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情感  »  毕业论文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毕业论文
(为防止域名被和谐请及时收藏发布页)

  (前情提要)好不容易逃离了港口,车子上到高速公路上,准备一路回家去。
  虽然女友双手还被铐在身后,而手铐的炼子也还固定在脖子上的金钢圈上,大腿的束缚也还没去除,详细观察了这些材质,都是特殊的合金订做,寻常的锯子和油压剪都没办法弄断撬开,只能依靠杨董的钥匙这唯一的方法了。在那之前佳祺只能暂时忍耐双手反铐加上双腿被束缚的行动不便,但是身心俱疲的女友此时也暂时放下了不安的心,疲惫的沉沉睡去。
  至於如何解开女友身上的这些束制,按照智勇双全的美君的计划,约定了我先带佳祺回家去,至於美君则留游艇上,伺机取回佳祺身上束缚的钥匙,假如超过一周还没有讯息,则请我报警处理。
  (续上篇)经过了一趟路程,返回了我和的公寓里。我扶着疲累的女友让她躺在床上,这时候才能仔细地端详着佳祺的样子。
  满脸疲累的佳祺,身上还穿着那套暴露的紧身比基尼,但是脸上、身体上以及头发上,到处还残留着精液乾掉的淡淡白色痕迹。
  因为佳祺皮肤天生有股淡淡的幽香,以往我们亲热的时候,总是会令人忍不住想舔弄她柔美白皙如牛奶的肌肤,边用力地嗅着那股诱人的甜香,而现在鼻子中却嗅到了那股淡雅的体味,夹杂着刺鼻的众多男子精液的味道,两股味道混合在一起,令人忍不住想到眼前这个天仙般的少女前刻还受到众多人的凌辱。
  闻到了这股刺激的气味,却让我忍不住的心酸起来,但是下体竟然无法控制的渐渐挺立起来,再配上那凌乱的头发、惊魂未定的样子,连我也快忍不住想要侵犯眼前的这个女孩了。
  我连忙摇摇头,强忍住欲望,因为我知道这时候不是时机,正是要好好照顾甫脱狼群的女友的时候。
  我将佳祺轻轻的放在床上,调整靠枕让她舒服的躺在床上,拉过被子盖住佳祺的身体,拉了张椅子坐在旁边,轻柔的对她说:「宝贝,别担心,你现在安全了!我们已经回到家里了,你好好休息吧!」佳祺泪眼汪汪的看着我,许久之后才低下头说:「傑,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是因为杨老闆……杨董他……他在泰国的时候就夥同导游阿标和一群人强暴了我……我被拍下了录影带……杨董威胁我不听话的话……就要……就要……对我不利,所以我才会……「我打断佳祺的话说:」没事了!宝贝。我都查清楚了,我和美君已经把档案都清除掉了,你就不用担心了。好吗?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吧,你安心休息就好了。你饿了吗?想吃点什么呢?吃点粥好吗?我去端来给你。「佳祺满怀欣慰的看着我,慢慢地说:「傑,你对我真好,谢谢你!」我摸了摸佳祺的额头,轻轻捏着佳祺的耳垂说:「傻瓜!说什么呢!你现在双手也不方便,我拿粥过来喂你吃吧!」佳祺说:「傑!先等等……我想先洗个澡……你帮我好吗?」我想想也是,一向爱乾净的女友,毕竟全身髒兮兮的,实在不适合。於是我就掀开女友的被,准备脱掉她身上的比基尼泳装,再抱她去浴室洗澡。
  我把佳祺脖子后面绕颈比基尼的蝴蝶结松开,再把背后的绳结也松开,轻轻巧巧地卸下了比基尼的上衣,佳祺那肥美洁白的双峰就弹了出来,乳头上还有两个闪耀的乳环。令人讶异的是,佳祺双峰上以及脱下来的比基尼罩杯里面装了满满的黏稠的液体!那股腥臊的味道正是男人的精液!我讶异地看着佳祺,满脸是疑惑。
  佳祺不好意思的说:「那……那是后来带我回房间的那个胖子大哥,还有他的手下,昨天晚上和我上床之后,就轮流射在我的泳衣里面,强迫我穿上去。你不要……不要生气……」刺鼻的腥味加上女友那独特的体香,黏稠的精液糊在女友一对丰满又洁白的酥胸上,这股画面让我再也受不了了!直挺挺的肉棒撑得短裤像个帐篷一样。
  女友察觉到了我的异状,也听到了我逐渐喘息的呼吸声,再看到我裤裆里面的反应,也不自禁的羞红了双颊,别过头去。
  这时候我定了定心神,继续往下,解开了在腰部的比基尼三角裤的绑带,和上衣一样,内裤里面残留着许多精液,仔细一看,女友那原本专属於我的、连我都尚未真枪实弹内射过的小穴,缓缓地流出了尚未乾涸的精液,正说明着女友昨晚已经被至少不止一个人内射过了!
  这时候,我的内心除了一阵忌妒的酸楚之外,竟然还夹杂着连我也不甚了解的兴奋感,看到平常捧在手心呵护的宝贝女友被人家凌辱的情况,这反差竟然让我异常兴奋!
  佳祺也察觉到了我的情绪,似乎有点害羞的轻声说:「你……你干什么呀?
  又不是……又不是没看过人家……怎么今天这么……这么兴奋……「这时候我再也忍不住了,轻轻的抚摸着佳祺的酥胸,一只手指不断地抠弄着佳祺的嫩穴,伴随着不知道是淫水还是残留的精液,渐渐地湿润了我的手,女友被我逗弄得也开始娇喘起来,双手双腿被束制住的女友只能扭动身体闪躲我的攻击,却是徒劳无功,这种感觉让我渐渐地也能体会出这样侵犯佳祺这种美女是何种的快感!
  我吻上了女友的双唇,用舌头用力地探进她的嘴里,佳祺起初还有点羞涩,但是还是微微张开双唇让我顺利地伸进去,用舌头和我交缠。嘴里面除了传来女友甜美的口水之外,也微微隐含着别的男人精液的味道,果然女友也吃了不少精液,不知道是口交留下来的结果,还是最后才射进去的,此时我也无暇再仔细地研究了。
  我除了双手持续地疯狂爱抚着女友身上每一处的性感带,也动手除去了身上所有的衣物,当我挺了挺怒涨的肉棒,准备要长驱直入,却看到佳祺突然一脸惊惶,挣扎了一下双腿,扭动着腰退缩着身子,低声的说:「傑……你……你……可以戴一下吗?求你……拜託……不要直接进来。「听到女友这个要求,我愣了一下,虽然没有明说,但佳祺似乎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人内射过了,但是却在此时拒绝让我直接进入。虽然说之前我们有过约定,在结婚前不能不戴套子做爱,只是那时候是为了不想要有意外怀孕而打乱了佳祺的课业,但在此时,我却不知道是因为这约定的关系,还是另有其它原因。
  本来我也想不理会佳祺,硬扳开女友的双腿想要强行进入,但是瞥眼看到女友那害怕担忧的神色,想到给别人强暴了一晚的女友,心下又觉得不忍,於是默默地叹了口气,从抽屉里面缓缓地拿出了保险套。
  戴好之后,佳祺露出了欣慰的眼神,於是,我再度回到床上,轻轻的扶着女友的腰,终於如愿以偿地进入了心爱的佳祺的体内!混杂着心酸、忌妒、征服的欲望以及强烈的兽性的兴奋,用力地抽送着、冲刺着,双手也从所未有的粗暴地搓揉着女友那肥美丰满的酥胸,用着全身力气般的要把连日来的阴霾和刺激,通通在这阵的抽插中宣泄而出!
  假如说以往我是和佳祺在做爱,而这次,明显的可以觉得我竟然只是单纯的在肏她!在用性器官征服眼前这个绝美的女人!我突然有股冲动,想要狠狠地让佳祺开口求饶般的凌辱她!
  佳祺也被我这奋力的冲刺弄得娇喘连连,嘴里开始发出令人害羞得娇喘声:「啊……啊……好粗呀……干……干死我了……怎么会那么硬……顶到我最里面了……不要……不要……轻一点……我要死了……傑……你……你今天好粗……好大唷……我快不行了……「似乎佳祺也察觉到了我今天异样的兴奋,这让我更加奋力地冲刺,有别以往的温柔和和缓的做爱节奏,似乎也变成一头眼中只有征服和欲望的淫兽,在不断地蹂躏这个绝美但又淫荡的少女。
  看着女友皱着眉摇头的表情,不知道是爽还是痛苦,我紧紧箍着女友的腰让她身体不能乱动,不断地加快加大力道冲撞着女友的肉穴,只是唯一遗憾的还是不能够赤裸裸地插入佳祺的肉穴,隔着一层薄薄的保险套,还是可以感受到女友蜜穴内不断地收缩吸吮的力道。
  冲撞了百来下之后,房间里面只剩女友狂乱的喊叫声,还有我们肉体「啪啪啪」的拍打声,身上的汗水不断地滑落在女友的身上。这时候我不禁幻想起和佳祺直接接触的感觉,应该有多么爽,於是忍不住边抽插边问她说:「佳祺宝贝,你说……你在泰国……那天晚上被杨董强暴过……那他……他那个大不大?有没有我干你这么爽?」佳祺很讶异我竟然问她这问题,羞涩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看着我认真的眼神,只好吞吞吐吐地说:「杨董……杨董他……他比较细长一些……没有你粗,但是比较长一点……会顶到很深……顶到很里面……顶到底还有一节在外面……而且龟头很大……会……会一直刮到肉壁口……很刺激……「」那他最后有没有射进去你里面呀?」我越来越兴奋,忍不住加快力道。
  佳祺不好意思的别过头去,咬着牙忍耐着我的抽送。我看到佳祺的反应就知道答案了,这时候我双手用力地搓揉着佳祺的酥胸,下体仍然持续地抽插着,继续追问:「那……那被射进去的感觉是怎样?你有什么感觉吗?老实和我说吧!
  快点!「佳祺突然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下定决心似的赌气说:」好吧,你真的想知道的话,我就什么都和你说吧!「接着她吞了吞口水说:」那时候,杨董……杨董射精前会胀得很大……然后我很有感觉……他射精量很多、很里面……然后我好像被烫到一样……一波波滚烫的精液喷洒在最里面……我脑袋就一片空白……接着我就会到了……很疯狂……很爽……然后就忍不住泄身了好几次……「听到女友露骨的告白,我再也忍不住了,感觉下体快要受不了了,强忍着再问说:」那……那次旅行……还有……还有谁干过你?」「那次……连导游阿标也来搞我……他很粗鲁……弄得我很痛……但是也很爽……他搞我的时候总是要我喊他的名字……他就会很爽……射在我里面……射得很多……还不让我清理掉……还有很多……很多人……我都不知道是谁……谁干过我最多次……我都忘记了……」我接着问:「那昨天……船上最后和你在一起的那个胖子……他也……」佳祺知道我也快不行了,就说:「他也射了好多好多给我……他睾丸很大,精液很多、很腥臭……我被他灌精了一个晚上……大概三、四次……嘴巴里面也有他的精液……最后他还把我的腿吊起来……让……让精液留在我的体内一整个晚上……」我听到了女友钜细靡遗的描述和其他人的性爱过程,再也受不了了,浓浓的精液激射而出,紧紧地胀满了整个保险套。我射了足足有一分钟左右,才力尽趴在女友的身上喘息,女友也被我这波攻势带到了一波高潮。
  事后我们喘息着,佳祺说:「傑,可以帮我拿柜子里的避孕药吗?还有帮我倒杯水,我想吃下最后一颗。」我知道女友一直都有吃避孕药的习惯,这阵子也因为这样才免於受孕,只是吃这药会伤身体,我一直劝佳祺不要再吃了,她也答应我,今天这将会是最后一颗,吃完之后就不再使用这类药物了。
  我突然有股冲动,拔下了保险套,将装满精液的套子拿在手中,对着女友的头说:「宝贝……我……我好想看你吃我的精液……可以满足我吗?就配着避孕药一起吞好吗?」女友讶异地看着我,过了一会眼神露出冷然的表情,然后缓缓地闭上眼张开嘴,让我把药丸放进她的舌头上,将套子里面的精液倒在她的嘴里,并且用手指挤压到一滴不剩。女友顺从地将精液混着药丸吞下去,之后舔了舔嘴唇。
  当我满足的喘着气搂住佳祺赤裸裸的身躯时,轻声的问佳祺说:「等会我帮你洗澡吧!好吗?」佳祺冷冷的回应说:「不用了,明天再洗吧!先休息吧,我累了。」我正想表达意见时,想不到佳祺竟然说:「等美君回来之后,我解决了这事情,我想搬离这里。傑,我看我们还是分手吧!」这晴天霹雳的消息让我惊讶得目瞪口呆,久久不能作反应:「这是为什么?
  你……宝贝你……「佳祺翻过身去背对着我,沉默的不发一语,过了许久之后才缓缓地说:」或许我已经不是你心目中的那个人了……或许……或许在我心中,你也不是那个我想像的人,我们给彼此一点时间冷静点思考吧!等美君回来,我搬回学校去,一切等我毕业之后再说好吗?」平静的夜晚,伴随着我不平静的内心。
  ***    ***    ***    ***
  佳祺在学校的研究大楼旁的会议室里面,正对着四、五名学者教授的面前简报着。随着投影机一张一张的闪过,原本紧张的口气,随着口试委员们专注但是透露出满意的神情当中,佳祺逐渐显露出自信的神色。
  自从上次那件事情之后,将近一周的时间,美君终於回到了我们的住处,顺利地解脱了佳祺的束缚,而佳祺也真的暂时离开了我,回到学校去了。
  我烦乱的心随即投入更多的工作来摆脱失去佳祺的痛苦和烦恼,而佳祺正好赶着要毕业,於是我们两人相隔两地,从事不同的繁忙,将时间塞得满满的,让彼此这段时间有着冷静的余地。
  时间过得很快,当我终於攻下了许多人尝试失败的海外市场的订单之后,我也顺利地从副理升上了经理之位子。虽然我在公司里面算是最菜的经理级职员,年纪也是最小,但是能够拿到这样子的报酬,大家都没有任何意见,当然,除了那个自以为和我很熟但是却很讨人厌的王老鼠经理以外。
  这段时间佳祺也没有闲着,一个月的不眠不休的努力,将上次国科会研讨会的资料在做完整的论述收尾,并且搭配上博士蔡头学长的帮忙之下,很快地,佳祺就达到了指导老师的标准,同意安排她进行毕业论文的口试。
  佳祺特地为了这一天去买了一套白色的无袖祺袍套装,荷叶滚边的立领搭配上紧身仿旗袍式的斜钮扣,再配上黑色的短裙、肉色的丝袜加上黑色的高跟鞋,头发梳了一个发髻,脸上画了淡妆,让整个人看起来高雅而不失大方,端庄又显得专业的样子。
  只是佳祺傲人的身材,不论穿着什么样的衣物还是容易成为众人的焦点,而且这副打扮也正好容易引起有心人士的非份之想,特别是在口试会隔壁试听室里面、被佳祺拜託请来帮忙录影纪录的蔡头了。
  就在佳祺四十分钟的演讲即将结束,口试委员交头接耳在讨论,顺便提出些问题请演讲者回答的时候,菜头独自在会场隔壁的试听室里面忍不住偷偷的把摄影完的DV拿出来倒带,欣赏着俏佳人专注而又高雅的身影,搭配专业的口吻,简直就像是女神一样充满知性美!但是菜头心里又窃喜,这么棒的女人脱光了衣服却又是那么的风情万种,菜头忍不住开始对着画面搓弄自己肿胀的下体。
  好不容易口试结束,指导教授和口试委员欢欢喜喜有说有笑的签了同意通过口试的文件,互相谈笑着话家常的恭喜即将毕业的这位可人又用功的新科硕士。
  佳祺这时候终於获得了两年来辛劳所带来的报酬,开心的和委员们又鞠躬又握手的说感谢。
  这时候指导教授拍了拍佳祺的肩膀说:「做得很好呀!恭喜你通过了。那我和委员等一下要去餐厅里面吃吃饭顺便叙旧,你就把这会议室收一收,先放假去吧,一个月后再回来慢慢把委员的意见修改一下,就可以准备毕业了,看要去哪里玩都可以。」佳祺感动得讲不出话来,眼泪在眶子里打转,指导老师慈爱地摸了摸佳祺的头,开玩笑的说:「别开心得太早呀!你未来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呢!况且你学弟学妹们还得延续你的论文继续努力,到时候我还得要你回来指导后面的人呢!要是你毕业后暂时不找工作的话,要不要来当老师的研究助理呀?薪水还不错唷!愿意吗?」佳祺开心的连忙点头说:「谢谢老师!谢谢老师!我非常高兴老师给我这机会!我会继续努力的!」委员和佳祺的老师闲话几声就相偕离开了学校去聚餐了,佳祺这时候满心欢喜的,独自一个人留在收拾笔记电脑和投影机等设备器材,这时候没注意到口试会场的门被悄悄的打开了,闪进来一个蹑手蹑脚的人,正是蔡头。
  菜头偷偷溜进来之后,反手把会场的门给锁上,趁佳祺还在整理满桌子的资料,一不注意的时候,用力地从背后把佳祺拦腰狠狠地抱住,将佳祺紧紧地压制在桌子上!
  佳祺吓了一跳,挣扎不脱那股强壮的熊抱,反身看竟然是学长蔡头!不由得满面通红的挣扎说:「放开我!学长……你这是干什么呀?快放开我啦!」菜头不管佳祺的抗议,从身后伸手隔着衣服,非常用力地抓揉着佳祺的那对酥胸,一边亲吻着佳祺的脖子、耳垂,还一边喘着气,非常猴急的说:「学妹,你……我好想要你唷!你刚刚的样子好美……实在是太骚了……我想要你……现在就要……」佳祺奋力地挣扎着娇嗔说:「不要啦!学长……停手……这里是会议室呀!
  隔壁还有研究生在,学弟们也在……不要在这边乱搞啦!「菜头贼嘻嘻的说:」学妹别怕!学弟们都走光了,老师都下班去了,整层楼就剩下我们两个了。
  现在我爱怎么搞就怎么搞,会议室里面有隔音,你也可以放心的叫出声音来。
  不要装了,我们来一炮吧!我的小宝贝。「「真的不要啦……讨厌……我的衣服都被你……被你弄皱了……停手啦……小心桌上的东西……停手……「菜头性緻上来了,奋力地把桌上的东西大力一挥,全扫落在地上,然后用力地把佳祺扳过身来,抱着她坐在桌子上,和自己面对面的拥抱着,并且将佳祺两腿拉开,环绕圈在自己的腰间。佳祺羞耻的别过头去,为了不让自己仰躺在桌面上,双手向后伸直撑在桌面上,但如此一来,完美的酥胸就再也没有防备地落入了菜头的掌握之中!
  菜头一边欣赏着学妹紧咬着嘴唇的羞涩表情,一边肆意地玩弄着佳祺全身的肉体,而不知不觉中,佳祺上衣的钮扣一个一个的就被松开了。
  「学妹不要抵抗了,我们又不是第一次了。我想要……就在这里……你刚刚的样子让我受不了呢!我现在就想要搞你!」菜头顺势把佳祺的上衣脱个精光,露出了穿在里面的黑色内衣,深深的事业线被性感的内衣衬托得更是雄伟,脖子上还是挂着一个金属的颈环,整个上半身有如待宰的羔羊一般。
  「学长……不要呀……不要在这里……」
  佳祺还在挣扎。
  「学妹,你忘记了我对你的照顾吗?你这论文可以通过,我对你的帮助应该也不少吧?这就是你报答我的好时机。」蔡头竟然无耻地想要用这个来邀功。
  果不其然,佳祺一听到学长这样讲,似乎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於是也不再挣扎了,闭着眼睛让蔡头慢慢动手把自己剥得赤条条的一丝不挂。
  菜头再也忍不住了,顺势也动手把自己的衣服脱光,让佳祺翻过身趴在刚刚简报的讲台上,慢慢扶着佳祺的腰,用力把肉棒的直贯进去!「啊……好……好粗……慢一点……学长……不要……轻一点……我很有感觉……」佳祺再也忍不住了,被滚烫的肉棒充实的感觉,让佳祺开口叫了起来。
  「好学妹……你真的好紧……好舒服唷……我要一直搞你……给我……马上给我……把你整个人都给我……」菜头一边奋力地以后背的姿势顶肏着佳祺,一边用力搓揉着那对晃荡的巨大酥胸,整间会议室散发出「啪啪啪」肉体碰撞的声音。
  「学长……人家……人家已经被你……被你玩遍……你还想要什么?我……我没有可以给你了……「佳祺喘着气娇哼着说。
  「还没……嘿嘿……还没有吧?我还没有搞大你的肚子……我要让你怀孕,我要快点搞大你的肚子,免得你毕业后就跑离我了……这不行……我要你……」菜头兴奋地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佳祺紧咬着牙忍受着菜头的冲刺,一头乌黑的头发已经被插得散开来,佳祺幽怨的回头看了蔡头一眼,终於忍不住低声的说:「学长……人家……我……我已经从……从上个月开始就停止吃……吃避孕药了……」菜头一听更兴奋了,喘着气说:「那……那你还有……还有和阿傑做吗?」「没有……我……我们已经分……暂时分开了……」「嘿嘿……这么说,这整个月都只有我曾经搞过你啰!你怎么不早点说?那我就天天找你做爱就好了!现在你要毕业了,我要弄大你的肚子,我要你当我的女人!看我干死你……」蔡头说完,奋力地把佳祺抱起来,让她趴在地上,然后从身后用更大的力气奋力地肏弄着佳祺,彷彿要把这个美丽的学妹给贯穿一般的抽送。
  这时候的佳祺早就被粗大的肉棒带上一波接一波的高潮,忍不住趴在地上嘶吼着:「噢……搞死我了……学长……学长……不要呀……很……你顶得太里面了……我被你插破了……喔……要去了……要去了……不行了……」佳祺这时全身像是抽搐般的抽动,伴随着一声声的大叫,终於在蔡头的攻势下达到高潮了!
  这时候的蔡头也虎吼一声,把浓浓的精液全部射进去了佳祺的阴道里面了,不知道是否积得太久了,满溢而出的精液沿着大腿缓缓地流下来,充斥着浓浓的腥味。
  事后两人相拥躺在会议室的地板上,菜头拥抱着赤裸的佳祺,看着高潮过后满脸通红的学妹,忍不住吻了上去,佳祺也顺从地闭上双眼让蔡头把舌头伸进来交缠。
  菜头抚摸着佳祺钉了乳环的两个酥胸,一边说:「学妹,你现在和你男友处得怎么样了?」佳祺思考了一下,轻声说:「我觉得我们……我们发生了一点事情,让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我想我需要点时间彼此思考一下。」「学妹,那你还爱他吗?」菜头似乎有点吃醋的问。
  「不知道……我可能……可能要再想一下……」佳祺低着头说。
  菜头轻轻捧起佳祺的左手,把玩着佳祺还套在左手无名指上、自己给她的求婚戒指说:「学妹,我们约定的时间已经到了,你……你可以回答我吗?你愿意嫁给我吗?你现在已经差不多毕业了,马上嫁给我好吗?」佳祺咬着嘴唇,似乎还是很为难的样子。菜头这时候又再苦苦的哀求,一下子拿出学长架势,一下子又摆出小男人的样子哀求,又是利诱,又是恳求,甚至又是胁迫,反覆的劝说佳祺接受自己。
  最后,熬不过蔡头的「卢功」,佳祺勉强说出个答覆说:「学长,不然……不然这样吧……让我再考虑看看,要是这段时间……我真的……真的怀孕了,真的有了你的孩子,我就考虑嫁给你……「菜头一听,兴奋得抱着佳祺又亲又吻,感觉下体又再度肿胀起来。佳祺察觉到学长的反应,吃惊的想要推开他,但是敌不过蔡头的力气,不多久,佳祺又发出了长长的」啊……「一声,再度被男人的肉棒进入了自己的体内……两人离开了学校,已经是傍晚时分了,菜头依依不舍的送佳祺回到了女生宿舍,竟然就像对情侣一般的拥吻道别。
  菜头捧着佳祺的脸说:「我实在太舍不得你那性感的肉体,我希望可以天天抱你。」佳祺俏皮地说:「可是我还没分手呢!我还有男友,那他怎么办?我也要陪他。」菜头语重心长的说:「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当着他的面上你,我保证。」佳祺听到了菜头这样说,突然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