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情感  »  白虎少妇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白虎少妇
(为防止域名被和谐请及时收藏发布页)

  「凤凰山哟,鲜红的凤头菜哟,美滋滋的心哟,给心上人做哟……」白虎村,村东头一间漂亮的二层平房,院落清雅干净,房子瓷砖雪白,墙头上挂着雪兰花,开得娇艳欲滴,清晨里,却是花蕊挂着露珠,共鸣着在厨房里传来的一阵阵的凄伤歌声,歌声婉转动听,忧伤而绝望,房里的歌声停下来,伴随着那漫不经心「当当当」的切菜声停下来,变成了伤心的抽泣声。
  花蕊上的露珠随之滑落下来,滴在地上……
  一个绝艳少妇衣衫褴褛,形销骨立,上身那件粉色花边衬衫,包裹着此时已经显得稍微清瘦的娇躯,那对鼓胀的双峰,撑起了胸前的衬衫,成了那个少妇成熟美丽的明显代表之一,随着抽泣,微微的随主人耸动着,雪白的休闲长裤包裹着一双结实浑圆的美腿,不是很修长,但是配上那挺翘丰圆,结实饱满的美臀,更使少妇徒增性感和一股少妇成熟的韵味,哀泣着,雪白的脖颈上已经有了泪痕。
  耸动着削肩玉臂,那丝毫没有下垂的美臀上隐约从雪白的长裤里看见血痕,她身心受了重大创伤,悲从心来。
  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泪水泉涌,啪嗒啪嗒滴在了还没有切完的一半凤头菜上,鲜红的凤头菜更加鲜艳起来,在少妇漫不经心的「当当当」切菜声音里,在案台上寂寞地震动着。
  少妇咬住红唇,噘着颤抖的樱桃小嘴,想哭又不敢大哭,忍不住心底涌上来的悲痛,终于「呜……」的一声哭出来,却是马上用玉手捂住小嘴,转头看看卧室里,传来一个男人粗犷的打鼾声,好像唯恐把睡觉的男人吵醒来。
  少妇手中的菜刀无力地掉在桌案上,炭火正旺,「噼里啪啦」的更是好像听到了思念之人清凉高亢的嗓音,少妇捂住嘴,尽量使自己不哭出来,但是还是止不住,哭声从修长的指缝里跑出来,少妇蜷缩在灶台角落里,任泪水打湿绝艳俏媚的脸庞。
  「嗯……」
  一声男人闷哼的声音,他醒了,少妇惊慌失措地站起来,赶紧拿起了菜刀,象征性地切菜,擦擦泪水,心惊肉跳的,又是一天啊,不知道男人会怎么折磨她呢,斜着美目看男人是不是进来了,咽了一口津液,咬住红唇,听见男人悉悉索索的穿衣服声音。
  「饭还没做好啊?」
  男人没好气地穿好鞋好像从这边走过来了。
  少妇一惊,没在意,娇呼一声,菜刀切在了手上,青葱玉指上马上渗出了鲜血,红艳艳的,少妇怯怯回一声:「啊,就好了。」自己把玉指含在嘴里嘬了嘬鲜血,顿时泪水又下来,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男人懒散地揉揉眼睛,走进了厨房,刚要说话,清晨的女人别有一番滋味,新鲜而妩媚,少妇背着他站在案台上,漫不经心地切着凤头菜,全身散发着一种成熟美丽而不可言喻的女人味道,尤其是微微前倾的上身,把少妇那浑圆饱满的美臀凸显出来,两瓣屁股蛋翘翘的,圆圆的,中间隐约的一条深不见底的缝隙,那轮廓,配上少妇整个优雅的气质,隐约看见少妇薄薄的雪白长裤包裹着美臀,看见了血痕,男人刚起来,生理上经过一夜的休整,这时候荷尔蒙激增,咽了一口唾沫,盯着少妇美臀的轮廓,自己不争气的胯下之物,这时候缓缓勃起来了。
  男人缓缓地走进了少妇,他从来感觉少妇有这么美丽的气质,自己心中淫欲又起,走在少妇背后,少妇那股诱人的熟妇香味让他不能自拔起来,粗黑的大手按在少妇的圆翘美臀上,揉捏了几下。
  「啊!」
  少妇慌忙扭动了一下美臀,躲开了男人的猥亵,惊慌地对上一个黑乎乎的男人的脸,那张脸,让她害怕,「你……」男人突然变得有些懊悔了,看着少妇,抱住少妇的娇躯,大手按在少妇胸前挺翘饱满的双峰上,胯下的肉棒一下子顶在了少妇美臀上,舔吻着少妇的雪白的脖颈。
  少妇不情愿地扭动着,自己还要受这男人多少侮辱啊,虽然是她的丈夫,但是这个男人已经丧心病狂了,好像变了一个人,就在一年前开始,这个男人不再当她是妻子,就算是以前,他对她虽然不满就又打又骂的,但是在农村,打老婆是常见的事情,但是最起码,在她眼里,这个男人算是她的丈夫,他和村里其他男人一样负责,抚养他们的儿子长大,如果没有他,仅靠她一个女人家,怎么养得了这个家呢?
  而且,他人虽然脾气暴躁,但是内心还是有一个作为正常男人的理性,把这个家布置得妥妥帖帖的,算不上小康生活,也能过得去,而且他也有一定头脑,不喜欢种地,养了几头奶牛,卖牛奶为生,一年下来除了家里补贴用的,偶尔从城里回来还会给她买几件称心的漂亮衣服,如今身上这件粉色衬衫,和雪白休闲长裤就是他买的。
  她觉得就这样吧,儿子虽然对她很依恋,作为一个传统女人,她还是要和这个长相丑陋,但是心底不算很坏的男人过一辈子,农村不都这样么?
  但是她错了,一年前,就是儿子死了的那年,这个男人变得异常暴躁,不单单就是对她又大又骂了,每天让她脱光了衣服,拿着黑色藤条抽打她,奸淫她,侮辱她。导致她身心受伤害,怀疑眼前这个男人到底是不是以前的那个丈夫。
  男人揉捏着她饱满的双峰,那根从没有这么坚硬的肉棒却是在她美臀上胡乱顶撞起来,要是以前,夫妻之间,这种事正常,谁叫她是女人,谁叫他是她的丈夫呢?但是现在,她反感,愤恨,越发想离开这个男人了。
  「你……不要,我还要做饭呢。」
  少妇扭动着娇躯,反抗着,挣扎着,但是男人情欲已动,舔吻了她一会儿脖颈,轻轻在她耳边说道:「月儿,对不起……」声音深沉而又深情,完全不像是她所谓的丈夫的那种牛一样的粗野声音。
  少妇愣住了,这是她的乳名啊,自从嫁入他家以来,从来没人叫过她的乳名,她本名叫柳月,是村西头,柳家的姑娘,当时媒人就说的天花乱坠,她没有性经验就怀孕了,男人因为丑,谁家姑娘也看不上,二十八岁了还没媳妇,在农村这是丢人的事情,所以媒婆就说,两家姻亲,一家姓杨,一家姓柳,所以这叫「杨柳依依」,她倒是认了,不管什么杨柳依依,能过日子就行。可是今天是怎么一回事呢?
  少妇停止了挣扎,转头看着这个男人,男人似乎是懊悔的神情,似乎是很煽情的那种神情,但是她怎么也联想不到,眼前这个男人会叫她乳名。在农村,夫妻之间,不是你叫他「当家的」就是他叫你「孩子他娘」,这么煽情的称呼,让她有些不知所措起来。一辈子不敢渴望的事情发生了,有人居然叫她「月儿。」「你……你到底……是谁?」
  柳月终于把这一年来的疑虑说出来了。
  男人一愣,放开了少妇的双峰,顿时脸色煞白,瞪着牛眼,脸孔突然扭曲起来,退了两步,抱住脑袋。
  「啊!」
  男人的声音又变回来了,变得可怕,那声音带着痛苦,好像是地狱里传出来的魔鬼声音。
  柳月捂住嘴,花容失色,躲开了男人,惊恐地看着他扭曲着脸孔,抱住脑袋大声喊叫:「滚出去,从我身体滚出去!你以为,你能战胜我么?休想!」柳月更加的奇怪和惊恐,完全惊呆了,瞪着美目,不相信自己看到和听到的。
  男人突然变得哀怜起来,红着眼睛爱怜地看着柳月,声音又变了:「月儿,是我,还记得……啊……还记得……你十七岁那年么?你在弱水河洗衣服,唱着歌……啊……」男人又抱住脑袋,想是在身体里的两股力量在较量着。
  柳月一下子愣住了,那年的事情他怎么知道的呢?她是在弱水河畔洗衣服,突然一道红光从河底窜出来,她感到炽热难当,就晕过去了,醒来的一个月后,她就怀孕了。
  「你……你是……」
  柳月顿时泪流满面,没人能这么亲昵地称呼她的乳名啊,只有恋人和她的父母这么称呼她乳名,她好像一个初恋的少女一样激动,不知所措。
  「哈哈哈,你如今已是强弩之末了,你能斗得过我么?」男人的身体一会儿红光隐隐,一会儿黑煞之气笼罩着。弄得男人凡人之体痛苦不堪。
  柳月激动地问道:「那……那逍遥是……」
  男人又恢复了深情的摸样微微说道:「是……是我们的儿子。」说完了好像精疲力竭的样子,男人的表情变得狰狞可怕起来大吼一声,「你去死吧!」「不要……不要杀他,求你放了他。」
  终于揭开了自己这十七年来的谜,她好像找到了自己的初恋情人一样,抓住男人的手,哀求着男人。
  「哼哼哼……」
  男人终于稳定下来,恢复了那张黑乎乎狰狞的脸庞,冷笑着盯着柳月绝艳的面庞说道,「你是我的,任何人不要想得到你,否则他就是死,我找的你好苦啊,六千年了,我躲避着那个仙女的追杀,终于找到你了,可惜……」男人低头看着这具不争气的凡人之体,愤恨地说道:「这个男人着实的不争气,他娘的,阳痿不说,还那么无能,要不是躲开仙女追杀,我何必找这么一个替身来呢?」柳月终于明白了,瞪着美目,这个男人的模样是她的丈夫,但是早在一年前就被这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占据了,她不明白仙女是什么,她顿时有些愤怒了,指着男人娇叱道:「是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找我?」男人嘿嘿冷笑着说道:「找你当然对我有用了,你是纯阴月女之体,对我们魔界的用处不言而喻,只要我吸取纯月阴之气,别说什么仙女,这个世界将会是我们魔界的天下,可惜啊,我现在只能隐藏在这个没用的男人身体里,该死的仙女,只要我一出了这个身体,她就会发现我,我现在的法力斗不过她。」柳月是个传统的农村女人,她可听不懂这个人一会儿仙女,一会儿魔界是什么意思,平平淡淡的这些年,今天是最离谱的了。
  但是自己这么些年来受那些苦,今天才明白有一个也不知什么东西的东西让她怀孕了,并且还能叫出她的乳名,让她热血澎湃的,自己曾经少女怀春,没感觉到什么是真正的爱,她也是个女人,为了爱,她甘愿做任何事情。
  柳月泪眼朦胧地说道:「你放了他好么?」
  男人冷冷说道:「放了他?」
  男人阴阴地想了一下嘿嘿笑道,「你那么在乎他,我倒是有一个办法,现在他已经奄奄一息了,我杀死他很容易,但是,他昨夜悄悄进入这个废物的身体和我斗,今早见到你,想是动了真情的,所以这个废物的身体发生了变化,没有以前么阳痿和无能,这是个机会,你只要顺从我,我和你交合,你要心甘情愿,和我定下魔界终章盟约,愿意把你的纯阴月女之体献给我,我答应你不杀他,你看怎么样?」柳月俏脸绯红,虽然被这个男人凌辱已经麻木,但是赤裸裸地和现在不知名的东西交合,作为一个传统的女人,她接受不来:「你……」男人突然又变得深情而微弱了,说道:「月儿,不要答应他,定了魔界盟约就回不了头了,他吸了你的纯阴月之气,你会死的,不要管我,去找仙女。」柳月却是不知所措地说道:「我……」
  男人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胸口,只听见一声凄厉的闷哼声音,再也没有声音,男人冷冷地说道:「多嘴的废物!」然后看着柳月,举起手来说道:「你可想好了,我只要再用手一拍,他就烟消云散了。」柳月急得咬住红唇说道:「我……好,好,我答应你。」男人放下了手,走进了柳月,柳月吓得浑身发抖,感觉一股莫名的冰冷和阴森之气袭来,被男人粗鲁地抱住了成熟的娇躯,男人嘿嘿地笑着说道:「很好,很好,你要心甘情愿的和我签订盟约。」说罢眼睛通红,透着煞气,吓得柳月「啊」的娇呼一声,无处可躲,干脆闭上眼睛,听见男人厉吼道:「睁开你的眼睛!」柳月拼命摇头,男人按住柳月的头狠狠说道:「不然,我就杀了他!」柳月想起了那个东西,心中萌动起来,不情愿地张开眼睛,男人嘿嘿冷笑,那眼睛里的黑色煞气劲射而出,却是到了柳月的眼眶附近被柳月闪闪发光的眼泪之光挡住,一下子反弹回去。
  「滋滋」的好像烧伤了男人的眼睛。「啊!」
  男人凄厉地吼叫一声,捂住眼睛,大骂道:「贱人,你敢抵抗!」柳月已经魂不附体,花容失色,摇摇头说道:「我没有。」男人揉了揉眼睛,摇摇头想了想说道:「我忘了你的眼泪!」柳月迷惑地问道:「你说什么?」
  男人嘿嘿地冷笑着说道:「我失算了,是情人的眼泪,没关系,上古的那套已经过时了,不需要再订立盟约。我可以打破魔界陈规旧条,因为马上就会有一个新的魔界了。」男人说罢,梦地从后面抱住了柳月,重新捏住她的双峰,用他冰冷的舌头舔吻着柳月的雪白粉嫩的脖颈,胯下的那条粗黑肉棒在裤子里透着煞气,「噗」的一声穿破了裤子,有力地顶在了柳月娇美的艳臀上,冰冷的舌头在柳月的雪白粉嫩脖颈上舔吻起来。
  柳月嘤咛一声惊恐地呼叫起来,挣扎着,扭动着自己饱满的艳臀反抗着,却是感觉那条顶在她美臀上的肉棒从未有过的坚硬,但是一股冰冷阴森的煞气笼罩住她的美臀,给她带来那种欲罢不能的感觉,这种感觉她从来没有过,但是不是出自她的意愿,蛊惑人的魔力让她顿时浑身燥热不堪,好想有种交欢的欲望。抵抗着紧夹的双腿,顿时不由自主地交缠起来,扭动着她的美臀,寻找着那坚硬肉棒给自己带来的顶撞的快感。
  可是这不是出自她的意愿啊,那股魔力让她的饱满白虎穴张开了,湿润了,随着交缠的双腿磨蹭,双腿间滑溜溜的,两片肥厚的阴唇互相磨蹭起来。
  「嗯……不要,放开我……」
  柳月娇吟着要竭力制止这种不是出自她意愿的羞人感觉。
  男人看到了柳月的反应,嘿嘿奸笑着揉捏着柳月的饱满柔软的双乳,粗气大喘地说道:「对,就是这样,听话,马上就会让你欲仙欲死了。」「不要啊,求你放了我,我们没做错什么?」
  柳月还是自以为是一个平常女人,碰到这种怪事她只能自怨自艾,拼命摇着头,眼泪纷飞。
  「嘿嘿嘿,你是没做错什么,但是你的儿子给你带来了厄运,你不该生他出来,你更不该自作多情。要怪就怪你的儿子吧,今天一切的一切都是他造成的。」男人呼呼地喘着气说道,「嗯,纯阴之体就是美妙,你知道我们是魔界中欲界来的,纯阴之体几千年才会有一个,我们蛰伏待机,才有今天的美餐,是你的儿子引我们出来的。」柳月挣扎着,自己绝艳俏红的脸蛋上已经涂上欢爱的红晕,娇喘吁吁地说道:「不要,你胡说,你们到底是什么东西?」男人「哼」了一声,把娇弱的柳月翻过来,面对着她,看着柳月绝世美艳的面庞,不禁赞叹道:「多美的女人啊,你本就应该属于我们的。」说罢自己带着黑煞之气的大肉棒插进了柳月紧夹的双腿间,仅仅贴住了因为兴奋而张开的肥嫩的两片阴唇间,隔着裤子却是热乎乎的熏得他冰冷的肉棒几分的温暖起来。
  「不要,不要,你放开我!」
  柳月无力地推搡着男人,而自己的双腿却是更紧地夹住了那条肉棒。
  「不是这样的,我怎么会这样呢?我不受控制了,怎么办,怎么办呢?逍遥,救妈妈啊。」柳月心底呐喊着,无力推搡着,被男人握住了两只丰挺饱满无比的乳房。
  男人奸笑着说道:「看看吧,这就是你们人类内心的东西,不自制的欲望,不受控制,一旦放开,一发不可收拾,我们欲界就是以你们人类这些潜藏在内心的欲望为食量,不要抵抗,这是你们的天性,放开吧,放开吧。」「不要,不要,我不要做这样的女人,我是逍遥的好妈妈,我不是那样的女人,你放开我。」柳月挣扎着哭喊道。
  男人奸笑着,顺手拿起了桌上的菜刀说道:「我们玩点新鲜的,这是你们潜藏在心里的东西,我替你们用一下。」柳月一见菜刀,吓得魂飞魄散,泪眼朦胧地摇头说道:「你要干什么?不要!」男人用手捻起了包裹着柳月一只乳房衣服,轻轻地用菜刀割破了,连同乳罩也割破,「刺啦」的一声包裹整只乳房的布料被撕掉,露出一只雪白娇嫩的大乳房来,鼓胀而又饱满,凝滑而又柔软,饱满的乳房上布满了清晰可见的血管,乳晕扩散着,一个可爱的乳头耸立起来。
  男人看得呆了,满眼的欲望,低头就咬住了那颗乳头。
  「啊!不要啊,放开我!」
  柳月不知名的内心快感涌起,被男人这么咬住乳头,一下子夹住了双腿,不受控制地扭动着柳腰。
  男人舔吻着乳头,拨弄着乳蒂,嘴唇嘬住了雪白凝滑的乳肉。
  柳月「嗯」地一声仰起了臻首,半长的秀发遮住了脸,咬住了红唇,双腿交缠着,扭动着摩擦着男人的肉棒,自己的裤子连同内裤一起被打湿了,滋润了男人的肉棒。
  男人玩弄完了一只乳房,用菜刀切开另一只乳房的布料,看着发呆了,两只大乳房何其对称,何其完美,赞叹道:「天作之合啊,不愧为纯阴月女,老子今天有福了,不光要吞噬你所有潜藏内心的欲望,还能将你这么个美人玩弄股掌。」男人放下菜刀,大手却是狠狠抓住两只大乳房,一边揉捏着,一边用嘴舔弄着乳头,乳肉。
  「嗯,嗯,求你不要这样了,我不要这样啊。」柳月快感连连,连自己都感到羞耻,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颤抖着,自己的理智和欲望在体内拼杀着,消耗了她的全部体力,香汗淋漓,无力地抱住男人的头,却是自己的美臀在灶台边缘处磨蹭着,以求更大的快感,这一切都使她羞愤欲死。
  男人玩弄着,突然心头一愣,怔了一下,放开了柳月的乳房,喃喃说道:「血之封印被破了,那小子还活着?」柳月眯着眼睛,眼泪纷飞的,迷糊中听到这句话,心中想道:「他说的那小子是谁?是不是逍遥啊?难道逍遥真的还活着么?」想到自己的儿子,心中有了力量,娇喘吁吁地要推开了那人。
  男人恶狠狠地抱住柳月的胳膊说道:「来不及了,顾不得享受你了,我们完成仪式,马上!」说完就狠狠把柳月翻过来,让柳月爬在灶台上,双手「刺啦」一声,八柳月雪白的休闲长裤生生撕碎。一个旷世绝伦的雪白屁股暴露在空气中,娇嫩的皮肤吹弹可破,肉呼呼的屁股蛋因为紧张紧紧收缩着,屁股蛋之间半隐的那个光洁无毛的白虎穴,娇嫩的阴唇已经张开,水淋淋的,红艳艳的嫩肉露出来,看的男人气喘吁吁地把住了柳月的屁股。
  「不要啊,不要!」
  柳月无力地扭动屁股,眼泪纷飞,羞愤欲死,尽量紧缩着自己的屁股蛋,不让这个可以说很陌生,让她害怕到极点的男人看到自己最隐秘的地方。
  男人的那条肉棒黑煞之气更胜了,大手扒开了柳月肉呼呼的屁股蛋,一副绝世名器露在他眼前,白净可爱的菊花紧缩着,蠕动着,男人的肉棒顶在了柳月的阴唇之间,那热乎乎的感觉让男人爽的仰起头来大呼道:「我以最古老魔灵的名义完成欲界有史以来最隆重的仪式,所有沉睡的魔灵先祖,所有封印的魔灵先辈将在此刻苏醒,将获自由,建立魔界至高无上的权威!」这可怕的咒语让柳月顿时颤抖起来,扭着屁股直起身子来,手无力地向后推着,无力嘶喊着,男人粗鲁地把柳月重新压在了灶台上,哈哈大笑,笑声恐怖。
  挺起肉棒,就要全根刺入。
  「噔噔噔」急促的敲门声音让柳月停止嘶喊,男人惊恐地看着门口。
  「月姐,怎么了?快开门啊。」 共2条数据 当前:1/2页 首页上一页12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