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情感  »  丈夫和其他女人上床,我的報復上

丈夫和其他女人上床,我的報復上

添加:2018-04-12来源:伊人在线影院人气:加载中

(为防止域名被和谐请及时收藏发布页)   我弓着身,双手撑着墙壁,身後的男人扶住我的要,不断地将他的粗大在我的花穴内抽插。  一阵悦耳的铃声传来。这个是妹妹的专属铃声。我心底一
(为防止域名被和谐请及时收藏发布页)

  我弓着身,双手撑着墙壁,身後的男人扶住我的要,不断地将他的粗大在我的花穴内抽插。
  一阵悦耳的铃声传来。这个是妹妹的专属铃声。我心底一惊,花穴开始更快速的收缩。
  「妖精,你想弄死我吗!」身後男人粗吼一声,加快了他抽插的速度。
  「妖精,为什麽怎麽弄,你永远这麽紧,还这麽敏感……」男人的声音在欢爱的过程中尤为性感。
  我的手几乎撑不住墙壁,吞咽着就快流出的口水,我说:「嗯……是你太会弄了……插得好舒服……下面都是水……嗯啊啊……轻点……我会死的……霄,不要这麽用力……嗯嗯……啊……」「说你是荡妇……你勾引我……」
  「我是荡妇……我不要脸……嗯……勾引亲妹妹的男朋友……啊啊……」我说着淫荡的话,并且在文宇霄重重地几下捣弄後,喷出一堆花液,喷洒在他紫红色的肉棒上。
  霄的肉棒突然抽出我的身体,一阵空虚向我袭来。我转头妩媚地看着他。他却把手机递给我,并在我反应过来前,按下了接听键。
  「姐姐,你怎麽半天不接电话啊?」妹妹欢快的声音立即传了过来。
  我一下愣住不知道该怎麽回答。
  「嗯!」没想到这时候霄却突然再次把灼热的肉棒插进我的小穴。
  「姐,你怎麽了?」
  「没……没什麽……」我的双手还是撑着墙壁,是霄帮我拿着手机。他的另外一只手却邪恶地抚在我的乳房上,或轻或重地揉捏。
  我咬着嘴唇,尽力阻止欲发的呻吟。
  「姐,我明天要和霄哥哥约会,你说我该穿什麽好?」「嗯……我……不知道。你穿什麽……都好看……」「姐,你好像很累?怎麽了吗?」「没什麽啊……就是正在……做运动……」听见我的话,霄明显更加兴奋了。
  我和他肉体撞击的「啪啪」声也更加清晰可闻。
  「姐你知道吗,霄哥哥今天向我求婚了。」凌媚兴奋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我真的好喜欢霄哥哥哦!啊……这件衣服好漂亮!既然姐姐正在运动,我就先挂了。」正在挑衣服的妹妹挂断了电话。而我将继续享受绝顶的快感。但是心中不知为何有些酸涩。於是我故意对身後的霄说:「嗯……轻点……要是留下痕迹被我老公看见就不好了……」「荡妇!」霄低咒一声,动作却更用力了。他狠狠地把巨物插入我的小穴,顶入我的花心。揉着我就快涨破的乳房的手也更肆无忌惮了。
  「啊……霄……不要……嗯啊……不要……」
  「是你自找的!」霄以我们的交合处为支点,将我旋转过来。我的小穴吸住坚硬的棒子,随着他的旋转,嫩穴和肉棒的摩擦让我频频尖叫。
  我的脸被转到和他相对,他突然俯身狂吻住我。灵活的舌头勾弄着我的,让我来不及吞咽口水,让它淫魅地顺着嘴角留下来。
  「你是我的,荡妇。」霄终於在我被快感燃烧殆尽的身後,轻轻的在我耳边这麽说道。
  而激情还在延续……
  第01章厕所自慰(H)
  「啊啊……哥哥……不要了……要坏了……妹妹的小穴受不住了……花心……花心被顶到了……」我站在门後面听着屋里的淫声浪叫,小手抠着我自己的小穴,任凭淫水滑下我的大腿,滴落在地上,形成一个水涡。
  屋子里面,我的丈夫清钰和他妹妹清正浓正在抵死缠绵,丈夫的大肉棒应该疯狂似的插入小浓的穴儿。而我身为清钰的正牌夫人却只能在屋外自慰。我的小穴空虚难耐,自从上次清钰当着他妹妹的面和我做爱,我发现我变得更加敏感,我的穴儿只要轻轻一摸便会流出很多水。可是从上次之後,清钰也不再碰我,只是整天和妹妹厮混在一起。
  就在我快要达到高潮的时候,手机震动了,在手机最後的震动中,我高潮了,内裤已经湿地不能穿了。
  「妹妹,怎麽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我问。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正常。
  妹妹忐忑地告诉我:「姐,我等会就要去和文家的二少爷相亲,我一个人不敢去啦~ 姐你能陪我吗?求你~ 」「当然可以。」我在电话这头笑了。我的这个妹妹,尽管20出头,却还像个小孩子一样。
  「果然姐姐最好了!姐姐在家对吧?我等会儿就去接你。」妹妹小鸟般雀跃,让我无奈地摇摇头。
  我走进浴室匆匆洗了澡,穿上黑色丝质长裙,以及肉色丝袜,拿起包,踩着紫色的高跟鞋优雅的走下台阶,在大厅等待妹妹的到来。
  果然很快妹妹就到了。我和她来到一家高级餐厅,在侍者的领路下,走到了一个靠窗的位置。
  外头明媚的阳光没有照射进这个餐厅,可是却将那个位置渲染成温暖的明黄色。然後,我看见了一个极其英俊的男人。柔顺的头发,深邃的五官,那一双漂亮的暗蓝色眼睛像是承载了一个海洋的忧郁,然而他的薄唇却是微微勾起的,仿佛是一阵春风吹过。
  我第一次觉得,我似乎嫁错了人。我似乎……在看见这个男人的第一眼,就爱上了他。
  「你就是凌媚儿小姐吗?」他微笑着冲着我妹妹问道。
  妹妹羞涩地点头。
  「你好,我是文宇霄。很高兴见到那你。」
  在他和妹妹的互动中,我渐渐回到现实。这才记起,我已经嫁人,而他,很可能会成为我的妹夫。
  「这位小姐是?」他的目光投到我身上。一瞬间,我觉得我的脸会红透。
  「她是我姐姐。」妹妹低着头说,不敢看男人。
  男人微笑地朝我伸出手,我也笑着,握住他的手。然而仅仅是这样的碰触,却让我的腿心湿润了。我竟然这样就动情了!
  我不敢直视那个男人的眼睛,我怕会陷入他海洋般的忧郁中。所以,在妹妹和他开始聊天的时候,我离席去了这个餐厅的洗手间。
  脱下内裤,我发现我流出的淫水已经浸透了丝薄的蕾丝内裤。
  我用刚刚和他握过的手伸进小穴重重地抽插起来,想象他用这双手怜爱我娇嫩花瓣的场景。
  很快,我就高潮了。可是我明显还没有满足。我往小穴里插了三跟手指,不断地深入,寻找欲望的尽头。我的另一只手抚上我的酥胸,开始用力地揉捏。
  我又高潮了两次,可是完全不够。小穴里空虚地要命,好想……好想让他来奸我……「咚咚咚」的敲门声音让我的思绪稍稍回到现实。我减缓了抽插的速度,等待敲门声的停止。
  「咚咚咚」又是一阵敲门声。
  我想可能是旁边的都有人了。所以我赶快收拾了一下子自己的着装,擦干了滴在地上的痕迹,慢慢地打开了洗手间的门。
  映入眼帘的是男人结实的胸膛。在我反应过来之前,男人挤入狭窄的隔间并迅速地关上了门。
  「怎麽是你?」他不是应该很妹妹在用餐聊天吗?
  他却直接把手探进我的内裤,然後抽出沾满淫液的手指,邪恶地舔了一口,笑道:「没想到你的这麽甜……」第02章暧昧偷欢(H)
  「你干什麽!」我紧张地大喊,急忙往後退步以躲开他的手。没想到碰到身後的坐便器,整个人跌坐到上面。
  他微笑着,蹲下高大的身体,慢慢掰开我的双腿。
  「你要做什麽!」我差点尖叫出声,但是一想到这是公共洗手间,硬生生地将声音降了好几十个分贝。
  他的手轻轻地抚摸我的大腿内侧。在他撩开裙子看见我湿透的蕾丝内裤,他邪魅地笑了:「都湿成这样了啊……刚刚自己玩的开心吗?」「你!嗯啊……不要……」我欲恼羞成怒,却被他的舔舐弄软了声音。
  我娇羞地用双手抗拒着他,他却强势地将我的腿分得更开,甚至扒开我的内裤,让他的舌头灵活地挑逗我娇嫩的花瓣。
  「不要这样……不行,不能这样……」我剩余的一点理智让我继续推拒着他。
  可是他咬啮我花蒂的动作让我彻底崩溃。我竟然,只是这样就又高潮了。
  「啊!!」喷涌而出的爱液整个飞溅到他英俊的脸上。他用手抹了一点,放在嘴里品尝,然後,又沾了一点放到我嘴边:「要尝尝自己的蜜汁吗?」我呆愣地看着他恶魔般的动作,然後,他轻轻地将他的手指放入我微张的红唇中。我不自觉地舔弄起来。我的舌尖摩擦着他的手指,惹得他舒畅地一声呻吟。
  他抽出手,灼灼地看着我:「果然是一个小妖精!」然後,只听得「刺啦」一声,他竟然将我的内裤撕开。我赶紧用手掩住春光。他却不紧不慢的地脱掉自己的裤子,慢慢将他的巨物掏出来,让这个巨物一点点地靠近我。
  「不要……」我摇头。可是我却没有挣扎。我很想要。刚刚紧紧是幻想它插入我的小穴就让我高潮了好几次,现在真正看见了,我完全能感受到我的花瓣在不住激动地颤抖。
  他双手扶起我的腿架在肩膀上,「吱」的一声,这个巨物勇猛地滑进了我的甬道,触碰到我的天堂。
  「啊……」我快乐地叫着,竟又高潮了。
  「小妖精里面怎麽会有这麽多嘴,一张张饥渴地吸住我……」他低声在我耳边呢喃,aa引得我穴儿更疯狂的收缩。
  「啊!」他大吼一声,扶着我的腰玩命似的抽插。他的肉棒像是钻机,像是要把我的花穴凿出一个洞一样地侵袭我。也不知道快速地抽了几百下还是几千下,那个巨物喷出粘稠的白液,煨烫着我敏感地几乎出血的花穴。
  我的穴儿还在密密地包裹住他稍微有些变软的肉棒。而他休息片刻後正准备再次举枪上阵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
  我犹豫了一会,见他不在有动作,所以打开手边的包包,将手机拿了出来。
  刚接通,就是妹妹急促的声音:「姐,你现在在那?」「我……我看你们聊得那麽开心,不好打扰你们,所以就先走了。」「啊……姐姐怎麽这样……刚刚服务生告诉我说,文先生公司有急事就先走了。你们一个两个的,就这样把我给抛下了,讨厌死了!」「妹妹,我……」我想道几句歉,可是身上的男人恶作剧似的顶了一下我的小穴。
  「好啦好啦……没事的。那我也走了。我回家去了啊。」「嗯嗯……嗯……」我根本说不了完整的话。因为他竟然有开始肆无忌惮地侵略我的身体。所幸妹妹先挂断了电话,否则这浪叫要是被听见了,还不知道会掀起怎样的巨浪。
  「舒服吗,小妖精?」
  「嗯嗯……嗯啊……嗯……舒……嗯服……」我舒爽地忘记了一切,我媚笑地张开双臂,抱着他,疯狂地叫喊。
  第03章激情偷欢(狂H)
  狭窄的空间带给我压抑,渴望爆发的快感。
  我的裙子被他脱掉,内裤被他撕碎,全身只剩下肉色的吊带丝袜和紫色的高跟鞋。我的腿架在他的肩上,在一声声尖叫中,我达到一次次高潮。
  他突然抱起我,把我压在隔板狂插了几下,可是又觉得不过瘾,抱着我转了一个圈後,他坐在马桶上,而我的小穴也因为这样的姿势而被刺入地更深。但是,就在我享受更深入的性爱时,他却突然不动了。
  「嗯嗯……动啊……」我难耐的扭动下体渴求他。
  他笑得很邪恶,依旧不动,只是揉捏着我的乳房,一上一下地扯弄:「想要吗?」「要啊……」他五指包笼我的乳房,却无法整个罩住我饱满的双乳。他的五指间露出许多白花花的乳肉和艳红的乳尖。
  他盯着红艳艳的乳头,伸出舌头轻轻地挑逗。然後才唇齿模糊地和我说:
  「想要就自己动。」
  我咬着嘴唇,好几次想上下套弄,可是这实在太淫荡,我做不出来。我的小穴被他的肉棒充实,可是里面却越来越瘙痒。
  他舔弄我乳房的动作更加淫靡。
  「啧啧……」他的唇舌或吸或舔,在我胸乳上制造点点红梅的同时,也让我下体更加寂寞难耐。
  「不要……求你,快动啊,快插我……」
  「要我动,还要快动?小妖精怎麽可以这麽骚?」他笑着在我脸颊上吻了一下,然後又低下头,伸出舌头开始舔我的乳沟。像是有一条蛇在我双乳间滑动,我兴奋的浑身颤抖,臀部开始自动地摇摆起来。穴内终於被稍稍满足了。我抛弃一切,疯狂地上下套弄他的肉棒。
  「哦!小妖精……这麽骚乱,这麽紧,是要咬断我的肉棒吗?真想奸死你……」他托起我的臀部,帮助我的小穴更快地吞吐他的肉棒。
  「小妖精,喊我的名字,喊我霄……尽情叫出来吧……」「嗯……霄…霄……霄啊……啊啊!」我又迎来一个高潮,他也在小穴快速的收缩中将精液激射到我体内。
  我大喘粗气地趴在他身上。他的手来到我们的交合处,画着圈圈,挑逗我被撑开的薄壁。
  「真该让你自己看看你淫乱的样子。」他也在喘息,但是在说完这句话後,他突然不说话了,目光炽热地看着我,嘴边勾起邪恶的笑容。接着,他竟然抱着还在高潮余韵中的我,走出了隔间。
  天啊,他想干什麽?他不怕被人看见吗?
  我害怕地胡乱扭动身体:「不要,快回去……求你……别动,恩啊……」他的肉棒还在我的身体内,并且在他走动的时候,他会冷不丁地用力顶几下。
  「嗯!」他闷哼一声,「小妖精,你的小穴会把我吸断的。」我在急乱中越发快速收缩的穴儿紧紧地夹住他的肉棒。我能感受他从消软慢慢胀大硬化的改变。
  他把我带到洗手间的镜子前,将我放在洗手池上。大理石的冰冷台面刺激我的神经,使得我又用力地收缩了小穴。
  「小妖精,你怎麽这麽敏感?让我看看你到底是不是妖精变的!」他猛地抽出肉刃。又狠狠地插入。
  「不要啊……会被看见……会被看见……」我呻吟着推开他。好怕让人看见我此刻淫荡的样子。
  他把我抱下来,让我趴在台面上,抬起我的脸,对我说:「看看你的样子……小妖精,你怎麽这麽会勾引人?」我看着镜子,发现自己脸色绯红,双目含情,而由於身後霄的抽插撞击,我的双乳想挂着的两个球前後晃动。我傻傻愣愣地看着自己春情毕露的样子,感受淋漓尽致的欢爱。
  突然从镜子里我看见有什麽一晃而过。我这才想起,这是公共场所,而我却做着令人不齿的时期。
  「求你……放过我……不要在这里……啊啊……受不了了……」「小傻瓜。」他俯身咬着我的耳朵,「这是我名下的餐厅。我早让人走了。
  所以尽情地叫,尽情地喊……看你多淫荡,下面的小嘴像是饿了好几年……」知道这里不会有别人,我的心放了下来,可是第一次在这种场合做爱,依旧让我激动。
  「嗯啊啊……深一点……更用力一点……」我的眼睛仍旧盯着镜子中的自己。
  同时也看着身後动情的他。
  「呵呵……小妖精,让我好好爱你……」
  「啊啊……好深……小穴要坏了……插坏我……插坏我……用力捅我的小穴……啊嗯……要到了……要泄了……」「啊!射死你这个勾引人的小妖精!」伴随他的一声狂吼,我和他同时攀上了情欲的高峰。
  「小妖精……我要你……你嫁给我好吗?」欢爱後的他声音沙哑,透着说不出的魅惑。
  他的话让我心底一阵阵的酸楚,在高潮後的意乱情迷中,我竟然哭了出来。
  第04章激狂偷欢(高H)
  「怎麽了,我的小妖精?」霄把我转过来,温柔的吻去的泪水。我抬起迷蒙地眼睛告诉他:「对不起……我已经结婚了。」霄听了浑身一震,扣着我的肩膀,一字一顿地说:「你、结、婚、了?」「嗯。」我点点头。
  他突然有些咬牙切齿:「是你丈夫插破你那层膜,他每天晚上都会插你淫荡多水的小嘴让你淫叫连连,对吗?」我突然想起之前钰和我在小浓面前做爱的场景,脸色不禁一红。很快回过神来,我连忙摇头:「不,没、没有……」可是霄却因为我刚刚的脸红而误会了。他的眼里燃起熊熊的烈火,他突然用力地抠我的小穴,嘴里骂道:「你这个荡妇!」他的手指用力地抽插着,「结婚了为什麽还出来勾引男人?」隐约间,我感受到他的痛苦,以及他的嫉妒。
  「我没有……」他的粗鲁给我带来另一种极致的快感。我想,无论这个男人对我做什麽,我都能非常享受。他对我太特殊了。只需轻轻一碰,我整个人就都软了。我愿意承欢在他的肉棒下,让他一遍一遍贯穿我「你有!」他对着我吼,然後还是骂着,「你这个荡妇!贱人!我要玩死你!
  你淫荡的小穴是我的!」他抽出粗长的手指,再次将他的肉棒插进去。正如他所说的,他抽插的极其用力,他像是真的想把我玩坏。
  「啊……霄啊……饶了我……」他的狂猛渐渐超出我能承受的范围。他每一下撞击都好像要把我顶飞。
  「不要叫我!荡妇。」
  「我不是荡妇……我不是……嗯嗯……啊……」如果我能早遇到他,或许我不会嫁给清钰。就算一定要嫁给清钰,我也会把我宝贵的第一次留给他。可是没有这麽多早知道。所以,我现在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成为我妹妹的男朋友,而将来很有可能还是我的妹夫。
  「你不是?不是你会叫的这麽骚?」
  「不要欺负我……霄……不要插得那麽深那麽用力……我会坏的……小穴会被捅穿的……」「我就是要把你的水穴操坏!让你丈夫没办法插你!」文宇霄的手在我的翘臀上狠狠的揉掐。
  我恍惚中有一种他想把我揉进他身体里的感觉。
  「贱人,爽吗?」
  「嗯……好爽好爽……不要停……」
  「果然淫荡。荡妇,我这就让你更爽。」文宇霄突然抓起我的腿环到他的腰上,他抱着我,慢慢地走出洗手间。
  「嗯……霄……」我不知道他要去哪,只能无辜地叫着他。本能让我紧紧环住他的腰。他坚硬的肉棒随着他的行走而颤动,同时捣弄我的水穴。动情的爱液滴在干净的餐厅地板上,散发出淫靡的香味。
  「荡妇,让别人也看看你淫荡的样子。」他突然邪恶地笑了。
  我原本还有些迷惘,但是当我的背部接触到玻璃窗冰冷的表面时,我顿时明白了。
  霄把我放下了,让我转身,後又把我压在玻璃窗上并从後面将他的肉棒再次插入。
  「荡妇快看,外面有个人正在往这边看呢……」第05章疯狂偷欢(3P,高H )霄在身後不停撞击我,我的胸部也不断拍打在透明玻璃上「啪啪」作响。
  正如他所说,透过窗户,我看见一个人正在这个方向走来。但是他并不一定能看见我们。餐厅面前还有一个小花园,花园边缘海栽种一排常青灌木。
  那人抬头,好像正在往这边看着……
  「嗯啊……霄……不要了……他在看、他在看……」我的小穴儿因为害怕而快速地收缩,一下一下地吻着穴内的肉棒,而肉棒持续撞击小穴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也不断刺激着我。我真的快被奸死了!
  霄突然受不住地把我整个压在玻璃窗上。
  「荡妇,不要还绞地这麽紧!嗯……你想让我死在你里面吗?」我已经爽的无法言语,看见那个人还在往这边看,我哭着求饶:「霄,他真的在看……好丢人……不要插了……不要在这里好不好……唔……」我的乳房贴在玻璃上,又因为身後的抽插而晃动,在玻璃上磨出「吱吱」的声音。所有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实在淫荡无比。
  我的激狂中昏去,同样在快感中醒来,不同的是,我在一张柔软的床上醒来。
  我浑身酸痛无力,头也昏昏沈沈的。让我恐慌的是,在面前不停用肉棒奸淫着我的不是文宇霄,而是一个陌生的男人!
  我瞪大眼睛,双手用力地推开他。
  「放开我!」我害怕地叫着,对於发生的事情,对於文宇霄的出现与否甚至都产生了怀疑。
  到底发生什麽事情了?
  男人见我醒来,故意用力撞了我几下,问我:「荡妇,我插得你不舒服吗?」我胃中一阵翻滚,几欲吐出来,我拼命地推开他:「走开!不要碰我!」可是我挣扎的越激烈,身下的快感就越激励。
  难道我真的是荡妇吗?难道我真的只要是谁都能达到高潮吗?
  不,我不是!
  我开始咬他,踢他,用尽仅剩的力气。
  「宇霄,她的反应很激烈哦。」陌生男人突然对我身後说道。
  我怔住,抬头往後一看,文宇霄只穿着浴袍就站在我身後。
  他冷笑一声慢慢靠近我。
  我眼中顿时盈满泪水。难道我身前的男人就是他叫来的吗?难道,他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我被人凌辱吗?
  「怎麽这样……你怎麽能这样……」我哭着,心里一阵阵揪紧。
  他靠近我,贴着我的背後,用手指在我摩挲我的後庭,低哑着声音问我「荡妇,你的後穴以前有被人插过吗?」「你走开!你们都走开!不要碰我!」我拼命地扭动,却忘了前面那个男人的肉棒还插在我身体里。一阵极致的快感朝我侵袭,我身体渐渐软了。
  文宇霄却趁着这个时候,抹了一把淫水涂在我的菊穴上,然後又揩了一些淫水深入涂抹在我的菊穴中。
  「你要干什麽!啊……不要这样……」我哭喊着。他的手指按揉我的内壁,aa给我带来阵阵战栗的快感。然後,他几乎就在我下一个高潮来临之前,把他的肉棒挤进我从未被造访的後续。
  「混蛋……混蛋……嗯……走开……」
  我的情绪在他们一前一後的抽插中面临奔溃。
  「快说!你後面有被玩过吗?」他用力捏着我的臀部,怒气勃发地问我。
  我被快感刺激地几近疯狂,大喊着:「没有没有啊啊啊……」他们默契地在一个人抽插的同时,另一个用力地顶我的穴。
  「放过我……求你了……不要……」我的嗓子都喊哑了,眼泪流下来,湿了又干。
  「放过你?你赶着回去见你男人吗?」
  他语气中透着危险,低头用力咬在我的肩膀上。
  「啊!」他很用力,我的肩膀甚至被他咬破了。
  「和你丈夫离婚。」他语气冰冷地和我说。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