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情感  »  分手的夜晚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分手的夜晚
(为防止域名被和谐请及时收藏发布页)

  分手的夜晚
  吃一口面条,几乎没有嚼就吞下去时,能感觉出经过喉咙的感觉,简直就像「志明」一样。
  (真讨厌,我怎麽会这样┅┅)
  小虹脸红了,为了怕让坐在旁边的人发觉,又吃了一口面条,而且发出「呼噜呼噜」的没有品格的声音。不过这次很仔细的嚼,吃面是很少有人这样嚼的,可是当吞下去时,又想起「志明」。
  「志明」°°和吞下志明的精液时的感觉一模一样。
  志明的精液很奇妙的火热,本以为应该是没味道的,但会感到咸,而且带着一股刺鼻的腥味,就好像这碗不好吃的面条。
  (大概是没有放胡椒粉的关系吧┅┅一定没错,所以才会不好吃。)拿起前面的胡椒粉,拼命的撒在面条上。
  「太多了,会打喷嚏的。」旁边的男人°°志明一面「呼噜呼噜」的吃面一面说。他有张嘴吃东西的习惯,不论吃什麽都会有低级的声音。
  小虹很早就知道这件事,以前是完全不放在心上的,甚至觉得那种幼稚的样子还满可爱的。可是现在不喜欢听这种声音,志明在这时候的表情更使她讨厌。
  小虹很清楚的知道从什麽时候开始讨厌的,那是从前天,也就是两个人「私奔」後的第五天,第五天开始突然对志明感到厌恶。
  用「厌恶」来形容好像不太好,应该说是不愉快,用「可恨」来形容也相当接近。并不是前天发生了由「可爱」变成「可恨」的事情,就是突然变得厌恶起来。
  如果勉强举出原因,就是因为他咬耳朵┅┅
  志明粗鲁的只有一种性行为的模式,不要说舌头,连手指都不会用的男人,第一次咬小虹的耳朵。也许他以为连续做爱了五天,在动作上多少应该有一点变化才这样做,但却得到反效果。耳朵被咬时,小虹就觉得志明不是什麽好男人。
  (可是┅┅我为什麽会拘泥於这个男人的精液┅┅真是的┅┅好 心┅)看到呼噜呼噜吃面条的志明,小虹不由得放下筷子看着他。
  「嗯?怎麽啦?」被志明发现∶「我的脸上有什麽东西吗?」「不,没有什麽┅┅」
  「偶尔这样出来吃碗面也很好。」
  「是┅┅志明┅┅」
  「什麽事?」
  「已经一星期了,你不在乎吗?」
  「在乎什麽?哦!你说家里吗?」
  「姊姊一定很担心。」
  「那是当然。」
  「你好像是出来旅行的感觉,快要一星期了,家和公司你都不在乎吗?」「我当然在乎。可是苦恼又有什麽用?跑都已经跑出来了。」「说的也是┅┅」
  「你姊姊若是知道我和你在一起的话,一定很吃惊。」「大概已经知道了吧?」
  「不会知道的,她以为我和你还没有单独见过面。」「她是不是从来都没有把我这个妹妹看成是『女人』,而还当我是一个『女孩』?」
  「也许。她认定她的敌人只会是风尘女郎。」
  「姊姊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
  「这个先不说。小虹,我们今後该怎麽办?」
  「今後┅┅」
  「不能永远这样子,钱也快用完了吧?」
  「钱是还不成问题,我把定存也领出来了┅┅」「可是宾馆的费用也不能小看。小虹,去你的公寓吧!房子空在那里太可惜了。」
  「不能去我那里┅┅」
  「为什麽?」
  「姊姊万一来了怎麽办?」
  「不会去的,她一次也没去过你住的地方吧?」「这次会来,老公跑了,一定会寂寞┅┅」
  「如果真的来了,就到时候再说。」
  「若是我和你正好在┅┅的时候,姊姊来了怎麽办?」「不知道。我不是说了吗!到时候再说嘛!」
  志明用很正常的口吻说完,便把碗里剩下的面和汤一口吞了下去,立即又发出那种低级的声音。
  「小虹,你吃呀!」
  「嗯┅┅」小虹拿起筷子夹了几根面条,放在嘴里吸了进去。
  又有吞精液的感觉,就好像早上起来口交时的精液,有浓浓的感觉,吞下去时卡在喉咙里,几乎要呕出来。
  「看你的样子,简直就像那种样子。」
  「哪种样子┅┅」
  志明脸上露出一点点笑容,同时把手放在餐桌下做出揉搓阳具的动作。小虹吓了一跳,以为他已经看出她一面吃面条,还一面想着吞下精液的情形。
  其实志明不是那样聪明的男人,只是看到小虹呛到,开玩笑的说一下而已,因为小虹吞下精液时常常会呛到,所以是巧合罢了。
  但是,巧合也很可怕。经志明这麽一说,小虹越觉得讨厌他了。
  小虹放下了筷子。
  「吃好了吗?」
  「是┅┅」
  「那麽,现在要去哪里呢?」
  「┅┅」
  「才只有七点半,去宾馆太早了吧?去宾馆,只有看电视。」「只有电视吗?」
  「对呀!」
  「在宾馆还有别的事情可以做吧!」
  「当然有。但是,可以吗?现在就上床的话,至少要干五、六次,你会累坏的。」
  「我不在乎┅┅」
  「好,走吧!这样也可省点钱。」志明说完就站了起来。
  小虹从皮包拿出皮夹,对自己的话感到惊讶。对这个男人已经厌烦了,可是自己还主动的约他做爱,不可能会和讨厌的男人上床呀┅┅从昨天就是如此,自从开始讨厌志明後,小虹的性欲比以前更强烈;喜欢他时,对他永远是固定的姿势感到不满足,可是讨厌他的现在,但只要想到他的精液、阳具,心里就会兴奋,阴道便骚痒起来。小虹真不了解自己的身体。
  对小虹来说,姐夫志明是她第四个男人。
  认为自己真正变成女人的,是和第二个男人在一起的时候。和第一个、第二个男人都是认真的,和第三个男人不过是玩玩而已。
  第四个的志明┅┅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开始时是宁愿私奔的激情,但现在就不明白了。看到他的脸时,有时候会讨厌得感到 心,可是一旦想起他的阳具,小虹就会兴奋,阴户就会湿润。
  又进入第二天住过的宾馆,这里是中山区的宾馆街,无论向哪边看都能见到许多宾馆。没有任何理由要住到曾经住过的宾馆,何况又不是什麽特别的宾馆。
  可是志明就在这家宾馆前停下来说∶「就住这一家吧!」说完也没等小虹的回答就走了进去。
  他好像没有发觉已经来过了这家宾馆,他是┅┅迟钝。并非是不拘小节的大方,纯粹是迟钝,也是在前天才发现他的迟钝,在那之前一直以为他是大方。
  并不是对宾馆,而是对选择这里的志明感到厌恶,但小虹还是为了和他上床而走进了房间。和上一次来的房间并不同,但构造很相似。
  志明走进去立刻开始脱衣服,就好像知道小虹对他的肉体没有抵抗力。脱光衣服後,就把一直看他裸体的小虹用力搂在怀里。
  「小虹┅┅我的小虹┅┅我的小美穴┅┅」喃喃的说着,就把嘴压在雪白的脖子上。
  他的嘴唇很乾燥,而且不是很灵巧的在皮肤上滑动着,并在某一处用力的吸吮。还喜欢志明的时候,对他这种粗鲁的爱抚方式很不满,可是现在反而能兴奋起来。
  「啊┅┅嗯┅┅」被他吸吮时,阴户开始充血,阴核开始勃起,阴道口也开始松弛而蠕动起来。
  「还要┅┅还要┅┅」小虹这样要求时,志明更加用力的吸。
  「啊┅┅」完全充血的阴核,骚痒得几乎感到疼痛。从肉洞口流出的淫水,渐渐沾湿了内裤。
  「啊┅┅好┅┅这里也要┅┅」小虹一面说一面解开上衣的扣子,取下了胸罩。
  志明的嘴离开脖子,立刻开始吸着乳房。
  「噢┅┅」小虹的头向後仰着,好让志明能充份的含在嘴里,奶头也在志明的嘴里硬了起来。
  「用力┅┅用力┅┅」
  当这样要求时,志明的力道几乎快要把奶头给吸断。这是非常粗暴的爱抚方式,可是对小虹来说却能产生强烈的欲望。
  「吸呀┅┅咬吧┅┅」
  这时志明就用牙齿用力的紧咬奶头。
  「啊┅┅」小虹的上身几乎成九十度的向後仰,但这次不是为快感而是为疼痛,痛得几乎掉下泪来。
  可是这种痛的刺激,却带来了还没被插入的奇妙快感。本来就酸痒的阴户,更加火热得颤抖,还有肉洞口的蠕动┅┅溢出了大量的淫水,三角裤里早已湿透了。
  小虹这时候很希望他能在湿淋淋的肉缝上舔,小虹的欲望好像是无止境的。
  「还有下面┅┅下面也要┅┅」小虹又要求。
  志明从乳房上抬起头看着小虹的脸∶「下面吗?」「是┅┅下面┅┅这里┅┅」小虹一面说一面拉起裙子,用手摩擦骚痒的地方给志明看。
  「小虹,你变了┅┅」
  「我变了?」
  「最近两、三天,你的要求都非常强烈。」
  「因为我想要┅┅忍不住想要┅┅」
  「是吗?」
  「下面┅┅」
  「你的下面,要我怎麽样?」
  「我要你用舔的┅┅」
  「要舔吗┅┅」
  「不愿意吗?」
  「不,怎麽会不愿意呢┅┅」很明显的志明有一点犹豫,他不是不愿意舔肉缝,而是不知该如何去舔。不要说用舌头,他是连手指也用不好的男人,要他舔时,大概对舔的方法没有信心。
  小虹正如志明所说,在这两、三天确实有很大的变化,可是要求舔肉缝还是第一次。
  「舔┅┅好不好┅┅」
  「嗯┅┅」
  小虹脱下三角裤蹲在地毯上,然後对着志明将双腿分开到最大极限,湿淋淋的阴唇向左右分开,肉洞口更是骚痒而松弛。
  「啊┅┅」还没碰到就开始火热起来,「快一点┅┅」小虹催促着。
  志明的脸慢慢的向阴户靠过去┅┅
  「这里,这里┅┅快┅┅」小虹自己先摸给志明看∶「在这里┅┅」「这里吗?」志明先用手指摸到那个部份。那是阴核与肉洞之间很滑溜的部份,是小虹的第三个男人让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