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情感  »  单身的我搞上了女同事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单身的我搞上了女同事
(为防止域名被和谐请及时收藏发布页)

  写正文前,先介绍一下本人的相关情况。自幼患上听障(神经性耳聋,俗说耳背)、视障(高度散光,戴上眼镜后的视力才4.5 )。家里经济状况差,小时候好一点眼镜都买不起,也没用好的助听器,但还是凭自己的聪明,和正常孩子一起上学,也通过全国统招考进了一个大专学校。在学校里,呵呵,也是凭自己的运气吧,大二下学期,泡到众人都认可的美女,恋情持续两年分手(分手那时毕业几个月了)。恋爱时,我们在学校附近的公园,晚上,开始我的第一次,之后学会开房,毕业前一个月,我们在校外租了一间房。说这些,只是说我有过性经验。
  由于我的自条身体条件,可想而知,在2000年那时找工作,很难,原本自负的我,不得不从各求职市场退出来,变得很沉郁。对工作的条件没资格要求了,两年后在一个朋友的介绍下,干了几个月的发报员(报纸投递,不是卖报纸),由于之前找不到工作,想尽办法,也顺便在当地民政局投上我的资料并办了残疾证,没想到当地新开一个小工厂,办起福利性质的,也就是要从税务上得到优惠(大部分返还),招了几个残疾工人,当然是有手有脚的,要干活嘛,所以工人要么是哑巴,要么是耳聋,我是当中这些人残疾症状最轻的一个,加上我所学的大学专业,我干上了财务助手。
  到我进入这家工厂,我和女友分别有三年半了,中间无数的手淫啊,还好当时有丰富的性幻想对象,都是现实中看到的对象,手淫还挺爽。也找过鸡,可是看到对方打得厚厚的粉底,白得可怕,年纪大,肉都松了,我视力不好,远远看着还不错,快交易时,近一看,我的妈呀,一下就没了性欲,要找漂亮的小姐,当时没指导人,不会找,就算会找,也没那个钱啊。所以说,我当是对性是很饥渴的。
  前面说了一大堆,女主角还没出场,各位看官不耐烦了吧,可是,前面的情况,总得有交待吧,还请看官耐的性子看下去。工厂里有一个管厨房的,川妹,找一手好川菜,只比我大两岁,个矮155 不到,也胖,不过不影响我的审美,夏天办公室里没空调,很热,常看到她午后休息后盘腿坐在电脑前玩扑克,穿着套裙,我总是一进门就看到白白两腿,还有猛盯一下中间的阴影,她老公很壮,也是厂里的职业,不过他们是正常人不是残疾工,工厂里正常人和残疾工一半一半,总人数14,但我没胆搞她,虽然她对我不错,也有着无意的对我施行诱惑,我连对她的一点轻佻举动都不敢,不过她是我在厕所里的手淫对象。还有4 个当地的身体健康的女工,其中一个年纪最大的有40大几,对我很好,冬天老板回家过年,留下我值班,还有四个女工每天轮一个和我一起值班,这个对我好的大姐,当时还好,其他三个,一丁点的性念头都没有,所以虽然冬天我和她们中的一个,常常两人值班,其实是看护厂子,都没发生事情,现在一想,那个大姐我或许还有意思,但另外三个,我没什么意思,可惜当初不怎么接触网络,从没看过色文,更不知道乱伦色文,否则我估计会和那大姐有一腿的,她对我很好,常给我从家里带吃的,我玩电脑时(当时只是用来印发票,没联网)她会在旁边和我聊天。
  亏大了,没勾引她。
  在我进厂差不多一年,又招几个残疾工。女主角出场了,各位振奋一下。
  岁,比我小两岁,哑巴,不到160 (目测),有点胖,刚结婚不久,老公也是哑巴,但不在厂里工作。她刚来的那几天,厂里生产量大,连夜加工,把我们几个文职也调去帮忙了。我和她在一组,两个人做事,我猛一瞧,那时还不冷,但也不热,她脖子一方没衣物,当然也没露乳,我猛一瞧,奶子不错,突出,当时应该有一点淫欲了。我那时情形,街上随便一个有点露的,我都能看的有淫欲的,可见何等饥渴了。她发现我瞧她,对我浅浅一笑,我也报之一笑,随后在很累的体力活中,也觉得不太累,我时不时的意淫她的奶子,时不时的和她对笑,感觉还不错
  厂里中午午休,夏天太热,没空调,所以一般是下午3 点才上工,在这三小时里,时间很多。她知道我识字,我做文职嘛,估计是看我戴眼镜,对我很有好感,常与我比哑语,她上过哑语学校小学,没上初中。我在她给我的哑语书上,慢慢的能和她"对话"了。一天中午,照样无事,我一时淫欲来潮,和她比着对面的山上,意思是说去山上玩吧,当时有点心虚,也有正常的职工在,但他们不懂哑语,我生怕他们看出来我的意思。她笑笑同意了,和我慢慢上山去了,山上有一片不是很密的小树林,走到那时,瞧瞧四处无人,我故意落她后面紧跟她的屁股,看着她的屁股一颠颠的,终于在淫的心魔下,狂热的伸出手,在她屁股摸一下,不记着她什么反应,因为我太紧张了,怕被人知道了,那可不得了,我一向被人看是很乖很懂事,也得到厂里人尊重,一旦她向他们说起此事,那真不敢想啊。我想,上山前,她应该知道我的一些意图,但她不怕我,也没拒绝我。我摸了一下,看她没反应,就猛的后抱,我背靠在一颗树上,她挣扎,但没很用力,我紧紧的抱着,用下体顶着她,手去摸她奶子,往衣服里伸进,摸,摸了一会,摸她下体,搞得我,内裤里湿湿的。她有点害怕,说我们赶快下山,我不肯,摸了一会她又催,后来我淫欲发泄了一些,终于也害怕厂里其他人瞧出事,和她下山进厂里。之后的日子,不知是心理,还是真是这样,感觉厂里人用怪怪的眼看我,也问我和她上山玩啊,我装傻,说是去玩啊,估计他们看出苗头了,还好我的心理有够坚强,一直装傻。还有一天中午,她要去市场买东西,由于她是哑巴也是耳聋,领导担心她的路上安全,叫我陪她去,有戏,心里很乐,美滋滋的骑上自己车跟在她的旁边,她也骑,路上无人时,我都会偷袭她的屁股摸一下,感觉很刺激,她只是回头对我笑。到了市场,她买一个小包包,我花钱买了下来送给她,她很开心。
  之后,每天与她的交流不断的多和懂,渐渐知道,她对她目前的婚事不满意,但身体条件所限,只能是嫁谁谁了,不满意也只能是心里说说。但我每天不是都能吃她的豆腐,相反,一年之内,吃她豆腐,也就那么几次,那时还想不到怎么样把她搞上床,她下班就直接回家的,这么一个人,迟迟不回家,一问起来会出事的,所以根本没敢想,下班叫她去开房,或者在厂房里偷搞。
  机会终于来了,又是冬天的值班了。老板照样留我和正常女工一起,但残疾工不值班,临放假前,我和她交流好了,她家离厂不是很远,我让她白天没事干时,来厂里玩,并且带着哑巴书做幌。放假来了,女工们白天不在厂里,都不愿来,因为值班也无聊啊,而且她们各有家事,谁不想白天在家呢,只是晚上老板会查岗,再说东西被偷这责任大了,所以晚上还是会来和我一起值班的。正好,哑女白天出来玩,而且又是玩的年龄,出来不太会让人怀疑,她晚上不回家,她家里人才会紧张。白天我一人在厂里,兴奋着等她到来,满脑满心的淫欲在激荡着,幻想着如何如何进行……
  她来了,一时间我觉得她好漂亮好漂亮,进去办公室,我假意翻了翻书,我还是忍不住,抱住了她,她没反抗,并用手的小指比了我一下,嗔翻一下白眼,说我坏,我呵呵笑着,使劲摸,妈的,我全身发热,精虫上窜下跳,后来我拉她着手,往我的住处走,可能她也害怕,脚下还是有点用力的挣扎不让我拖着走,我还是稍用力拉她一下,后来也比较顺的走进我的房间,关上房门,更是上下其手,可惜她不让我亲嘴,后来问她才说我有口臭,没关系,这不重要。我脱她的上衣,那时不冷,她也就穿着里T 恤加外套,脱完上衣后,脱她的乳罩太激动了,都快射精了,还好我以前有过性经验,没有射精。脱下乳罩,双手非常满足的揉捏,忘了说她的反应,她比较平静,几乎可说是不知性为何事,性能带来很好的愉快。脱她的裤子,她照样象征性的挣扎一下,还是让我脱掉了,脱下她内裤后,强忍着没提枪上马,先意淫一下,胡乱亲了她奶子大腿几下,就强进去她的身体,妈的,真紧,虽然不湿,但也不是很干,我实在太想进去活动了,不管了,就强进了,她有痛苦,现在想来,后悔当初没给她口交,如果有口交的话,她感觉会好一点,我有让她给我口交,她肯定不干啊,怕脏,又不了解性的美妙。干了几下,妈的,几年的干旱终于湿润了我的淫心,进去反而没那么刺激,也知道不能快插,慢慢搞几下,不要射精,因为喜欢女上式,搞了一会,我扶她上去,她当然不懂这些了,就由着我指示翻到上面,但不会动,我又着急,我就下面我往上冲插,才几下,她表情痛苦,意思痛,我就放慢速度,慢慢搞起来,这样射精太不过瘾,在快高潮时,抽了出来,从她屁股后面干,快速几下射了。当然,我还是有安全意识的,带套的,把她搞大肚子,我就别想混了。事后,收拾残物,她又用手比了意思我坏……
  假期很长,但她不是每天都来,现在想来,我实在很感谢她,湿润了我的心啊~~.几天之后的一个中午,她来了,但有一个女工突然到来,这个女工也不走,还在厂里午休,就住在我隔壁。这个哑女难得来找我,而且是主动,我可不想失去每次的机会,看着出她是有点喜欢我的,等女工进房午休,我又拉她进我房,她指指隔壁,我说不怕,妈的我也够大胆的。照样刺激的抱摸,脱光衣服,也许是太紧张的原因吧,老找不到洞,挺枪乱撞了几下,居然没进去就射了,当然那个悔啊。
  这个假期很愉快,手淫不再频繁了,大街上不再死盯着人家的私处看了。在厂里人快返厂的一天,我想搞出一个新玩法,用哑语说去别的地方玩,她很高兴,说好。第二天上午,她如约在说好的地方等我了,我俩坐客车去隔壁县城里,先是带她在县城转了一圈,还带她到一个理发店给她理了发,买了一些吃的,拉她到施舍来,大学有开房的经验,开房很顺利,因为在城里玩花了一些时间,那时开房是下午了。拉她到施舍房间搞,这个时候没人认识我们,我搞的比较尽兴,照样带套。完事后,她说快点回家,不然天黑了,坐车回家也要近一个小时的,我不肯,好不容易出来,我想再搞第二次,她有点不高兴,怕回去太晚,没办法,已经下午了,我的小弟又不能短时间内雄起,快走时,我才想起,给她口交一下,搞了一会,感觉她乐意,但可惜小弟起不来,这个下午她的肚子也是痛的,和在厂里一样,是她的下面太紧吧,都把她搞痛了。
  厂里人返厂后,工人们看我的眼光变的怪怪的,后来他们说,这个哑女看我的眼神不对,喜欢都表现在外形上了,我还是装傻,有人劝我离她远一点,说她是有老公的,我这太知道,事情有点坏,妈的,人的敏感太强了。之后故意冷落她了,没再去厂房找她比手说话了。可惜此年的10月份我辞职走了,不然,第二个冬天也有好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