
  接着,他松开固定我双脚的绳子,再使劲把我的双脚向上弯曲,与我背剪的双手绑在一起,又用两根一端各系有小铃铛的细棉绳,捆绕在两个乳头上。我的乳头立时竖起,好象秋天刚成熟的大红枣;一阵麻酥快感传遍全身,不由得挺胸夹臀,后脑勺触到了脚后跟。从左侧的壁镜中,看见自己向后弯曲成优美的圆弧形。随着身体的抖动,乳头上响起悦耳的铃声;此情此景,真教人美不胜收!伟强随手一推,我就在半空中打起了秋千;在一阵阵清脆的铃声中,悠晃得全身软瘫、柔若无骨,舒美陶醉极了。
  我被紧缚悬吊玩弄得太久了,直到晚上我有点麻木了才放我下来。这时候文涛为了活跃气氛,提议明天出去旅游,到山区打猎,我欢呼雀跃;文涛又说最好是穿警服去可省去一些麻烦,并说在大家各自卧室衣柜放有一套警服。
  第七天一大早,我打开衣柜发觉,所谓一套警服只是一件女式警服上衣和一顶警帽,而其他都是一些高档的非常性感的吊带装、黑色蓝色的网状丝袜等等。
  没办法,我只好换上蓝色网状丝袜、黑色吊带装和黑色超短裙,再套上女式警服上衣和警帽。走出门外,早已换好警服的他们惊叹:「好一个性感的女警」。
  然后,我们上了奥迪警车,武国开车,文涛在前排,我坐后排在家乐和伟强中间。一路上,我兴高采烈,问这问那。尽管车内有冷气,但还是有点热,于是我们脱了警服警帽。两小时后,驶出了省界,拐进了山路。车子象摇篮一样,渐渐地我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醒来时我发觉,我的双臂肘处和双腕儿已在背后合并被绑住,脚上给穿上了那双超高的高跟鞋,我慌了神,不知道他们又要干什么。「放开我」我大叫。
  这时候车子停住了,伟强和家乐一左一右押着我出了车子。这里是一个非常偏僻的小山村,风景秀丽。一路上,陆陆续续地来了不少村民,都围了过来,用疑惑的目光看着我。我很难为情,低着头,不敢看。伟强和家乐把我推到一棵高大的桃树下,剩余的绳子甩过一个粗枝,用力向下一拉,我立刻被反吊起来,直到手与肩平行,绳子的一头绑在树身。而他们却到旁边的一户小酒店吃饭去了,我一直在轻轻哭泣。
  已经中午了,村民多了起来,感觉到所有的目光都刺在了我的身上,女人惊奇的目光,男人不怀好意的目光。我感到了莫大的耻辱,羞愧难当,无地自容。
  我清清楚楚地听到人们在议论我、辱我:「这样漂亮的妞,她犯了什么罪,被员警吊在这里?」「瞧那身打扮,肯定是个妓女」。
  我成了这里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围观的人里不乏男人,他们也许有非分之想,但碍于面子,在大庭广众之下,还要装装君子的。但还是有几个色胆包天的老头想上前摸我的高耸的乳房、性感的大腿,还好,被文涛及时喝住。
  夏日正午的阳光如火,刺得我香汗淋淋,我本已抬不起来的头,垂得更低了。
  这时我才发现性感的吊带装几乎使我高耸的乳房一览无余。我从未体验过的痛苦、羞辱、野性的肉欲混合着,狂乱的快感沿着绳索、夹杂着痛苦、耻辱蔓延我的全身,滋润我的下体。我感到我的阴部已湿润,紧小的内裤已淫湿了一大片,惶惶忽忽中,听到围观的村民在骂淫妇、荡妇。我浑身颤抖,紧咬双唇,压制着呻吟声不从喉间发出。
  就这样过去了两小时,他们才吃完饭,把我解下来,押着我进了车子返程。
  一进车子,我就软软地瘫倒在了车椅上,在他们的抚摸下,我压制很久的呻吟声已无法遏止,淫荡地爆发出来,随之而来的高潮像决堤的洪水,从我的子宫喷涌而出。他们看到了我这副样子,也很吃惊。我开始心想:「我的本质真的这么淫荡、这么贱?」我已彻底崩溃,完全彻底地失去了女人的尊严。我的自信、高傲,今后是否还会像从前一样洋溢在我的脸上吗?回到家时已经很晚了,我装着很生气的样子,洗完澡就上床睡觉了,做的梦却是在山区经历的继续……!
  第八天一大早,他们就要我裸体坐到椅子上,要我放松心情,并要求我唱歌。
  唱起一些流行歌,让我心情上松弛不少,而身后的伟强却是突然的动作,从我身后用麻绳把我绑在椅背上,把我坐姿弄成懒洋在椅子上,再用绳索把我的双脚分别往上提起,固定在扶手上,让我臀部刚好离开椅垫而朝向前。接着一连串的捆绑,把我紧紧的和椅子缚在一起,动也不能动,连呼吸都有困难。我的视线刚好可以望到我的阴部,第一次这样仔细的看到浓密毛中的花蕊。
  文涛指着我的阴部,要我念出名称,我羞耻的全身火热,却喊不出来。武国拿来一条人造阴茎,有三节有颗粒,并各往不同向转动着,我从来没被这种阳具插入过。刚开始碰到我阴道口时,那颗粒的磨动以足让我痒得抽动不已,我忍不住的全身用力扭动,一股极大的需求感、按耐不住的空需的感觉和受强制感,把我所有意念都放在等待快感与高潮虐待上。
  武国终于插入那阳具,我觉得好开心好满足,竟高声的浪叫起来:「快给我,我要,我要阿,啊……武国给我一巴掌,然后用洞洞球塞住我的嘴,在用跳蛋塞到我肛门中,我第一次让异物插进肛门,紧张的缩紧却带来极大的痛苦。我好象很开心似的用力扭动着我的下肢,以便得到最大快感。挣扎想要用手拔起来,而手却紧绑在椅子上,我激烈的挣扎甚至带着椅子跳动,被身后的伟强压住,我再也忍不住的,倾泄而出,获得了最大的快感。
  松开我吃过午饭后,我们打情骂俏了一段时间。然后他们命令我走到房间中央,跪下。我知道我是无法抵抗的,双手乖乖的举起,让家乐往后拉去合并,用麻绳一圈圈的缠起,至少有十圈。两脚踝间也被紧紧缠紧,也不下十圈。然后,家乐又拿起绳子在我乳房上下绕圈,腰上也绕数圈,再用绳索把我的双手双脚往上吊起,我眼看着离地越来越远,而身上的每圈麻绳都紧紧的陷入我的皮肤。文涛又用两只木夹子钳住我两只下垂的乳头,木夹子上面系着小铁钩。他把两个小砝码挂在小铁钩子上,小砝码往下一坠,立即拉扯着我的两只乳头亦往下坠,文涛用手推一下砝码,吊在我乳尖上的两个小砝码就左右摇晃起来,把我的两只乳头往下拉长!
  我被这四个男人的性虐待花式折磨得死去活来,但又欲仙欲死!感到阴部呼地一热,一种满足感油然而生,顿时浑身发软,欲仙欲死。这时,家乐用麻绳把我越捆越紧,并把我头发用细麻绳绑起往上提,头皮传来一阵麻痛。我的脖子得用力去撑起头,但一酸头一低头发就会被拉动,而传来痛楚令我大叫。我就这样被悬在半空荡呀荡的,感觉只有痛与快感与欲求不满的空需,接着乳晕的刺激是我无法想像的,终于我在痛楚刺激下和高潮快感中昏了过去。
  第九天他们把我脱得一丝不挂,仍用日本式捆绑法把我上身捆绑起来,然后绑住我的脚腕,绳头穿过背后绳索交叉处,把我双脚拉至腰背固定。再把我推到厅中央,用滑轮上垂下的绳子绑在双脚的绳索,把我头冲下地吊起来。虽然是第一次被倒吊,但由于我已经过前几次吊绑,所以一点也不害怕,相反觉得很刺激。
  我从报上知道美国、日本等西方发达国家流行倒吊运动,对人体健康有益。自己亲身体验一下感觉确实也不错。现在处于倒吊状态可促进全身血液回圈,改善脑部血液供应,而且吊在空中晃晃悠悠的滋味也很舒服。
  正闭眼想着,忽然觉得乳房和下身一阵刺激,我睁眼一看,原来文涛正用手使劲捏我的乳房,武国则用手拉扯勒入阴唇的绳子,令我得到双重享受。我忍不住呻吟起来,乳头发胀,淫水从阴核处往外流,大腿根已湿呼呼一片。我下意识要挣扎,无奈双手被反缚,双脚更被捆紧倒吊着,毫无反抗能力,只能让整个身体在空中晃动。我越挣扎,他们越是舆奋,越是用手起劲地弄我的乳头和下阴,我体内热血翻滚,犹如万马奔腾,但又无能为力,想要吻抱,却手足被缚,而家乐伟强故意用嘴在我嘴边晃来晃去,就是不让我吻到,我只能在欲火的煎熬中苦苦挣扎,越喊声音越响。文涛抓起我的内裤塞入我口中,令我出声不得,只能呜呜发闷声。同时文涛的两手加快频率狂弄我的乳房和阴部。不多久,又令我享受了一次性高潮。我倒吊的肉体在空中不停地晃动,反绑的双手很想挣脱绳索,去抓他们的「小钢炮」,但又无法做到,嘴里被堵也无法出声,急得我只好拧头转脑,向他们表达我的兴奋,我再次体验到性虐待的乐趣。
  第十天一大早,武国把警绳对折后,搭在我的后颈上,分别向前由腋下穿过,在我的两只上臂上狠狠地缠了两圈,然后向背部对拉,拉的很紧,我的两臂已被向后拉到了极限,双肘几乎合并,我叫了一声:「哎吆!」。由于双臂被紧紧地向后背对拉,腰向下弯成了90度,乳房在胸前比昨天挺得更高,几乎已穿破外衣。他迅速系紧绳扣,又将我的双手使劲扭向了背后,紧紧把我的双手腕交叉绑紧,我又呻吟了一声。他们让我站在大厅中间,背上的绳子拴在天花板上垂下来的吊绳上,使我身体固定住。伟强拿来一根小铁链,两头是两只小木夹子,他把小夹子分别夹在我的两只乳头上,然后往小链子上挂锁头,一把、二把、三把,那锁头吊在链子上往下坠落,其重量令小夹子将我的乳头往外扯,使得我发出痛苦的呻吟。 共2条数据 当前:1/2页 首页上一页12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