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情感  »  大学生交换女友记(上)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大学生交换女友记(上)
(为防止域名被和谐请及时收藏发布页)

  我是个挺开放的人,曾尝试过与好友交换女友的。
  那次我与女友及一班好友到离岛的渡假屋渡假,因为大家都是大学同学,所以下午时大家也玩得很尽兴,连一向以害羞出名的女友也玩得很放。大家踫踫撞撞,互相吃吃豆腐也不大在意。
  吃完晚饭后,大家回到渡假屋,有人提议玩扑克牌,输了的要被罚喝啤酒。
  大家也知道我女友酒量很浅,加上班中(先说我的女友,她是班中第二名出名的美女,第一名的美女一早已给同班另一男生追去了,真可惜!不过那天她也有去……)早有传言她喝醉后比平时更美,所以那晚她就成了众矢之的,更扬言不准我代饮。
  不知他们是否早有预谋,我连输十多局,喝得有点醉。跟着的十多局也是我女朋友输。结果我女友因为见我喝得太多,不愿我再替她喝,所以她也很快喝醉了,迷迷糊糊的躺在我大腿上睡着了。
  玩到后来,所有的酒也喝光了,有人竟提议以分组的形式来玩,男女朋友一组,先由男方玩,输得最多的,其女友要脱去身上面的一件衣服;更有人提议要玩激一点,除脱衣服外,更要让其他人(包括女孩)各摸一会,限时必须满一分钟,而被人摸过的地方其他人不准再摸,男方倒过来亦然。为了增加难度,有人居然提出第一个被摸过的地方,到第二个时亦不准再摸。在一番扰攘后,终于决定两样一齐罚。
  我首先抗议,不是因为我怕女友被摸,而是因为我女友喝醉了不能参赛。
  于是有位女同学立即拿出湿毛巾替她敷面,结果她柔柔转醒(虽仍醉得脚步浮浮)。她听到此提议后,虽然很反对(主要是因为她挺害羞的性格,但一到床上……),但经不起我们的再三哀求,她终于答应了,况且我们也未必会输。
  我们立即分成6组(那次渡假共有6对情侣参加)。
  结果第一局是一个叫阿基的同学输了,他的女友阿欣要脱去身上的一件衣服兼站出来给人摸。她平时也是个玩得之人,加上大家也是同学,她不信我们会太过份。所以她毫不做作的就立即脱去了袜子,更大方的站出来。我们也只是摸摸她的头发、手、脸等毫不重要的位置。
  但随着可以被摸的位置及可脱的衣服越来越少,我与女友也开始越来越胆战心惊。因为我女友到现在只脱剩下胸罩与底裤了(而我也只脱剩了一条底裤与面裤),刚才那局我女友已经要被人摸肚、左右腰、左右臀、左右大腿内侧、左右小腿内侧及左脚背,跟着下去应该轮到乳房等敏感位置了。我更发现她的底裤上已有明显的湿痕(因为她的大腿内侧是最敏感的部位,刚才她被两个女孩子摸时已明显的忍着不叫出声了)。
  而刚才提议输了要让其他人摸的阿力更是脱得一丝不挂,8吋长的阳具更已充份地勃起,雄纠纠的对着我们。班花阿君更只脱剩了底裤,虽然用手挡着嫣红的两点,但仍难完全遮掩其美丽的33C酥胸。
  结果最无定力的我,因只顾望着班花的33C而忘了出牌,害得女友要将胸罩也脱下来,更要让其他人摸她的34B胸脯及私处。
  虽然她极力忍着体内澎湃的性欲,但最终也敌不过淫乱气氛下带来的快感,终于叫出了美妙的呻吟声,令我裤底下的阳具早胀得快要破裤而出。
  阿基、阿发、阿旗等小子更被引得伸出手去抚弄我女友的身体,他们一边摸一边偷看我的反应,见我呆在一旁毫无反应(其实我已看得呆了),阿基变本加厉,用双手在我女友的乳房上大力搓揉,更大力的捋弄着她那对不堪一"捋"的乳头。
  只见我女友的乳头被他一搓一捋后,双腿立即变得无力的向前软软一跪。幸好尚有阿军……的手指,他正用手指隔着我女友的底裤搓揉着她敏感的阴核,若没有他在下面托着,恐怕我女友早已跪倒地上。
  而阿力的女友阿丽与阿军的女友阿珠均是好玩的一族,加入了凌辱的女友的行列。阿丽在她的大腿轻搓着,像弹奏钢琴的手势,在她的大腿内侧弹奏着一曲催情的乐章,同时把头伸到我女友的私处下,看着阿军的手指在我女友的私处上连着底裤把手指插入我女友的阴道内搅动。而阿珠则从后吸啜着我女友的颈项,说要替我请她吃咖喱鸡呢!
  面对上下多路的夹击,我女友早已被弄得失去了理志,只懂忘情的呻吟着。
  我偷看其他的女孩子,发现阿发的女友班花阿君早已看得呆了不懂反应,双手已不再掩着33C上动人的嫣红两点,任人一饱眼福,真想把"她们"一口含在嘴里。而她的底裤也已明显被自已的淫水弄湿,露出一滩湿痕。
  阿欣偷偷的把手夹在私处上,很明显是在自慰,但看到我向她望过去,便立即把手抽出,但手中泛着的水光却出卖了她。她也发现自己的丑态,脸上泛起桃红。
  阿旗的女友阿萍虽侧着脸诈作不看,但却偷偷的瞄着事件的进行,害得娇喘连连。
  我女友几经辛苦才连滚带爬的回到我身边,脱离他们的魔掌,死命的抱着我娇喘不停。望着她胸前起伏的嫣红两点,和那条已被自己的分泌湿透了的、被拨到了一边露出大半个阴户的内裤,真想按着她大干一场。
  其实众人早已玩得血脉沸腾,想跟女友来大战一场,只差一条导火线而已。
  阿欣就在此时提出:"时间已不早,不如玩多一局就睡觉吧!"我们也不反对,但阿基却提出既然是最后一局,罚则定要加倍。我们也觉有道理,于是要他提出罚则。
  他想了一会就提出,罚的一对男女双方均须将身上所剩的衣物统统脱下,一件不留外,更要当众做爱并让在场所有人任意抚摸。
  我们听后无不哗然,他却使出一招激将法,谓无胆的可立即退出。年少的我们哪堪激将法的威力,于是大家一致赞同。
  就这样,6名女孩各怀着紧张的心情出牌。
  可能提议是由自已的男友提出,所以阿欣的心情特别紧张,多次出错牌,结果这局他们输了。
  正所谓作茧自毙,今回阿基也输得心服口服了。他豪气的站起来,边脱去身上仅余的内裤,边说:"男人大丈夫,讲得出做得到。"更将阿欣按在地上,将她仅余的胸围与底裤当场脱下。在阿欣还未来得及反应时,已用嘴封住了她的嘴唇,一手在她那32D的乳房上搓揉,另一只手已伸到她的私处轻揉她的阴核,不需两下手势,阿欣已溃不成军,只懂在他身下婉转啼鸣。
  阿基眼见时机成熟,立即提着足有8吋以上的阳具对准阿欣的阴道口,毫不费力的全根没入阿欣的阴道内。二人随即发出舒服的叹息声。一整晚忍着的欲火就在这刻得到发泄,阿基立即大力的在阿欣身上起伏。
  我们均全神贯注看着眼前的一幕,全个房间就只剩下阿欣的愉快呻吟声与阿基的隆重呼吸声。
  我女友死命的抱着我,赤裸的乳房死命的紧贴着我的裸背,我感觉到她的心脏跳得像快要跳出来似的。
  突然阿基狂叫一声,将阿欣反起来坐在他身上,阿基则在她身下不停耸动,32D的酥胸在空气中趺荡有致。在各人都目定口呆期间,阿基提醒我们尚有一样罚则未罚。我们初时以为自己听错,在他的催促下我们才如梦初醒般走过去。
  但我们一直站在他们身边有点不懂反应,直至阿力大叫:"我顶唔顺啦!"然后才毫不客气的搓揉起阿欣的乳房。其他人立即一涌而上,我第一个摸向他们的交合处,在阿欣的阴核上不停捻弄,阿欣被多路夹击下呻吟声更烈,不须阿基的耸动,自己动起来。其他人也不分先后的搓弄阿欣身上各个敏感部位,一时间情况极度混乱。
  其他女孩子看着我们的疯狂行为,只懂站在一边发呆,不懂反应。
  阿力第一个退出战局……他转身按下自己女友阿丽,将她身上仅有的内裤撕下,身下8吋的阳具即时插入她的阴道内。只见阿丽死命的紧抱着阿力,双脚缠住他的腰肢,让阿力在身上不停耸动,发出动人的叫声。
  我回头看着自己的女友,双眼中的欲火像要烧溶她以的。她看见我眼中的欲火,被吓得一步一步往后退,我扑向她,她转身就跑,却被我捉着她的脚裸拉回来。我一下子压在她的背上,顺手将她的底裤脱下,一手摸上她那湿透的阴户,一手就脱下自己的底面裤,从后把7.5吋长的阳具插入她的蜜穴内。
  紧窄的阴道把我的阳具夹得滴水不漏,阳具就像浸淫在一缸大暖水内似的,舒服异常,不期然发出一声爽快的呻吟。身下的女友也叫出美妙的浪叫。
  我一面抽插,一面将她的屁股抬高,采用后插式,边插边搓揉她的34B的酥胸,同时将她转向望着厅中各人。
  此时厅中各人已占据各个有利位置,正"埋头苦干"着自己的女友。
  阿发将班花阿君平放在桌子上,自己侧站在桌边,一边搓圆按扁着她的33C胸脯,一边大大力的捅着班花那粉红色的阴道,底裤仍挂在她那不堪一握的足踝上,可看出她们的结合是多匆忙。
  估不到阿发虽然生得矮矮细细,下面却足有10吋长,从我的角度看过去,他每一次抽出插入,也把班花那粉红色的小阴唇拉出翻入,而阿君也配合著他的抽插而把屁股抬高来迎合。
  阿旗则将阿萍搁在电视机的茶几上,将她的腿大大张开,夹在两腋下,一前一后的耸动着屁股,而阿萍的手则环抱着他的颈项,把头搁在他的颈侧咬噬着。
  阿力亦有样学样,将阿丽放在茶几另一边,学着阿旗般抽插着,唯一不同的是,阿丽早已经不起阿力8吋阳具的反覆抽插而昏死过去,整个人软软的只靠阿力掺扶着而不致于躺到另一边阿萍的身上。
  阿军与阿珠平躺在我们身边埋头苦干着,35B的巨乳在阿军的抽送下整齐有致的上下摆动着。虽然她躺在地上,双乳却并没有因地心吸力而扁塌下来,相反更是高高耸起,两粒乳头更是向上直指。
  而阿基则躺在我身边,让阿欣坐在他身上上下套弄,并不时偷看着我女友的34B胸脯。我知道他一直窥觊着我女友的巨乳,更常借故在她身上吃吃豆腐,我看在眼内,不期然想到一些变态的心理。
  我将搓揉着她乳房上的手松开,更大力的从后抽插,让她的34B的巨胸在空气中更激烈的趺荡着。望着他偷看我女友的眼神使我更兴奋,阳具在女友的体内更加壮大,只抽插多几下,精液就像缺堤的河水般劲射入女友的子宫内。她同时亦到了高潮,阴户像吸盘般一下一下吸吮着我的阳具,像要榨干每一滴精液。
  同时间,阿基亦在此时把精液射入阿欣体内。
  我们均满足的抱着女友在喘息着。我与阿基的阳具分别从女友体内脱出,白白的精液分别从两个饱满的阴部内溢出,但我们均无力再去清理。
  满屋的叫春声伴随着一声接一声的满足呻吟而归于平淡,整间屋也充斥着淫秽的精液与淫水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