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情感  »  后庭失贞

后庭失贞

添加:2018-04-12来源:伊人在线影院人气:加载中

(为防止域名被和谐请及时收藏发布页)   一早,PAUL穿戴整齐把我叫起来。  「要干嘛?」我问。  「当然是去上课压。」PAUL理所当然的回答。但PAUL却是抓我去上他的课。
(为防止域名被和谐请及时收藏发布页)

  一早,PAUL穿戴整齐把我叫起来。
  「要干嘛?」我问。
  「当然是去上课压。」PAUL理所当然的回答。但PAUL却是抓我去上他的课。
  故意选边边角角的位置。刚开学,大家都缺课缺的蛮严重的,所以最後面又最旁边的位置根本没人要坐。PAUL上的全是大一共通科目,随便一堂课都至少在一百人上下。关着灯放着幻灯片,老师的声音毫无起伏的传来,有些学生拿了讲义便走,有的人打瞌睡,剩下些用功的学生拼命的写着笔记。没人注意到我正蹲在地上帮PAUL口交。
  位置很窄,又不敢大动作,所以再怎样舔弄,持久的PAUL也不会射出来。他只是要享受刺激的感觉罢了。
  「第一天上课就可以在新的学校干这种事情,真爽!」他摸着我的头发。看来他和MAY也这样玩过。
  有一堂近四百人的共通世界史,後面四五排都没人坐,aaPAUL要我面对面的坐到他的身上,上课用的椅子是前面有个可以活动折起来的小小桌面。收起台面,空位变的很大,PAUL用外套盖着我,我则拼命的往右侧靠墙的这边压低我的身子。远远看去我大概只比前面一排的椅子高出不了多少。更何况斜坡式的座位,越後面越高,前面的往後看是看不到什麽的。
  这样的摇动,PAUL只会硬却不会射,两个钟头的课我上的快死了。快要下课前,PAUL便拉着我跑进厕所。这间四百人的教室外只有一间男女共用连残障都可以方便出入的大厕所,平时几乎没有人,因为没有上课的时候这边是不会有人经过的。一旦下课便人声鼎沸,但匆匆十分钟的休息时间过去後便又安静无声。
  我扶着马桶边为残障人士安装的浮手,PAUL就从後面干我,就快下课了,外面渐渐脚步声多了起来。开始有人敲门,PAUL就会硬逼着我说「有人。」还一边用力的干我。如果是女生,PAUL就会说「里面有人在拉屎。」最後他故意射在马桶盖上才满意的离开。
  终於上完一整天的性爱课程,PAUL跟我说「你表现的超像个荡妇的,很棒。」吃过晚餐後,我疲惫的回家,赶忙冲去浴室洗澡,试图洗去浑身因紧张而留下的汗味和平抚极度刺激的神经。当我打开浴室大门,令我最害怕的事情居然发生了。顾不得身上只包着浴巾便冲到PAUL身边。
  PAUL开着MSN和我男朋友在视讯,我敢忙走过去「PAUL你在干什麽?为什麽我男朋友的视讯会显示在萤幕上?」「放心,我跟他说你的视讯坏了,他看不到我啦!」之前还没跟PAUL发生关系的时候,有跟PAUL提过我远在西雅图念书的男朋友RAY,正因为我男朋友MSN的昵称就是用RAY,所以当他敲我MSN的时候,才被正在用网路的PAUL看见。
  我看他假装是我和RAY的聊天内容。
  「宝贝,我想死你了。」「你平常不会这样讲话的ㄋㄟ!」RAY丢出一个挑起眉毛质疑的娃娃脸。
  「ㄟ~因为我好久没听到你的声音了呀!对不起唷,这几天我都不在家,所以你的电话我都没接到,你一定很生气吧!」没想到,PAUL不只会安抚女人,也很会哄男人。
  「那你去哪里了?」RAY加上一个生气的脸。
  PAUL看着我「说我去TINA家画迎新活动的海报,连续两天没睡了,连课也没去上。TINA家的长途电话被他妈妈锁住了,所以打不出来。」透过视讯,看得出RAY的表情有点不爽「下次别这样,两天找不到人影,会担心的。」算是解决了我闹失踪的问题。
  「我想跟你网爱。」天哪!PAUL真的会害死我了。
  「你真的发神经唷!你视讯坏了我又看不到你!」RAY一副我在开玩笑的样子。
  可是PAUL却是很认真的。
  「你把裤子脱掉,我要看你的大肉棒自慰。」PAUL打完这几个字,便拉着我坐在他身上,.他抓起我的手要我自己打字。不知道该说什麽,「跟我网爱,还不如电爱好了。好不好?我还没试过跟你电爱呢!」RAY传来这样的讯息。
  来不及回应,电话声响起,是RAY.
  「你要是不去接电话,我就去接电话了唷!」PAUL说。
  我不情愿地拿起电话,这或许是这辈子第一次我最不想听到RAY声音的时候。
  有了这个好筹码,PAUL简直是为所欲为。
  他轻轻地在我耳边说「今天我要干你的屁眼。」「你今天怎麽啦!我才刚去西雅图几个星期你就这麽不甘寂寞了唷!」传来RAY一贯温和的声音。我好想哭。
  「我好想你,我不敢想像你不在我身边的日子。」声音开始哽噎。
  「乖,不许哭唷,你再哭,就不跟你爱爱了。」我一点都不想爱爱,我只想抱着你,RAY.
  PAUL不高兴了「喂!我不是要听你们两个谈情说爱唷。」我只好认真想怎样让RAY跟我电爱。
  「RAY,我想念你的拥抱,你的亲吻,你的手指,真的好想。」「还有呢?」「还有你的棒棒,」PAUL迫不及待的开始玩弄我的小穴,小声的说着「你说说看你男朋友平常都怎麽干你?」「还有你每次都会舔人家的小荳荳,舔的我好痒好想要唷!,然後你就会拿弟弟磨着妹妹,要人家求你给我,嗯嗯,嗯嗯。」PAUL揉的我的阴蒂好舒服,意外的有种被RAY触碰的感觉,很自然的令我淫叫起来。RAY的语气也开始有点兴奋,透过视讯,我看到他不输给PAUL的阳具昂然挺立着。
  「哇靠,原来你男人也不小压!你果然胃口也不小吧!」PAUL两手穿越我的腋下,左手拎起我的阴户上缘,让阴蒂明显的暴露出来,右手摩擦着阴蒂的四周。
  「你喜欢左边一点,还是右边一点?」PAUL问。
  我拿着他的手摩擦起我阴蒂的右侧,这边是我喜欢的地方。RAY也很清楚。
  「RAY,我好想你用力的干我唷!一边磨着我的阴蒂,一边插入,啊啊,」「我还不想给你,我要你舔弄你的手指然後插进你的小穴,」RAY慢慢的也抓住了电爱的诀窍,就看他的右手快速的套弄着他的阳具。
  「放了几根手指进去?」PAUL居然开了电话里的扩音功能,这样他便可以听到RAY的声音。可是相对的,PAUL也不可以发出声音来,因为RAY也听的到我这边的一动一静。
  「咦,声音怎麽糊糊的?」RAY很快的发现。
  「嗯,因为我要慰慰,不想用手拿着话筒。」情急之下,说谎的能力真的变的很强。
  「喔!那你已经把手指插到穴里了吗?」「对呀!我插了两根进去。」只不过插入的是PAUL的手指头,双腿跨坐在PAUL的大腿上,我的淫水已经满溢出来,弄得PAUL的大腿也湿了一片。
  「我好想看你潮吹唷!看你阴道不断夹紧,水一股一股的喷出来,喷在我的弟弟上面,」「RAY,RAY,我想你干我。」我疯狂的喊着RAY,只有这样我才有不是在被PAUL奸淫的感觉。而PAUL将我的臀部微微抬起,噗嗤的用力插入,我忍不住淫叫了出来,随着PAUL上下抖动的大腿,我喘气淫荡的叫着。
  PAUL说「你看,现在两个男人都在干你耶!很爽吧!一前一後的唷!」啊啊啊啊~我摇晃着臀部,渴望更多更多的抽插,我抓着PAUL的手指揉搓着阴蒂,自己猛力的捏着揉着乳房,忘情疯狂的喊着RAY的名字,这一切都不是真的,我深深地陷入情慾的感官漩涡里。奋力上下做着活塞运动,PAUL只是有巨大阴茎的按摩棒,我停不下来,啊,啊,.
  「你到了吗?」RAY喘息的问。
  RAY的声音好性感,我好想让他咬着我的耳垂,轻轻喘息。光是声音就让我酥麻难耐,骚穴痕痒不止。
  「快了,我快吹出来了,我好想吹给你看,吹的你满脸,满身,弟弟上面,啊啊,好舒服,干的我好爽。RAY,」「我也干你的妹妹干的好爽。LIN,好爱你,」啊,听到这句话,我高潮了,热辣辣的阴水,喷洒在PAUL坚实的老二上,在我阴道用力的收缩挤压下PAUL的大老二滑了出来。
  PAUL猛的一扑把我往前推倒,将我的双手反翦在背後,软绵绵的胸部紧紧的压迫着桌面,电话仅仅隔着连我鼻息都清楚可闻的距离。
  PAUL用手指在肛门四周碰触着紧闭的阔约肌,慢慢插入他的手指轻轻滑动,并用剩余的手指沾染着淫水旋转着,抠挖着从来没有人探索的禁区。拿起巨大的老二不停的在我後庭上兜圈,我紧张的将肛门收缩着拒绝他更深的插入,陡然间他将沾满我黏稠爱液的大鸡巴,恶狠狠的送入我的屁眼,撕裂的痛楚,我大声惨叫。
  「你到了吗?啊啊,」远端传来RAY到达高潮的声音,乳白色的液体,从他手缝中冒了出来。
  「SHIT,流了出来了,LIN,对不起唷,我先去清理一下,等一下我再CALL你。」我敢忙忍着痛说「RAY,不要啦!我有点累,你去清理,我要去睡觉了。晚安噜!」「嗯嗯,那你先去休息,爱你唷,掰掰。」他关掉视讯挂了电话。
  「吼!竟然自己决定把电话挂掉,我要好好惩罚你,你这个小贱货。」PAUL批哩啪啦的抽打我的肉臀,烙印出一条条红色的指印。双手紧夹肥臀的两瓣让菊洞更紧合密实,然後用力抽插着我的屁眼,顶到比抽插阴道更深更深的直肠内。强烈的摩擦引起烈火般的灼烧感。
  「啊啊!好痛啦!不要这样,快放过我啦!呜呜呜呜呜呜,」「干!刚刚帮你和RAY做了一场爱,自己爽到了,现在该你回报我了,机机歪歪的,欠揍唷!刚刚不是自己摇的很爽,还一直狂叫RAY吗?嘿嘿,把我当成是RAY的替身唷?看你的RAY怎样干爆你的屁眼。」PAUL话语虽凶狠,但下面的小弟弟更是凶狠的抽动。
  「你要干死我了啦!」我痛的快疯了,又长又粗的老二卡在紧闭的屁眼里,不管如何猛烈的撞击或是拔出,龟头卡在扩约肌内,就是不会掉出来。而不管我怎样苦苦哀求,哭泣哀嚎,对PAUL来说,都是令他更凶残的助兴器。一路抽插到底,勾着直肠黏膜,扯的我肝肠寸断。
  PAUL像帮小孩把尿的方式,把我大字M型的举起来,提着肥臀上上下下甩动,卡死的阴茎深深随着自由落体的重力,毫无保留的奸淫我的後庭,菊洞在老二的抽插下牵引的外翻。在厕所的镜子前,PAUL要我好好欣赏他一边用手指随性而猛烈的抠挖我的小穴并同时将老二狂力塞入屁眼的画面,我的两个穴里都充斥着会蠕动的硬物。「你看,我隔着阴道壁,可以摸到抽动的老二耶!」痛的感觉渐渐麻痹成一种奇异的感觉。我被干的口水眼泪都飙了出来。
  啊啊,好淫荡,不要,.
  「干!你这个淫乱的女人,在RAY面前被我干,现在还爽到口水都滴了出来,RAY一定不知道你是这样的贱货。」PAUL老牛推车的将我推着绕着房间走,只不过他的棒棒是插在我的屁眼里。我双腿终於站不住的发抖着,最後PAUL用力地把老二拔出来,龟头几乎以最残忍的方式撕裂了扩约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不顾一切疯狂的惨叫,.
  PAUL把刚拔出来的肮脏老二塞入我的嘴里,要我舔食乾净。带着微微粪便的味道和沾染破裂阔约肌的血,令人恶心的想吐。一种无处可逃的恐惧感充斥着全身,停止思考的脑袋只剩下动物性的反应,照着PAUL的指令而举动。抓着我的头,狂乱的抽插我的嘴,快要窒息的死亡感。
  PAUL将沾满口水的老二送进阴道里做最後的冲刺。在我俩交合处的地板,湿的积了一滩水,那是我的淫水,噗噗的流下。
  PAUL大声一叫,全部射了进来。他躺在我高高翘起的屁股上,却不肯离开我的身体。我只能任由他躺着无力反应,渐渐地阴道感受着他逐渐软小的阳具却还在高潮残余後不自主的收缩着,突然间他死抓着我的臀部用力的尿尿。
  啊啊啊~一股热烧烧又猛烈的热流灌入我的花心。我昏死过去。
  隔天清醒时,PAUL已经不见了,他似乎并没有像我想像的拍摄我的裸露照片藉此威胁我,或许他觉得被他上过的女人对他都无法抗拒吧!单单收了收属於他的东西离开了我家及一张写着谢谢你的招待的纸条。
  对着镜子审视我的身体,PAUL在我的肩膀,乳房上留下许多密密的咬痕和吻痕,臀部上也有略略的淤清,身体的痛楚还在,哭肿的眼睛,这所有的一切都不只是恶梦,而是真实的存在。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