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情感  »  茶 社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茶 社
(为防止域名被和谐请及时收藏发布页)

  度过了盲目蠢动的青年时代,我渐渐步入在外人看来应该是比较稳重的青中年时代,那年我不觉已经30岁,生命在我的眼离好象变的色彩少了许多,每天被人情、交际、社会、家庭搞的晕头转向,性格里的棱角也越来越圆润,可是骨子里的浪漫依然存在,只是多了一份圆滑和成熟。
  我在一间有400 人的机关里工作着,生存着,麻木着,每日的应酬很多,结识的人也很多,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心理的麻木使的肉体愈发敏感起来,过往的人们在我的记忆里很快就散去,我记不得谁,可总有人记得我,他们经常在猜测我,并想了解我,很有一部分女人却想溶入我的生活,我知道,我刻意和她们保持着距离。
  生活的经验告诉我并指示我,我变的越来越喜欢成熟的已婚女人,不仅是她们有着良好的背景和良好的技巧,更重要的是能够让我在征服她们的过程中享受一种从贞洁走向淫荡、坚定走向迷离的原始情欲。
  机关是道貌岸然的代名词,不说那些个一个个官相的蠢男人,那里一个个清高、美丽的女人总有一种说不清楚的魅力。我喜欢与她们度过一个个销魂放纵的黑夜。
  可我总是不主动向那个女人表达自己的感想和想法,我需要的是完全的被尊重和认可,我需要她们的勾引,那样才会在激情的过程里感受她们的真实放纵。
  不过,有个美丽的女人,我对她却有另外的想法,因为她是我们这里机关最高长官的情人,我很早就听大家这样说,不过我也懒的去考证,我不喜欢了解别人的私生活,我只注重自己的感受,我大意自己的想法会努力去完成且达到的。
  她离婚了,男人和一个可笑的女人跑了,据说,哪个女人很丑陋,我不得其解,她的男人一定是被她约束的受不了,然后才鼓足勇气和一个丑陋的女人私奔的。
  因为她离婚又和我们的局长有着暗昧的关系,所以,她在一般人的眼里就有了十分动人的秘密,这里的男人一个个都象发情的公狗,见了她就把尾巴直立了起来,恨不得把那尘根也掏了出来摩挲一下。结果那些人摸人样的公狗照例总是被骂的或是被羞辱的低着头远远走开。
  却也奇怪,不出几天,那些公狗们又会摇着尾巴去靠近她。我感到这种现象真的很奇怪,到底是因为她是传说中的与局长关系好的女人因此被这些男人们认为她一定是个要人命的女人吗?我迷惑着,却因此也被她微微吸引着,一点可以肯定,她绝对是美丽的。
  日常工作使我们在一段时间里走的很近,我可以有机会在近距离观察她,不过我只是观察,我不会轻易的对她做什么。日子过的很慢也很快,我在和她接触的过程里明显感到她对我的好感,我与的对话渐渐地也变的随意起来,关系日渐亲密。
  到了我们这个年龄的人很奇怪,不会象小青年那样很快就要进入状态,我们都喜欢心里的火慢慢的旺起来,她今年也有36岁了,比我大了近6 岁。可我还是被她吸引了,因为的她身上的味道、没有一丝皱纹的面容和性感十足的身材。
  仅仅就是这些吸引着我,在我眼里她只是一个纯粹意义上的女人。
  我违反了不主动出击的原则,终于有一天,我对她说,谢谢你在工作上照顾我,我请你去喝茶吧。她犹豫了一下,很快就答应了。我想在那一刻,她也许在想,我为什么不直接请她去宾馆或者其他能从容说话或者可以更亲密的地方,而选择了茶社?
  我只是在心里暗笑:我之所以没有这样做,是因为我喜欢看着女人被情欲折磨着的脸的扭曲样子。而那种样子也会在今天晚上、在她的脸上重现。
  我冲了澡,便在约定的时间来到了那间茶社,我坐在一个用草帘围起来的包间里静静的等着她的到来。小姐给我泡了一壶龙井。我喜欢龙井的香味和绿绿的颜色,顺便我让小姐把灯光调暗,我喜欢看着小姐做着这些,我在昏黄的灯光里变的懒散,可能就因为我本来就是一个喜欢享受的人的缘故吧。
  过了几分钟,小姐把她引导到我的包间门前,她的脸微微红着,说:" 对不起,我来晚了。" 我也微笑着说:
  " 没关系,请坐。" 其实,我们都知道这是女人惯用的小技巧。
  坐在我的对面,我在微黄的灯光里从容的观察着她,看的出,她是精心准备了的,因为是早春,她就穿着我曾经对她说过的我最喜欢的她的那一套职业装,很奇怪,职业装穿在她的身上有着一种制服的味道,却从裹着的衣服里能散发出一种淫迷的味道。
  我喜欢这一切,更何况她的衣服里面是暗红的、开口很低的紧身衣,用一条同样色调的丝巾轻轻挡着胸前的白色,我知道,这确实是个会用衣服与装扮来表达思维的女人。
  我们的话不多,开始只是静静的和着茶,我看着她,她变的不好意思起来,用很轻的声音对我说:" 为什么老看我?" 我笑着说:" 我喜欢看你!" 一句话就把那层纸说破了。
  她的眼里立刻有了水一样的东西,那是身体里的荷尔蒙在起作用了。
  我轻轻的握着她的手说:" 来坐我身边吧,我想闻闻你身上的味道。" 她微笑着坐了过来,却说:" 有什么好闻?!" 就在她坐过来的那一瞬间,我闻到了一股夏耐尔的味道,确实她是一个讲究的、质感很好的女人。
  我搂着她的肩,对她说:" 那里呀,真的好闻。" 她微微软了下来,半偎在我的怀里,我的心微微动了一下,想着,这就是成熟与不成熟的区别。
  我没有立刻去吻她的唇,我只是用手指在她微卷的长发里梳弄着她的头皮,我确信这样能给她亲近贴近的感觉,她变的更加柔软,身体几乎是睡在了我的怀里。
  我听到她说:" 亲亲我吧。" 我把她的脸轻轻的转向我,我看着她的眼,她却微闭着,娇艳的唇在微微的抖动着……我低下头,用我的唇轻轻的接触了一下她的唇。
  就在接触她的唇的瞬间,我感觉到她的唇张开了,我闻到了如兰的气息,她的丁香便温润的在我的口中了。我只是轻轻的吮吸着这一瓣丁香,何等的香滑,我感觉丁香在蠕动,不觉我们的舌纠缠了,相互吮吸着。
  我的欲望渐渐的起来,我的手在她的后背上下抚摩着,滑向她的胸前,把她的身体抬正,我的手在她的胸前爱抚,她微喘了,用她的滑爽的手把我手紧按在她的胸前,我的掌心便有了一种柔软高耸的感觉。
  我的唇离开了她的唇,我的唇在往上探索,来到她的耳垂,我吸住那一个玲珑的耳垂,用舌尖轻轻舔吸着,慢慢的用我的唇遮盖她的耳,将舌尖进入她的耳里舔动,就在那一瞬间,我感觉到她剧烈的抖动一下,便开始呼吸急促起来,胸脯也随着呼吸在我的手心里上下涌动起来。
  我享受这欲望,用手解开她的上衣扣,隔着内衣抚摩着她的胸。也许是她的急急的喘息激发了我,我的手没有思索的就将她的紧身衣拉高,嚷她的酒红色的乳罩暴露在灯光里,我从后面解开罩扣,我就看见了2 粒浅红的如少女的乳头。
  我奇怪着说:" 你的乳头真的很漂亮,怎么象个小女生的样子。" 我在她的微笑里感到了一种微微的骄傲。乳头硬立着,很适合我的吮吸,我用唇把哪个美丽的乳头含在嘴里,不一刻,边放肆了,手把她的裤扣解了开来,她犹豫了一下……我感觉了她的犹豫,我的手也停顿了一下,在电光火石之间,我感觉到她用灌满了水似的眼睛迷离的看着我。在如波浪的眼神里,我分明感觉到一种渴望和微微拒绝的味道。
  灯光此时变的更加昏黄涩暗,一种情欲的空气剧烈的弥漫起来,我被这情欲的空气击中,在犹豫中,我决定去探索我本来就想知道的秘密。
  我的手指轻轻的用力……裤扣解开了,就在这时我清楚地听见了她的一声微微叹息和喘息,裤口也跟着呻吟了一声。
  我的背部忽然就象长了触角,刹那间就竖立了起来,我明显地感到自己在一瞬间变成了一头雄性的兽。
  裤子的拉练缓缓的向下划去……我的鼻孔变的敏感,清晰的闻见从那用丝质短裤包裹着的神秘之地散发出来的诱惑气味,这种气味如此熟悉,又如此陌生。
  那种气味顺着我的肺部迅速充满了我的身体,热热的顺着我的前胸象小腹涌动过去,让我变的硬立,变的膨胀起来。
  我微微的低下头,就着昏暗的灯光我竭力辩识那发出迷人气味的源地所在。
  我的左背上就软软的靠上来一团温热柔软的乳,使我的整个背部麻痒起来。她的双腿慢慢的分开了一点,哦,就是这一点,已经足够我的两根手指滑入了。
  我隔着丝的短裤在沟隙处,上下轻轻的揉磨着,移动着,挑逗着。渐渐的她的小腹往前并平挺了起来,我的手掌象在一片柔软的平地上了,我用整个手掌抚摩着平坦的小腹,不觉中滑下……丝质的短裤显然不能把她的柔软而又坚硬的毛毛完全隐藏起来,我隔着顺滑的短裤,感觉到一根根的毛发轻轻刺激我的手掌,那种隔着顺滑体验的毛发隔绊刺激我的神经末端。她的呼吸随着我的爱抚渐渐变的清晰和粗重起来,她的臀不安的扭动了一下。
  我被这扭动激励了,用一根手指轻轻地拉开丝质短裤与她的右腿根部的结合处,丝质的短裤的右边变象她的胯部以上滑去,与大腿根部结合的裤边顺着拉力嵌入了她的肉唇里。
  我的手掌微微抖动着,整个的按上了她的耻骨我耻骨下面的柔软处。手掌明显传来她双腿之间的丰满与柔软,传莱她的肉唇被短裤边隔开分裂的感觉,在她肉唇的开裂处,有湿热传来,我的手指就有了她的爱液。
  我用中指轻轻的触摸着她的右边的肉唇,她的毛毛根根粗砾,直观的刺激着我的感官,在粗砺的毛发下,竟是柔软的铺满白色的肉色和微暗的肉唇,我不禁咽下喉咙,用左手把她的短裤从右边整个拉向右边。
  她的整个阴部变暴露在灯光里,为寒的空气刺激了她,可能是凉意瞬间侵袭了她湿热的阴部,她抽搐了一下,便适应了。我感觉这时她拥着我的右肋骨处的手掌紧张了,抓住我的力气显然比刚才大了一点。
  迷人的缝隙和黑色的毛发就在我的注视里,我的目光好象也开始迷离起来,不好象更加清晰起来,我把手掌包围着她整个阴部,她肉唇缝隙里的湿热因为没有丝质短裤的阻挡,越发变的湿热。我的中指便顺着那股湿热滑入缝隙里。
  柔软的,甜蜜的,她的肉唇感觉象是去皮的荔枝,柔顺的就随着我进入的中指分开并接纳了我。我的中指在轻轻的进入着,不时的往外抽出,再滑入,再抽出,渐渐的便把整个中指送入了她的阴道底部,手指的感觉越来越热,爱液越来越多……她的喘息随着我的手指的抽动一下一下的粗重起来,抓着我右边肋骨处的手更加用力了,我明显的感觉到她的快意和越来越强烈的欲望。就用左手的食指的中指轻轻在我的右手掌中分开她的阴唇,顺势我的右手指与手掌结合处接触到了她的小巧阴蒂,我的手掌从右至左的运动起来,中指在她的阴道里面也转动着,中指和手掌结合的地方也随着我手掌的转动不停的刺激着她的阴蒂。
  这时,她的身体好象是更加绵软了,靠着我的背部的乳房处好象出汗发热的样子,让我的整个背部更加麻痒。
  中指渐渐的再她的阴道里用力了,由抽动变成了扣动,扣动着渐渐深入到她的最底部。
  啊,我在心里赞叹,她的阴道竟是如此的短窄、丰满、肉感十足,就象传说中的女人名器。想到这,我的手指停止了活动,我不能就这样浪费了,这样的名器不是用手指来享受的,它应该是由男人的生命之根来承受和享用的,我这样想着,中指便整个的抽出了她的温软的阴道,身体也跟着抬了起来。
  随着我身体的抬起,她的身体也直立了起来,不过,还是软软的靠在我的身上,抓着我右肋骨处的手掌也渐渐松开。我这样做不知道是残忍还是爱惜它,她的小腹才刚刚随着我手指的抽动挺立起来、臀部也刚刚绷紧,我的手指却离开了她的身体。我扭头看着她,她的脸色显然被刚才的激发变的红润了,喘息依然粗重。
  我就这样疼爱的看着她,她的眼睛就微张开了。我看见她眼神里的幽怨和骚动,渐渐的她的眼神却迷离了起来。
  我微微的转了身,搂着她的肩膀说:" 你的那里真的很好。" 我只能这样说了,因为名器的典故说起来要花很多的时间,接着我又对着她的耳朵说:" 你的那位离婚的先生真是可惜了,她不懂你竟然有这么好吗。" 我刚刚说完,她就嘤咛一声,贴上我的怀里,在微开的眼神里,用她的唇堵住我的唇……我的脑子里只有湿热,她阴道里的余温还残留在我的手指上,嘴唇里却又有了一股柔香,滑爽的把我的欲望重新点燃,我重又吮吸她的丁香,却也奇怪,那种性的欲望渐渐的熄灭下去,心中不仅升起一种湿湿的柔情,我开始用我的心去吮吸这温润的丁香了。
  昏暗依然包围着我们,空气变的清晰起来,那是一股从她身体上散发出来的香气,我心里微笑着想,过去的香妃可是这种味道?
  正陶然间,我感觉口中有中吸力,渐渐的把我的舌吸向她的口中,我感觉到了,那种混合着甜香的吸引力,如此柔顺,却又如此倔强,我想拒绝,因为我从来都是主宰。可是就在我的迷惑中,我却又欣喜的顺着那股吸力把我的舌滑向她的口中。
  我的血液再次涌了上来,呼吸顿时变的有点急促,在她迷醉的呻吟中,我感觉她嘴唇里的吮吸的力量越来越大,象只八爪鱼要把我拖入那黑暗的、令人沉沦的、无边无际的欲望海洋里。
  我感觉在欲望中挣扎,因为我的喘息极其的不顺畅,我调整着,渐渐的我变的精壮起来,那条尘根勃然硬立起来,就在那条尘根硬立的同时,我的双腿之间被她的小手覆盖了……无边无际的快感从我的双腿之间向上升腾着,我的呼吸终于又开始困难了起来,我终于挣脱了嘴唇,依靠在椅子的背上呼吸。她的抓着我右肋骨处的手开始活乏起来,我的意识很快的又转向我的下腹部,因为那里有更快乐的感觉在吸引着我。
  她的小手在我的裤子外面、双腿之间慢慢活动起来,我的欲望也从阴茎处一波一波的往上冲击,我只有闭上眼睛享受,因为我知道,更快乐就在不远处。
  拉练下滑的" 次次" 声让我睁开了眼睛,我微眯着眼睛,看着她的动作,我的拉练被完全拉开了,同时有一条鱼样的小手滑入我的拉练开口处,隔着我的短裤,我的阴茎就被她柔软的手围裹了。
  阴茎变的更加挺勃了,龟头甚至达到了短裤的上边缝,我感觉有点疼痛,就不自主的动了动我的臀。她感觉到了我的心意。把她放在右肋骨处的手放到了前面,我的拉练处就有了她的两只可爱小手。
  我不禁把臀向椅子边挪去,使我变成一种接近与躺着的姿势,可以让我更舒服的体会她即将给我的爱。
  我只是微开着双眼看着她,眼睛里有大半是她的发,我便微微把身体向一边歪去,这样我就可以看见她的双手和她双手下的我的阴茎处了。
  她把双手从拉练里拿了出来,用近乎滑动的手势轻轻解开我的皮带扣,顺势把我的裤边用双手按着,慢慢的往我的下面拉去。我就微抬了臀,裤子和短裤就滑了下来,停留在我的睾丸下。我的臀底落下,却接触到了冰凉的椅子,我激灵了抖动了一下身体,阴茎却被这冰凉刺激的越发挺立。
  她用左手用捧的动作把我的睾丸包围在手中,右手套握着我的阴茎,轻轻的撸动着,我感觉她的拇指停留在我的龟头上,触发我的敏感。渐渐的她把握着我的阴茎的手下阴毛处滑去并用轻力,使我的阴茎更加突出起来。
  这时她的头往下去了,我的肛门处不仅有了一种焦灼的感觉,我的臀不仅往上抬起,我知道,我的阴茎将迎接她的嘴唇了。
  温热的呼吸来了,我的龟头一下子变的潮湿起来,柔软的舌尖轻轻的接触到了我的龟头,我的快感立刻就弥漫了整个阴茎和整个身体。
  她只是用舌尖轻触一下我的龟头,便张开嘴唇把我的阴茎上半部分吮吸进去了。她的嘴唇里象一个湿热的吮吸器械,没有任何坚硬的痕迹,我不仅在心里叹息,她不会用牙齿伤害我的快感的。我的龟头的系带的沟槽里感觉她的舌头变的扁平,用她扁平的舌边来回刮弄着,那种刻骨的快感顺着我我的阴茎向我的肛门处穿过。
  她的口腔变的更加稠滑,我感觉她的唾液浸湿我的整条阴茎,她的头开始上下移动了,舌头灵巧的吮吸着我的阴茎。她握着我的睾丸的手也开始活动起来,轻轻的压磨着,好象要把我的精液压出。
  她的左手的中指向我的肛门处伸去,我不禁有挪动了身体,并把双腿分开了大了一点,她的左手中指便到了我的肛门,接着变轻轻用她修饰过的指甲开始刮弄了,之间夹杂着指头的磨揉。
  哦,我已经有些迷乱了,恍惚中,看见她的头上下动作大了起来,阴茎被她口腔里的舌头吮吸的力度也渐渐大了起来,我只觉得我整条阴茎上是她舌头柔软滑腻的吮吸,不时从肛门处也传来一阵阵快感,混合着让我向快乐的顶峰渐渐滑去。
  她的唾液少许少许的经过我的阴茎流向我的肛门,她揉磨着我的肛门的中指也变的滑润起来。我只能喘气了。
  我被她的吸弄快感从每个毛孔往外渗透,我的臀越发抬的高了,肛门就有了要收缩的感觉。这时我感觉她的吮吸慢了下来,可能她意识到我的快感,知道快感要来临了,有意识的放慢动作,让我平静一下,然后聚集力量冲击她。
  龟头上的马眼好象被什么触摸着,挑逗着,我清醒一下意识,哦,拿事的舌尖如蛇信一样在点舔着,快感再次上冲,我的臀在挺上的动作里加入了扭动,我的龟头与阴茎体结合的沟缝里,又有了被她吮吸的快感。
  我瞬时有了一种想要飞上云端,射出急流的感觉,我缩了臀,把她的脸用手轻轻抬起,我看见她迷乱的眼神了,嘴唇上的水痕让她的唇更加亮丽性感起来,我感觉她的呼吸急速,我激情的吻着她的唇,轻轻说道:" 我想射。"我只听见她低声说:" 我要你,放在我的嘴里。" 话说完,她的嘴又裹住我的阴茎吮吸了,她的右手也握着我的阴茎,随着她的唇的吮吸的节奏上下套动起来。
  我的意识又开始模糊起来,只有快感明显的从阴茎上传来,我就又把臀往上用力挺起,双腿分开了绷紧。她的吮吸越来越有力了,右手套动的力度也越来越大,几乎要把我的阴茎捏扁,她的做手中指也将指尖部压进我的肛门里伸缩着。
  那种快感终于来临了,在她的吮吸里、套动里、伸缩里,我的肛门先是微微抖动收缩了一下,就开始一下一下收缩了,随着我肛门的收缩,我的阴茎也火热的收缩着,精液随之喷发而出,一下一下的射入她的口中。
  我感觉她贴着我大腿面上的喉咙在上下吞咽着,收缩带来的感觉使我几乎没有了思想,一切凝固在那收缩中,我无助的胡乱爱抚着她的后背,却从她的后背上也传来抖动收缩的感觉,我不禁把她的身体紧紧的搂向怀里……茶社的灯光依然昏暗飘摇,那生动、体贴、美丽、放浪的女人呀也一直在我的思绪里飘摇着。
  「全文完」裂变(茶社续集)(上)汽车开的很快,却又很慢,司机和老板为了多赚一些钱,总是不停的开开停停,我也在这快慢相间的节奏中昏昏欲睡。
  可是,我的下体却一直处于一种酥麻的状态之中,因为昨天晚上在茶社的消魂,让我的身心产生了微醉的感觉,心里好象很平静,身体却一直处于这种亢奋的状态中。
  我以前很喜欢口交的,可每次对方给我的感觉总是不是很理想,和有的书上的描写总有出入,可是经过茶社的经历,我对这种性爱方式的感觉发生了质的改变。那种偷欢似的,包围着的,吮吸着的甜美感觉就这样伴随我度过了一夜,并且这种感觉也带到了第二天,并且是在车上,我依然能强烈的感受到那种蚀骨的快感。
  到了出差地的宾馆,我安顿下来之后,急忙把公事办完,因为这样我才能早点回家。可是当天是回不了了,我只有耐心的住下来,心里在琢磨着怎样给她信息,让她知道我真的很喜欢她,喜欢她为我做的一切。
  我想了很久,还是决定给她电话,反正她现在也是一个人,电话联系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我用手机拨通了她家里的电话,她好象已经睡下,蒙蒙胧胧就接了我的电话,她很惊奇我在外地出差,好象有点嗔怒的怪我怎么不告诉她,我微笑回答说,你难道不喜欢惊奇吗。
  接着说了一通无聊的废话,我就直接对她说,我想我在明天回来的时候首先先见到你,可能是因为我说的首先想见到她的原因,她只是简单的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我,我说了我回去的大约时间,并说了我会在某个宾馆等她。
  然后我挂了电话,便在非常不平静的状态之中昏昏睡去。
  回去的车好象开的很慢,我观察不到在回来行程中发生的一切有趣的事情,就在急切的心情中回到了我生活和居住并工作的地方。
  可能在这样的过程中我还有其他的想法,可我依稀只记得很想早点见到他,我没有回家,在宾馆开了房,给她去了电话,就开始静静的等待她的到来。
  早春的白天不是很长,我在黄昏时,听到了敲门的声音,在这不急不慢的敲门声中,我的心一下子变的潮湿,身体也随着变的僵直起来。不过我还是很快的开了门。
  此时,她就站在门外,咖啡的套装和紫色的衬衣,还是那么协调和令人迷醉的装束,我又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夏奈尔的香水味道。她微笑着把脸微红着,我在昏昏然中把她客气的拉了进来。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客气,又为什么要拉着她的手进来,只是感觉我这样做可能是感激她的到来,也表达了一种亲密。
  无语中,我静静的看着她,她也不时的用眼角看着我,那不是一种大胆的目光,可就是在这种欲说还休的眼光中,我感受到了一种成熟女人的味道,混合着夏奈尔的香味把我包裹着,我忽然的想,这种眼光是做作的还是自然的,可能是自然的成分多些,我打消了对她故意做作的想法,在她盼顾的目光中,我的心里忽然就有了一种火焰,那种突如其来的火焰激发着我,我轻轻的来到她的面前,扶着她肩,随身坐到她的身边,就感觉到了一种温热。
  我低声说:" 你想我吗?" 她浅笑了问我," 你想我了吗?" 我被这种纯情且带有挑逗意味的话语再次激发,我的心变的更加潮湿,还有一种微微颤抖的感觉,在这样的感觉里,我抱住了她,我没有回答她,只是轻的吻她的发。
  她微微的转过身来。用朦胧的目光看着我说:" 告诉我呀,你想我没有?" 我把她的头揽向怀里,轻轻的在她的耳边说:" 想了,好想。" 她叹息似的再问我," 你那里想我了?" 我的心潮湿的感觉好象被哄干了,有种激情荡漾起来,我依然轻轻把她的手握着放到我的胸口,说:" 心里想。" 接着握着她的手轻轻在我的身体上游走,到了小腹处,她的手迟疑了一下,我还是把她的手拖向了我的双腿之间,她的手立刻伸展了开来,软软的覆盖了那里,我再次在她的耳边轻轻说道:" 还有这里。" 宾馆的灯光刹那间变的昏黄迷离起来,我好象回到了茶社,激情在双腿之间串了上去,我的尘根就在她的手中勃发壮大起来。她还是用轻轻的幽怨的叹息回答了我,并用软软的手轻轻的握了一下那条尘根,随即变把手移开,用双手围绕了我的腰了,身体也侧转着紧贴了我。
  我的左肋被她的软挺的乳顶的麻酥了起来。床前灯的光柔柔的顺着她的脸舒缓的泻了过来,她的脸在昏黄的灯光里变的更加柔和,红唇如水湿了一般,润润的微开着,把脸面对了我。
  在暗红的唇色中,我的激情被一股柔情替代,我慢慢的移动我的脸,靠近她在灯光里愈发性感的脸,轻轻的用我的唇触碰了她的眉,滑过她的眼睛,在她的小巧挺翘的鼻子停留了,用湿热的舌顺着鼻翼舔着,在她的唇边,我呼吸到了一股如兰的气息,从她的唇里缕缕散发出来,我呼吸着,微微的嘴了,便把唇轻轻的盖着了她的红唇。
  我的舌尖滑入她的唇里,轻轻的在她的唇的内侧的逗弄,如兰的香味越来越重,忽然我就吮住了她的丁香,那是灵动的、滑爽的她的舌。我们的舌就这样交织了在一起,她的吸力也逐渐的大了起来,不时也进入我的口中,与我来回的吮吸着。
  在交织中,我感觉她搂着我腰的双手,渐渐的紧围了我,我闭上了眼睛,享受她的亲吻,感受她逐渐粗重的呼吸。我不仅用双手在她的柔软的后背上轻轻的抚摩着,滑过她的腰肢,顺着她突然往外隆起的臀上抚去。
  潮湿、迷离、混暗、甜香混合着喘息,一切都在暗示着我们并鼓励激荡着我们,双方的投入和没有顾忌的亲吻和抚摩,让她的身体和我的身体变的焦躁不安起来,在焦躁中她的身体变的柔软起来。
  我感觉已不能再等待了,因为我再她柔软的身体里分明感觉到了一种渴望。
  我的手滑上来,再她微微闭着的眼神里,褪去她的外衣。
  我用手抚摩着她裹着身体的丝质的衬衣,滑爽的感觉透过我的掌心传入我的心里,我的心也随着滑润了起来。
  丝质的衣服应该就是这样的女人穿的。我把她轻轻放倒在床上,我依然在亲吻着她,就着灯光,我的一条腿就放在了她的双腿之间,随着我的亲吻,我的腿贴近了她的双腿之间的最深处。我的膝盖腿面处分明感觉到她的双腿之间传来的湿热,我有变的激昂起来,双手就在激昂里把她的丝质的内衣褪了下去。
  呈现在我眼前的是鲜活生动的软体,在从头顶上方斜着照射过来的灯光把她身体的美妙一览无余的给了我兴奋的视觉,起伏的身躯上有隆起的乳、平坦的小腹、陷落下去的森谷和饱满有力的大腿,肉红色的乳头点缀着雪白的乳,茂盛的黑色覆盖着微突的耻骨和下陷的肉谷上,简单的黑色和肉红色以及象牙白,却给了我剧烈的视觉冲击。
  她的小腹在微微上下起伏,乳也跟着荡漾起来,红色的唇在灯光里变的有点紫色,让她裸露的身体随之性感起来。她微微张开的小嘴压抑着呼吸,我感觉她在掩饰欲望,正是这样的香艳,让我迅速的进入一种亢奋状态,我有了一种想吮吸、想抚摩、想进入的感觉。
  我对自己说,我要好好享受,我也知道,她一定会运用她的成熟和技巧让我快乐的。我对做爱有种理解,那就是要双方都投入和付出了,才会满足和快乐。
  我没有把她当作猎物,我只把她当作一个可爱的、灵动的、感性的、成熟的的女人靠近了。
  我的手轻轻抚过她的发,用拇指在她的眼帘上停留,随着我的触摸,她的脸靠近了我的手掌,好象在感觉我带给她的温情。手在轻轻移动,她的头也侧向我的手掌,红唇也微微张开了,把我的手掌用她火热的舌尖舔吸了,我看着她张开的红唇,感觉象盛开的性器,便把食指滑入了她的唇里。
  就在食指滑入的一瞬间,她用红唇裹了我的指,前后移动了吮吸。我被这剧烈的暗示刺激了性的敏感,尘根剧烈的勃动着,火热的感觉从小腹处升腾起来,我的另一只手就握住了她的乳。
  盈盈一握的乳,是我的最爱,那种太大的,我总觉得是做种或者是做鸡才有的,所以我爱怜的开始爱抚她的乳,我只是轻轻的在四周来回爱抚,肉红色的乳头也随着我的爱抚在左右上下的动着,随着我的抚摩,我感觉她身体也开始颤抖了起来,乳头变的涨大挺立起来,身体上的皮肤上也立起了一个个肉粒。
  我的头俯了下去,嗅吸着她的耳根,我又忽然迷醉在她从耳跟散发出来了香水里。我用湿润的舌尖轻轻的舔吸她的耳垂,她的头微微的移动了,好象是在感受和呼应我给她的快感。
  我深深的把头和唇埋进她的脖弯里,依然用舌尖在上下舔吸吮弄,渐渐我的头往她的胸滑过去,而她就随着我的滑动方向把乳顶了上去,在迎接我火热唇的到来。
  我用握着她乳的手,把她的乳头揉捏着更加挺立起来,我便用唇含住了她的乳头。硬立的、柔软的乳头在我的嘴里,被我用舌头吮吸着。我用双手把自己身体撑起,我的嘴唇不时的变换着位置吮吸她的双乳。
  在我的吮吸里,我感觉她很喜欢我这样做,她的呼吸开始粗重起来,不过还是有点压抑,渐渐的她的身体摆动了起来,她的手指滑上赤裸的上身,用修剪过了指甲不断刮弄我的乳头,电流般的感觉就在乳头处荡漾了开来。
  (中)我不禁在电流一般的感觉中把身体从胸脯处往上弓了起来,很快的我又伏下身体,感受她的指甲和指肚从我的乳头上带来的快乐。在起起伏伏中,我的性感一次被一次往上抬高。
  我赞叹她的手法,也赞叹她的技巧和善解人意,她不仅是一个美丽的女人,更是一个很好的对手,在相互的逗弄中,我们都向征服对方,都想挑逗对方,我们在去极乐天堂的路上,不厌其烦相互爱抚着。
  指甲在下滑,我的小腹上有了温热的手掌,她柔软的手掌在小腹上来回的爱抚,渐渐地她的手掌变的火热起来,我的身体也随着小腹的火热开始变的有力起来,我在期待着她的手,去抚摩我的尘根,焚心的感觉从我的双腿之间折磨着我的大脑和意识。
  她在漫漫的爱抚着,手却不往下,她知道故意的停留会带给我更多的期待和无穷的欲望。在我的期望中,我的臀开始往她手掌的方向挺去。
  在她用手掌隔着我的短裤抚上我的尘根的瞬间,我向被什么尖锐的东西击中了一般,我不仅快乐的呻吟了起来,臀也随着她手掌的抚摩轻轻摆动起来。火的热、急的喘、娇的吟和黄的灯光,侵袭着我们的感官,一切都在模糊的状态中,意识和欲望却又是那么清晰。
  我不能忍受她的手掌和娇吟给我带来的强烈渴望,我的尘根摆脱了她,她的手迷茫的停留的空中,好象在问自己做错了什么让我就这样离开她的爱抚。我没有解释,我的身体却向下移动,嘴唇也悄悄的往她的身体下面滑落。
  她就意识到我要做什么了,也轻轻的把手臂摆落在了洁白的床单上,好象是平静的等待我更多的触碰,我却在她剧烈起伏的小腹和乳波中感受到了她内心的强烈动荡。
  我的唇停留在她的小腹上,我的双手停留在她的髋骨处,用拇指轻按她小腹在髋骨处的内陷,我的舌在她的小腹上来回的吮吸着,用舌尖轻轻的舔吸她的脐眼。
  在我不断移动头部的间隙,我的下巴不断地接触了她的耻骨和硬而柔软的毛发。很快她的臀不安的扭动起来,虽然只是压抑着的浅摆,我却从她的摆动中呼吸到了从她双腿之间发出来的女人气味。
  我刻意的在她的小腹上多停留了一会,确实,平坦柔嫩的小腹也吸引我的感觉。
  我的右手离开了她的髋骨,渐渐滑过她饱满的大腿,往她柔嫩的大腿内侧滑去,是默契还是她已经有了长久的期待,在我手的滑动中,她的双腿分开了,我体味着她的配合与成熟,手却只是在她的大腿内侧抚摩着而不接触她的性器。
  从我身体接触她部位中,我感觉她身体在微微抖动着,皮肤上肉粒也一棵棵立起。她的身体有了往下、要让我的手可以接触到她性器的意思了,我却顺着她的下滑,继续把手停留在原来的部位,她可能感觉到了我的逗弄,只把身体往上微微顶起。
  在昏黄的灯光里,她的耻骨处刹那间就变的突出动人起来,黑的毛也好象根根竖立了起来,我被这香艳感动了,被这香艳指引着分开她的双腿,在斜射过来的灯光里,她的阴部浅藏在黑的阴影里,愈发神秘的吸引着我。
  我用双手把她的大腿内侧的丰满的皮肉向两边分去,黑影里的毛发接触到了我的手指,在我的分开中,我终于看见了她红紫的唇肉和微微突起的阴蒂。
  就在我分开的瞬间,她好象害羞似的把整个阴部收缩了一下,红的阴唇随着着不经意的收缩也开合了一下。我在她沾着水光的阴唇的开合中,好象看见了是她殷红的嘴唇的蠕动,我便不顾一切的吻上了她的整个阴部。
  就在我嘴唇接触到她的阴部的同时,我清晰的听到了她的一声叹息,也清晰的感觉到她的身体很大的抖动了一下。而我却在她的叹息和抖动里平静了下来,我准备享用这美丽的身体盛宴。
  我的整条舌覆盖她的微微张开的阴唇处,舌的上方有她突起的阴蒂,舌的中部有她勃起的阴唇和迷人肉口,舌的两边有她粗砾的阴毛。我的舌开始蠕动了,随着我的蠕动,她的整个臀也微微蠕动起来。
  她的女人气味就在她的蠕动里,从她的肉口里强烈的散发出来,刺激我的神经,我的舌尖轻轻的滑入他的肉口里,我的舌根开始用力顶起,再软软收回,在我的进出中,我的舌明显的感觉到她的阴毛在刮弄着我的舌的两侧。
  我的唾液混合着她阴唇里渗出的爱液,粘满了她的整个阴部和我的下巴,爱液滑落,沾湿了我的指头,也湿润了她的菊花一样的肛门。在我的吮吸里,我的食指和着爱液轻轻的逗弄她的菊门。也许她的菊门没有被接触过,我的手指感觉到了她的紧缩,不过很快她就适应下来,菊门也放松了下来,接受我的爱抚。
  我的嘴唇渐渐往上,用唇吸住了她的阴蒂,她的阴蒂在我唇的吮吸里,勃立在我的唇里,我的舌贴上它,轻轻的挤压它……并不时的用舌尖去挑逗着她的阴蒂,她的呻吟声变的大了起来,在我的吮吸里,她的耻骨和臀更用力的往上顶着了。
  舌尖的挑逗变成了单纯的吮吸,我用舌头裹围着她的阴蒂吮吸了,吮吸的力量渐渐的大了起来,我的舌尖也一下一下的刺激着她的阴蒂,就在我一下一下的刺激中,我贴着她肉口的下巴感觉道里面的越来越火热起来,爱抚菊门的手指也感觉她的菊门在随着我舌尖刺激阴蒂的节奏里收缩着。
  我知道我该停止了,我不能这样让她就到达快乐的顶峰,我要感受她的狂野和强烈的欲望和温暖的摇动。我的唇离开了她的阴蒂,用舌尖在她的阴唇两侧上下舔吸着。强烈的欲望离开了她,她的呻吟和呼吸也小了许多,顶着臀又落象了床单上。
  我感觉到了她微微平静了一点,就用双手把她的双腿分开推向乳,我的身体也随之直立了起来,我在身体的直立中,看见了她的双眼迷惑的看了我一下,就立刻微闭了起来,她的鼻依然在快速的张合着。
  她的阴部变得清晰了,阴蒂已经偷偷露出了粉红的皮肤,阴唇也殷红的展开着,黑色的阴毛浓密的分布在四周,因为粘湿了爱液而变的光泽起来,暗红的菊门这时也收缩了起来。
  我低下头,用我的鼻敏锐的呼吸她肉口里散发的气味。在呼吸里,我的舌重新贴上了她的阴部,这次她没有抖动,我却只在她阴部做了短暂的停留,便用舌尖轻轻的舔弄了她会阴处,这时她的双手默契的拉住自己的膝盖弯处,以让我不吃力的吮吸她。
  我的唇开始移动了,舌尖一下子来到她的菊门上,这时我又感觉到她的眼睛睁开了一下又合了起来。在她菊门处的舌尖感觉她的菊门连着抖动了几下,我的舌尖就轻轻舔弄了她的菊门,渐渐的舌尖进入了一点。
  她依然在压抑她的快乐,不过她的菊门却渐渐放松了下来,我用手分开她的股,舌尖就进入她的菊门许多,我的舌根开始用力,舌头变成一条直线,舌尖在努力的进入着,渐渐的我开始来回的收缩我的舌头了。
  而她的呻吟也开始大了起来,呼吸越来越重,臀也在空中扭动起来,不过扭动的幅度很小,可能她是在享受自己的菊门传来的快乐吧。
  (下)我用舌头的根部不断的用力,带动我尖起的舌尖在她逐渐张开的菊门里,细致的探索着,来回转动着,把快乐传递给她。看着她兴奋莫名的样子,我又一次成了一头兽。
  我的手指渐渐挪到她的耻骨处,慢慢的往下,我这时把舌头从她的菊门处移动到她的耻骨,快速的吮吸了我的手指,就又回到她的菊门继续制造着快乐。我的手指因为我刚才的吮吸,有了我的唾液而变得湿润。她的阴蒂需要润滑的指头接触按摩,于是我的手指也开始轻轻的揉弄起来她已经微微勃起的阴蒂。
  开始是温柔的按摩,渐渐的我加了点力气。在我的手指的揉磨中,我在她菊门里的舌尖感觉到她的一阵阵收缩,快乐感染了我,我的舌尖用力的转动,手指在柔润的按摩她的阴蒂,这时她的摆动好象剧烈起来,小腹在用力,她的手臂交叉在胸前,雪白的大腿也开始用力。我知道那一刻即将来临,我配合她的狂热,继续我的吮吸和揉磨。
  呻吟声声,用力阵阵,在她最后剧烈的摆动中,我的舌尖终于被一次次用力的收缩夹紧。也就是起先的4 、5下收缩,一次接着一次,到了后来,收缩变的间隔时间长了一些,那好象是无力的最后挣扎,不过,这时的收缩所给她带来的快感是无与伦比的,我不仅感觉到她的菊门在收缩,而整个身体也随着菊门的收缩,在一下一下剧烈的震动着。
  时光好象停滞了一般,高潮过后的寂静是她软棉下来的身体在上下呼吸的样子。我爱怜的看着她,把她的身体完全放在了洁白的床单上,我滑过身侧,轻轻的躺在她的身边,手掌来到了她的乳房上,轻轻的爱抚着,用我的唇轻轻接触舔吸她的耳垂,吐着热气轻声问她:" 舒服吗?" 她慵懒的点点头,回过身来,搂着了我的肩膀。我的嘴唇上立刻有了她散发香热的嘴唇,她忘情的吮吸我,丁香点点进入我的口中,我吮吸着,感觉着,渐渐,我的吮吸被她夺去,她开始吮吸我了。
  我在她温热爽滑的口中融化了舌头,融化了意识,融化了身体。我的身体也变的无力起来。在我不清醒的意识中,我感觉她的唇离开了我的唇。我的下巴上有了她的唇吸。
  我体验着,只感觉到她的柔润的舌头轻轻的往我的胸脯滑去,她的身体半撑着,唇来到了我的乳头处。哦,开始吮吸我了,我的乳头变的敏感起来,整个人的意识也清晰起来,我感觉到从我的乳头上传来的快乐,坚硬的牙齿在轻咬,我的身体有点颤抖,在我的颤抖里,她的舌头又温润的贴上我的乳头,刺激与温柔交织,我没有来得及快乐,就被更大的快乐抬起。
  我的乳头被她用力吮吸在了嘴唇里,我感觉到她柔润的舌头在吮吸中舔逗着我。而就在此时,我的短裤的的上边缝有了她伸直的四只手指,她的手指滑入我的短裤里,把我的短裤往下面脱去,我配合着,自己伸出腿来,短裤就挂在我的另外一条腿上。我的小腹上便又有了她绵软的手掌。
  手掌在轻轻爱抚我,我的小腹有了一团火焰,燃烧着往尘根而去。尘根直立了起来。我感觉到她的手滑向尘根。
  就在她握住我尘根的瞬间,我们都轻轻的" 哦" 了一声,我是在叹息她的手掌给我带来的女人味道,她的叹息也许是惊奇我的勃大和坚硬吧。
  在她手掌轻轻用力的蠕动里,我感觉空气稀薄起来,我的身体也随着她手掌的蠕动而扭动了起来。我的乳头忽然变的清凉起来,她的唇离开了我的乳头,嘴唇向下滑去,她的身体也离开我的身体,她轻轻的趴在了我的两腿之间。
  温热的唇就这样吮吸住了我的尘根,我激情的跳动了一下肛门,我的尘根被湿热包围着,我在茶社的感觉又回到了我的身体上,她的舌头包裹着我的整条阴茎,好象是在吮吸着裹动,我在狂热的快感中,抬头看她,她的头在微微上下移动了,黑的发也在上下飘动。
  她的头抬高,我的阴茎的下部分便清凉,而在低下头的同时,又有了温热。
  在清凉与温热的交替刺激下,我开始微微呻吟起来。她的舌尖尖细了起来,轻轻的在点动我龟头上的马眼,细心的舔逗,我享受着,忽儿,我的系带处又迎来了她的舌头的吮动。那种在系带处传来的快感剧烈刺激我的感官,我不竟挺动了身体。阴茎好象又顶着她柔软的喉咙,我的快感一下子就到了极致一般。
  她的头离开我的阴茎,深深的向我的臀部下埋去,我正疑惑她的举动,我的肛门上就有了她的舌尖。我立刻意识到,她在回报我,我的肛门上立刻有了穿透心扉的快感,我的阴茎挺向空中,勃勃而动。
  手掌在她的舔吸中,重新握住我的阴茎揉动起来,我的全身都有了一种要爆炸的感觉。我已经不能忍受这痛苦着的快乐,我的全身忽然有了巨大的力量。
  我坐了起来,把她抱放平躺在床上,轻轻的分开她的腿,腿向她的乳房。我用手握着勃起的火热阴茎,用发亮的龟头,在她不是很肥厚的阴唇上摩擦着。龟头上很快就有个她的爱液,我趴了下去,看着她的眼睛,她眯着也看着我,她的嘴唇在微微张开着,好想屏住了呼吸,等待着我的进入。
  我吮吸了她美丽的红唇,问她:" 要我吗?" 她娇羞的点了头。我不想就这样给她,便又说:" 你说出来,要我吗?" 她微闭了眼睛,睫毛抖动了,说:" 要!" 我说:" 要我什么?" 她轻轻的捶了我的后背,不说话,却把臀部向上顶来,手也跟着滑了下去,按着我的臀了。
  我的阴茎底部接触着她的阴唇,在磨动她的阴唇,龟头也不时的接触到她的阴蒂,她急切了起来,开始用力的按我的臀。我知道不能继续逗她了,便停下斜上斜下的动作,用感觉把我的阴茎顶着她张开的阴唇,接触到她的湿热的肉口。
  我的臀忽然的用力了,阴茎快速的进入她的阴道里。她" 哦" 一声,弓起了身体感受我的进入。
  我在进入的刹那间,停住了进入的动作,我的阴茎立刻被火热顺滑的阴道包围,龟头居然顶到了最里面。我的心在呻吟,我细微的感受她的阴道给我带来的一切感受,她的阴道果真如此的短窄,让我的龟头毫不费力的顶到了最里面。我的阴茎的四周和龟头都有了火热顺滑的感觉。
  我禁不住低头对她说:" 你知道古代有』名器』一说吗?" 她摇了头。我说:" 你的就是,让男人的阴茎充分享受你的阴道和包围,短窄就是名器。" 她红了脸说:" 好好要我,好吗?" 我点了头,下面在她阴道里的阴茎就开始慢慢的抽动起来。她的臀部也轻轻扭动配合起来,好象我们彼此很熟悉,她的配合让我如此的感觉到她的成熟和娴熟的技巧,真是小女人不能所比较的。
  她的手掌左右扶着我的腰,臀部也离开了床,随着我的抽动而挺送。我腰部的动作越来越大,阴茎也随着狂热的抽动起来,这时,她停止了摆动,完全享受我的冲击。
  我转动着抽插,她的爱液越来越多,以至与我的阴毛也沾湿纠集了起来,我的耻骨撞击着她的耻骨和阴蒂,她没有肤浅女人的大声叫喊,只是压抑的呻吟,并且越来越重。在她粗重的呻吟中,她的手指嵌入我的皮肤,我感到甜蜜的刺痛,她接近顶峰了。
  我忽然抽出阴茎,离开她的阴道,她张了眼,疑惑的看我,我只是心里想,我还要好好的享用,不能让她这么快就去高潮。我的头来到她的双腿之间,又开始新一轮的吮吸,她的呼吸由粗重变的平静,渐渐的在我吮吸的快感里,又开始粗重起来。
  我转过了她的身体,让她跪伏着,我在后面把火热的阴茎重新插入她的身体里面,她渐渐的疯狂起来,不要我用手用力把她的臀部往后拉,就自己前后顶动起来,她肥白的臀敲击我的小腹,发出啪啪的声响……我需要她全身的温热,在这样的意识的指示下,我又把她的身体平放在了床上,双腿分开,我的双腿压着她的双腿,阴茎紧密的和她的阴道结合在一起,我的身体在她的身体上前后耸动着,耻骨紧紧的压着摩擦她的耻骨,她的身体在我耸动中,变的笔直起来,我感觉到她的全身在用力,小腹深陷了下去,臀部望上顶着我的冲击。
  我快速有力的转动着冲击她,在我的抽动里,我感觉她终于叫出了声,身体也随之剧烈的抖动起来,我停止了,阴茎就感觉到她阴道传来的激烈收缩。收缩刺激我又开始抽动,终于我在迷失的狂乱中,射在了她依然火热的阴道里。
  ……我们相拥着,我呼吸她的湿热的香味,身体的裂变把我又带到了茶社,带到了以前在工作中端庄成熟的她的面容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