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情感  »  寡妇也疯狂

寡妇也疯狂

添加:2018-04-12来源:伊人在线影院人气:加载中

(为防止域名被和谐请及时收藏发布页)   「啊……吻我的耳朵。」慧眯着眼睛,拉扯着我的头发,想让我从她的嘴唇离开。  我已经衣冠不整,敞开的衬衫让慧很方便的找到我的乳头,又拉又
(为防止域名被和谐请及时收藏发布页)

  「啊……吻我的耳朵。」慧眯着眼睛,拉扯着我的头发,想让我从她的嘴唇离开。
  我已经衣冠不整,敞开的衬衫让慧很方便的找到我的乳头,又拉又添的。当然我也不客气,慧的裙子已被我推到腰际,没穿裤袜的大腿明晃晃的屈伸着,黑色的高腰内裤因为体位的摩擦而有点移位,我的右手正探寻着喷着热气的豆蔻。
  「爱我!」慧的话有点多此一举,也许女人都是这样的,明明逃不掉被干的结果,还要装作是自己要求的那样好满足心理需要。
  我的阳具已经高昂着头一点一点的向她敬礼,就算只剩一只眼睛,它还是不拿正眼瞧人,眼神往下,藐视的说:「等一下看干不死你!」
  我和慧是在便利店遇到的,我上星期刚搬到现在住的物业,没想到星期六休假就遇到初中时的同班同学,晚上请慧在附近的餐厅吃了个饭,却让我得知她已经是一个带着3 岁孩子的寡妇了。也许是酒精的力量和久别重逢的感觉让我们拥抱在一起,对于一个只有靠FL和SN还有五指姑娘来解决过剩精力的我来讲,慧的肉体可要好很多了。
  阳具已擦亮,子弹已上膛,这样的时刻对于一个男人,尤其是还没结婚的男人来讲,没有理由让作战计划作废。
  而对象是谁其实并不重要,更何况慧还是我初中时的暗恋对象阿。
  我轻巧的脱下慧的内裤,把柔柔的脚移到嘴边轻吻着,左手不停顿的玩弄那个充血的小豆豆。我深知对付这样的寡妇若一味猛干只会更快的丢盔卸甲,因此必须让她的欲望达到最顶点,也就是她最脆弱的时刻刺入,这样可以很好的掌握自己的兵力,并且用有效的方法挤垮敌人。可是敌人是很狡猾的,虽然被我的手指已经玩弄的滑腻不堪,充血的小豆豆更象马上要破壳的小鸡一样突突跳动,但敌人还是利用我的分心,一把抓住了我的主力兵团阳具,紧接着嘴巴就冲上来,希望可以和我军短兵相接。
  敌人的一切行动其实都逃不开我军的侦查,我早就准备好了,一个翻身,把阳具往慧的嘴里一插,同时嘴巴也对着对方的主力部队阴部展开进攻了。我军的先头部队舌头已经成功打开通道,正迂回穿插在敌人的要害部位,并且时轻时重的展开攻击,敌人一看情势不妙,立刻打开水闸,希望可以水淹七军,但是敌人的如意算盘很明显已被我军识破,我的嘴巴是干什么吃的,马上张开大嘴,一滴不漏的吞下慧的淫水,有时候来不及吞下的就直接放走,对于穷寇,我军向来不追。虽然我军取得小小胜利,但后防也传来告急的呻吟,阳具在慧的嘴巴里受到了包围,口腔里的复杂地形更是让独眼将军左冲右突都不能解围,再加上慧的舌头也来夹攻而流出眼泪。
  眼看不能取胜,熟知兵法的我知道若不改变,马上就会缴枪,立刻改变原来计划,一个翻身将慧压在下面,双手也从她腋下穿过,直接命中她的两个高地,舌头更是灵活得在她两个耳朵旁不断吐露假情报以迷惑她的神经,这一招果然奏效,没几下已经让慧气喘连连,而我趁势将独眼将军救出危险境界,让他在比较冷一点的空气下休息片刻,毕竟一会还是要以它为主力作战的。
  慧的反应有点迟钝,没想到我的情报部队会将情报吐露,反而不敢相信,正迷惑间却发现高地已被占领,高地上的碉堡更是被我的手指来回肆虐,想要用正喷着潮水的主力淫洞勾引我的独眼将军入内厮杀,却不料因为刚才的休息环境太舒服,独眼将军已经低着头,差点睡着了!
  敌人急忙用手指找到我的平原指挥部,同样占领了乳头碉堡,就这样还怕不够,嘴巴里的舌头还一舔一舔的进攻,喉咙里更是吹响进攻的呻吟声,希望这样可以唤醒独眼将军!我军一看形势不对,马上召回独眼将军带着千万蝌蚪兵来助战。独眼将军身先士卒,只身闯入洞穴,身后的黑毛侍卫都来不及拉它,但是独眼将军的策略是对的,敌进我退,敌退我进的战斗思想方针是正确的,慧的小穴已经不停地被我的阳具冲击着,黑毛侍卫也和她的卷毛侍卫短兵相接了。
  随着独眼将军的越来越深入,敌人使出了杀手锏,两侧的肉壁突然加紧,企图通过蠕动和潮湿的液体逼我军就范!我们的战士真是久经考验阿,尽管敌人老奸巨滑,但独眼将军仍然保持一定的速率,同时身边的血管也爆起,以阻止肉壁对独眼将军的夹攻。
  战争已经进入白热化状态了,我支起双臂,将慧的两腿架在肩膀上,同时膝盖用力,一下一下的冲击着,汗水随着我的动作一滴滴得流下,慧已经神智不清了,她的嘴巴已经投降了,呻吟着叫救命,胸部的两座高山随着我的动作一晃一晃的举手以示投降,只有她妹妹率领的嫡系部队仍然奋力抵抗,而且两侧的肉壁也越贴越近,越贴越紧了!
  情势越来越危急,我知道我支持不了几分钟了,就在我咬牙坚持的时候,慧到高潮了,她用力地加紧我的独眼将军,仿佛要把它夹断一样的,双手使劲拉扯我的头发,嘴里含混不清的呻吟着,眼神也迷离起来,而与此同时,一股股热热的阴精从子宫里喷射出来,独眼将军大喜出望,正准备接受俘虏的投诚,却不料一个大意,精关一松,蝌蚪兵早已忍耐不住,直插子宫而去!
  「刚才舒服吗?」这是一般男人都会问的一句话,我也不例外。
  「舒服死了!好像要飞上天了一样!」慧的回答很令我满意。「很久没有这样了,你真好。」「今天晚上我要飞5 次
  觉醒来,天还没亮,青岛的天气很凉爽。我看她还没醒,就漫漫的开始抚摩她,轻轻的摸她的乳房,然后一下下的加快,她也漫漫的醒了,但意识还是比较的模糊,我把中指又插入了她的小穴,由慢到快的抽插着。
  「哦哦……哦……恩…好……」她又开始轻哼了,我也漫漫的兴奋起来,阴茎也已经很硬了。我抽插的也更快了。
  「恩……真做吧」她如同梦呓一样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我当时也很兴奋,什么也不想了,忙把裤子脱了下来,然后又用手猛插她的阴道。
  「恩……哦,我受不了了,真做吧!」她呻吟着。
  「真做吗,做什么啊?」我装傻。「作爱」她兴奋的说。
  我听到这句话更兴奋了,把内裤脱了下来,翻身压在了她的身上,但我没做过,真的不知道怎么做,就把她的手拉了过来,她用手扶着我的阴茎,淫荡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把双腿打开,把我的阴茎对准了阴道。
  我就轻轻的一顶,没有进去,「恩……哦」她又受不了了。我也爽的不得了。
  她又用手拿着我的阴茎放了放,我一用劲,一下就插了进去。
  「哦…」我也受不了,哼了出来,第一次把阴茎插入阴道,感觉太爽了,好暖啊,象在温泉,但还要火热。再看她的表情,更是淫荡,鼻子一抽一抽的,嘴也大声哼着气。
  「哦……哦哦……你…插啊」她用爽腿盘上了我的腰。
  我也把从黄片学来的东西都用上,真是台后十年工,台上十分钟啊。
  由于是第一次作爱,不到10分钟,我就受不了了。有想射的感觉,于是就停了下来,「好姐姐,我想射了」她也不说话,只是呻吟,我实在受不了了,于是猛插起来,「哦哦哦哦……啊…好弟弟…啊…快…啊……啊……要死了。啊…我来了……啊……恩」
  「恩,……好姐姐……我射了,啊……」我的小弟弟射出了汩汩的精液。
  我趴再她身上,感觉她身上已经出满了汗。
  到后来,我和她又做了好几次,但我已经驾轻就熟,干的她高潮连连了。有一次她月经刚完,我就去插她,做完了,我拔出阴茎看到上面都是血,吓的我没敢做第2 次。(我们一般一晚做2 次)。
  在这里讲一下我觉得最刺激,完美的一次。
  有一天晚上,我又想她了,把她叫到我家。她穿了一身白运动发服,身材很好。来到我家后,我给她倒了杯水,我们坐在床上,她喝水,我就把手伸到她的衣服里摸了起来,她的乳房好挺啊,特别有质感。
  我们两个抱在一起在床上疯狂的翻滚,我一手猛捏她的屁股,一手猛揉她的奶子,她也紧紧的抱着我。一会我就把她脱的只剩内裤了,我又压了上去,用阴茎狠狠的顶她,我真的狠喜欢这样,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同感。顶的她呲牙咧嘴的。
  我又把我换下来的一件纯白色的衬衣穿在她身上,开始摸她的奶子,觉得这样狠刺激,又用舌头舔她的乳头,不一会,白衬衣就湿了两片,啊,真的太性感了,不信大家可以试试。
  我说:」一起去洗澡吧」她其实已经很饥渴了,但还是跟我去洗澡。我们现在已经开始完些花样,不象开始那样就知道插了。
  打开淋浴,我们抱在一起,她的白衬衣马上就湿了,贴在身上,太性感了,我马上用手狂摸起来,她也扭着小屁股,小声的呻吟着。就这样洗了一会。我们都浑身舒泰,回到床上。
  我开始舔她的小穴。「哦哦哦哦哦哦哦……宝贝……哦哦……恩」「舒服吗,好姐姐?」我问她,我叫她好姐姐觉得很兴奋。
  「舒服…恩…啊……来…快快……」她开始叫了。
  但我不急,我要挑起她的性欲。于是我离开了她的阴纯,和她来了个长吻,然后用中指插入她的阴道。
  「想吗?」
  「想」
  「想干什么?」
  「想作爱…恩……哦」
  「作爱是作什么啊?」
  「我想让你插我啊」她已经受不了了。
  「插你那里啊?」
  「就是这」她动了一下她的阴部。
  「这是哪里啊?」我问到。
  「不说」她还是比较害羞。
  「不说不给」我边说边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哦……啊……啊,我说,我说,我想让你插我的逼」我没想到她会说这个,更加兴奋。
  「想我什么插你的逼啊?‘
  「啊……啊……用鸡吧,大鸡吧,啊,……快,啊」我再也受不了了,扶起阴茎猛插了进去。
  「啊啊,啊……哦哦哦哦哦哦…好弟弟……啊」「舒服吗,好姐姐,爽吗?」我边插边问。
  「爽,舒服,快……啊……快」我看她忽忽的喘着粗气。
  我把她的双腿压在她身上,玩起了龟腾。阴茎越插越深,卟哧,卟哧,淫荡极了。
  她也一挺一挺的配合着我。
  「啊,…啊……我爱你…好弟弟…啊……快,快……啊…哦哦……」「好姐姐,我也爱你,好姐姐,我插的你爽吗,浪姐姐,骚姐姐,爽吗?」「爽,爽,啊,……快死了,啊」她的样子淫荡极了 .
  「浪姐姐,我干的你爽吗,插的你爽吗,操的你爽吗?」我一下狠似一下。
  「啊……爽,我喜欢你插我的逼,好弟弟,快,我喜欢你操我,啊…」她也什么也不顾的淫叫起来。
  我把她抱了起来,放到桌子上,她马上躺了下去,扭着屁股,简直浪到骨头里去了,把双腿分开,我狂猛的干了起来。干的她啊啊的叫床,听起来太兴奋了。
  「哦,好姐姐,我要射了,啊,你到了吗,啊」「哦,你射吧,射进来吧,我们一起来吧,啊……哦,…恩。好弟弟,好老公,你快把我插酥了,啊……你射吧,射到我的逼里。」她坐了起来。
  我要射了,忙把她抱到床上,把她的双腿扛到肩上,猛插起来,插的她猛摇屁股,双手抓起了自己的奶子。「啊……老公…快,我受不了了,……啊」
  「啊,.啊。啊好姐姐,我来了,啊……啊…浪姐姐……啊,我爱你,骚姐姐…啊哦……我射了……啊」我狂喷而初,阴茎在她阴道里快速抽插。突然,她的阴道深处猛一阵震动,一股热流浇上了我的龟头,她也到了。
  「恩,好老公,好弟弟,你插的我真好,姐姐是你的。」她的脸已经红潮片片。
  这就是我和她做的最完美的一次,绝对真实,包括作爱时候的对话,因为我对和她的作爱都记忆很深。她说和我做最好了,既有数量,又有质量。
  不知道这是不是对一个男人最大的鼓励呢。其实我们有的时候做的也不是很好,有时也很平淡,无味。毕竟我们之间没有深厚感情。后来我们漫漫的淡了,后来便失去了联系,但我还不时的想起她,想起和她一起的激情作爱,毕竟是她把我从男孩变成了男人

0% (0)
0% (0)
上一篇:西湖冢 下一篇:蓝丝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