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情感  »  夏梦花园我和女演員們的懈懷(二)

夏梦花园我和女演員們的懈懷(二)

添加:2018-04-12来源:伊人在线影院人气:加载中

(为防止域名被和谐请及时收藏发布页)   (二)  我终于实现了我年少时代的梦想,不管这个梦想多龌龊,也不管实现梦想的时候多猥琐。但有一点我必须承认,她只带给我生理上的快感,如
(为防止域名被和谐请及时收藏发布页)

  (二)
  我终于实现了我年少时代的梦想,不管这个梦想多龌龊,也不管实现梦想的时候多猥琐。但有一点我必须承认,她只带给我生理上的快感,如果没有那部电影在我身边一直播放着,我无法把她和那个童亚芳联系起来,虽然我一直在努力。
  我心里有些小小的失望,我觉得我已经变了。不过她的主动让我惊讶,我没想过她会像其他那些女孩子一样对我投怀送抱,我只能这么理解。但我宁愿相信她这是为了电影,为了培养我们之间的感情。
  她给我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并不停地往我碗里夹菜。她的眼神很飘逸,又很暧昧,我不停地在她的脸上和饭菜之间流连。
  「你的手艺是从哪儿学的?」「美国。以前在国内,虽然当了明星,但还是和父母住在一起。不拍戏的时候就回家,他们就会做好了饭等着我。后来去了美国,什么都得靠自己了。先开始真的什么都不会做,我就到唐人街买一些半成品回家凑合吃点。到后来就偷着看饭馆里的大师傅怎么炒菜,我自己回去也试着做。虽然不是那个味儿,但毕竟是自己做的。再后来,也就慢慢学会了。」「那时候很不容易吧?」「嗯,经常一个人哭。想家,想朋友,想……唉,不说了,都过去了。」她说的眼圈也红了。
  「后来呢?情况改善了吗?」「毕业以后我找到了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情况好了很多。」「跟表演有关的?」「毫无关系。但是我一直想找和表演有关的工作,只要和影视沾边的都行。
  后来通过朋友的介绍我去当地的电台找到了一份华语的播音工作,主要介绍中国历史的节目。」「没有想过去好莱坞吗?我记得陈冲就在那儿演过几部电影还做了导演。」「你觉得好吗?她那几部电影?我也看了。除了《末代皇帝》。」她摇摇头。
  「我在美国和陈冲聚过几次,她说拍那些电影只是为了生活为了钱。她跟我说如果你把电影看做是你的梦想,那就别在好莱坞发展。美国人只会拍自己想看的电影,而他们眼里的中国人都是小眼睛,塌鼻梁,个子矮矮的瘦瘦的。你在好莱坞永远都是不入流的角色。她说的很对。那时候她已经决定转做导演和制片了。事实证明,她的选择是对的。」「那你呢?没有想过做幕后工作?」「我放不下电影,离不开聚光灯……」「可一个演员的艺术生命是有限的,特别是女演员。」我的话似乎刺激了她,她睁大眼睛看着我。「你也这么想?」「这是事实。那些照片只能代表你的过去。」「不!你错了!」她的情绪忽然激动起来。「我是一个好演员,我可以演到老,演到死为止。只要还有人看,只要有人还记得我!」童亚芳没有再说下去,站起身把碗碟端进厨房。我跟过去站在她后面,看着她保持得相当优美匀称的身材。
  「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觉得我老了,不再是明星了,对吗?」她边洗碗边说。
  「不,不是。其实我,我来之前看过你的资料。我很仰慕你,也很佩服你。
  我觉得你是出类拔萃的,不管在哪个年代。我的意思只是觉得你的资历很深,有条件做一些幕后工作,走另一条路,把自己的艺术生命延长而且拓宽。做演员太累了,永远都不属于自己……」「你不懂,小海……我只有站在镜头前面才能找到我自己……那种感觉,甚至比做爱都跟美妙……」我不再说什么,我只是没有想到她是如此深爱演戏,就像我无法想象被无数的影迷包围索要签名的感觉一样。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从后面抱住她。
  她怔了一下,沉默不语。
  「刚才在卧室,弄疼你了吗?」我贴近她的耳朵问。
  「没。」她摇摇头,继续洗碗。
  我的手摸到她的胸上,抚摸着她的乳房。「你真美……你是我见过最美的女人……我觉得和你做爱是最美妙的事情。」她没有说话,身体却微微颤抖。虽然手里还在干活,但速度已经明显慢了。
  我亲吻她的脖颈,把她娇嫩的耳垂含在嘴里轻抿。她扬起了头,喘气声随之加重。
  「别……我在刷碗……嗯……」「这样更有情趣,不是吗?」我想她不仅能感觉到我的下面正顶着她,而且也能听到我的心在猛烈地跳动。
  她的香气悄然而至,萦绕在我周围。我的欲望一阵一阵往上翻腾,像是大海下面的暗流。电影已经开始了,熟悉的情节和对白再一次出现在我眼前,打开了记忆深处落满灰尘的箱子。我发现那些情景我早已熟烂于心,甚至她的对白我仍然可以背出来。我们俩都背靠着床,不知不觉地,她的身体碰到了我,那发香,无时无刻不在刺激着我的嗅觉神经。我扭头看她,她也抬起头看我。她的眼睛明亮清澈,经过岁月的侵蚀丝毫没有改变。多年前我曾注视着照片上的它们幻想连篇,如今它们竟如此真实出现在我眼前。而在照片上感觉不到的是她令人迷醉的呼吸。我紧张了,我知道将要发生什么。她似乎却很淡定,慢慢闭上眼睛,送上她的唇。我们接吻了,我吻了我年少时代的偶像。
  我的手滑到她的两腿间,拉链被拉开的声音让我兴奋无比。我摸到了那片柔软茂盛的毛,细滑如丝般的质感让我心头一震。它们牵引着我去到那隐秘之地,我很顺利地找到了快乐的源泉。她身体抖着,已经不再忙活手里的活儿。我蹲了下去,把她的裤子和内裤褪到膝盖处,扒开那两团雪白的肉。她非常配合地弯下腰,双手扶住水池。刚才的冲动让我还没有机会好好的欣赏她的美妙。我曾经无数次幻想过她生殖器的样子,但都不及亲眼一睹她真实的风采。那条缝实在饱满紧密,轻轻分开去,里面两片隐藏完好的花瓣便舒卷开来,娇嫩可人。放手后,又自动合起,周围密密匝匝蓬松的黑毛复又把它遮掩得神秘妩媚。顺着那片毛,我找到了她精巧的小屁眼,羞涩紧缩着,一如她年轻时的银幕形象。我凑上去嗅了嗅那里,刚刚清洗过的私处还泛着淡淡的香气。我伸出了舌头舔了她的缝隙,从柔软富有弹性的肉缝中竟舔出一缕水丝。我的舌尖顺着温湿的穴口滑上去,停在了她含羞的花朵上。她一惊,身体在颤,我按着她的臀肉,贪婪地吮舔她的屁眼。她的整个臀部配合着我的舔吸,腰肢扭动得恰到好处,不急不缓慢慢悠悠,让我的舌头从容地在她两处私密间畅游。她的呻吟声在我听来比任何优美的歌声都要动听悠扬,飘渺柔缓地萦绕在我耳旁,然而却能激起心中的波澜。我不忍放弃她的肉,索性将脸埋进那里,深深地呼吸,尽情地舔弄,用我的五官摩挲那丛柔软丝滑的毛。我能感觉她很兴奋,娇软的肉在有节奏地收缩,小穴里的水沾满了我的脸。我在想,aa如果我现在把这个情景拍下照片给那些曾经迷恋过她的人看,他们会是什么表情。对了,还有那个有钱的富豪会怎么样呢?会不会对着我们撸呢?
  我继续舔弄她的私处,只是脑海里不停地闪现着她的银幕形象,或快乐,或悲伤,或活泼,或严肃。但那些形象却都不能完美地和现在的她结合起来。我站起来,搂着她,手指滑进湿润的肉瓣之间。她手扶水池的边缘,一动不动,长发遮住她的脸,像是在等着某种宣判一般。随着我猛地插入,她叫了,声音婉转美妙仿如仙乐。我抱住她,吻她的头发。
  「折磨我……」忽然,她说。
  「什么?」我吃惊地以为听错了。
  「强暴我……把我当成夏月……嗯……」她缓缓扭动着身体,断断续续地说。
  我不知该怎么下手,我从来没有强迫过女孩子上床,那样会让我觉得无趣。
  而她此时的脸已转为痛苦的表情,哀怨得仿佛心里装了很多委屈,已经入戏了。
  她的手紧紧抓住我的胳膊,身体扭动地很厉害,只是不管怎么扭动,好像都是以我的手指为原点。
  「不要,不要这样……小天……」我看着她,忽然感到阴茎在愤怒地想要冲出裤子。我的手指开始用力地在她的阴道里放肆,她呻吟着,一脸红晕,双眉微锁,眼神迷离。我抱住她吻她的嘴,下面一直用手指插她,她的水就像从没有拧紧的水龙头里不停地滴落下来。
  突然她叫起来:「别,不要,小天……」她想推开我,反而被我抱得更紧。
  她开始挣扎,想从我的怀里挣脱出去。「放开我!放开我!不要……不要这样……」她抬手重重地扇了我一个耳光。
  就在我愣神之际,她已经提着裤子转身跑出了厨房。我追了过去,抓住她,把她放倒在客厅的地毯上。她挣扎着,不停地捶打我。
  「放开我,小天,不要这样……不要……」我撕扯开她的衣服,按住她扭动的身体,重新把她的裤子扒下来。「我要你,我要你……」我低吼着,手脚并用费尽力气终于把她的裤子完全扒掉了。我揉弄着她依旧潮湿的阴部,看着她哀怨痛苦的表情,心里充满了前所未有的刺激。
  「求求你,小天……不要……我是你的妈妈……」她终于哭了,眼泪像一串剔透的珠子滚落下脸颊,声音凄惨悲凉。「求求你,不要……求求你……」她呜咽着,身体像风中的枯叶在颤栗,双手相叠掩盖着私处。
  我愣住了,停下所有的动作,慢慢离开她的身体。她掩面而泣,半裸的身体侧躺在地上缩成一团。
  「亚芳,童老师……」我的手搭在她的肩上试图抚慰她。
  她放下手,擦掉脸上的泪水,从地上站起来。「你为什么要停下?你怎么可以这样?你难道不知道我们正在排练吗?」她一脸严肃地责备着我,穿上了裤子,走进厨房。
  看着她的情绪转换,我的脑子发懵。我在片场看过别人演,那些演员说哭就哭,说笑就笑,情绪就像看电视转频道一样自然。但是像刚才那样的情况,拍那样的戏,特别要求演员要集中,要入戏。一旦有个闪失,对双方的心理都会产生极大的影响。可看别人演和自己亲自去演完全是不同的两个心理。童亚芳刚才演的太逼真了,让我感到自己真的深深地伤害了她。我无法继续进行下去,因为我从来没有这么干过。我走进厨房,站在她身后。
  「不好意思,我刚才实在是……实在是有点……」童亚芳转过身,脸上的表情已经缓和了很多。「其实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我知道,刚才那个情景把你吓住了,我能理解。其实,你停下来很正常。不过,你应该知道,演员的身体在演戏的时候不是自己的,而是属于角色的。我为这个戏做了各种准备,包括这个……你懂我的意思吧?我只想把这个戏演好,它对于我来说非常重要。所以你不要有什么顾虑,你做任何事我都能接受,这一点你放心。」她的眼神充满了柔情和鼓励。
  「好,好吧,我尽力吧。」「这个本子是你写的,你应该对它最了解。」她微笑着拉过我的手说:「我觉得咱们在一起一定能擦出火花。其实一开始的时候,你真的很好,我完全是被你带进戏里的。咱们只要多互相了解,多排练肯定没问题。」「我尽力吧。不过,我在想……」「你想什么?」「要不要把这场戏先放一放。」「怎么放?」「我的意思是在正式开拍的时候再演,现在呢,我们可以先继续培养感情,相互了解,你说呢?」我看着她的表情,又立刻解释。「其实据我所知,没有演员会在开拍之前排演这种戏……都是到了现场,进入情绪以后就马上拍,一条过。」「这个我知道。」她听了我的话点点头,可又说:「那你保证到时候能演好吗?不像刚才那样?」「我?」我被她的话问住了。我想说不知道,到时候再说。
  「我担心的就是这个。所以我才让你搬进来,想帮你提前进入角色。我觉得康导让你来演,一定有他的道理。我承认,刚开始的时候我的确怀疑过你的演戏能力,可刚才你在厨房里的举动把我情绪调动起来以后,我相信你会演好的。这场戏非常重要,是整部电影的转折点。我们俩不能有一点马虎,你说对吗?」「我同意。但你这样做不值得。」「当然值得!小海,我爱电影,电影就是我的梦想,是我的生命。我可以为电影放弃所有的东西,包括我的身体,我的尊严……也许你不能理解……因为你只是一个编剧,而我是一个演员。我觉得我并不比那些现在当红的女明星差。我曾经也是万人瞩目的明星。」她的语气开始变得激动,声调也高了。「我不知道除了演电影我还会做什么?当我回国以后,我发现我失去了曾经拥有的一切……我要找回来,你知道吗?我要证明我还是那个童亚芳。」「其实你还沉浸在过去的光环里,是不是?」我终于说出了不想说的话。
  她颇为惊讶地看着我,「不,我只想告诉我自己我还能演,我的状态一直都保持的很好。我想让那些曾经迷恋过我的影迷原谅我当初不辞而别去了美国,我要让他们知道我还是那个童亚芳,我没有忘了他们,我回来了。」我看着她摇摇头,「亚芳,你这是借口。我不知道被人崇拜的感觉是什么样的,也许很好。可我绝不会为了那种感觉浪费自己的一辈子。」「那是因为你从来没有被人崇拜过!」「你就那么喜欢被人瞩目?」「那是我应得的,你不觉得吗?」「可八十年代已经过去了,你已经不是那个童亚芳了,不是那个大明星了。
  你应该从那些照片里走出来。」「no,i am big,its the pictures that got small !」「its all over,just accept the fact that your time has gone !」「不,永远不会!明星是永恒的,不是吗?我知道,还有人喜欢我,还有人想看到我出现在镜头前!」她的话让我想起了那个幕后的有钱人,我看着她执着的样子再无话可说。
  「小海,帮帮我。」她见我不再说什么,语气也缓和了很多。「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我相信你和康导的能力,你们合作的作品在国际上已经得了很多奖。
  这是我的机会,是上帝把你派到我这儿来的。我已经看到戛纳在向我招手,那些影迷在对我欢呼了。小海,我们一定会成功的,对吗?」我叹了口气说:「你放心,我一定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她舒心地笑了,「相信我,以我多年演戏的经验,你会是一个很好的演员。
  刚才这场戏特别重要,是整部电影的转折点。我知道,有些难为你。但别担心,我会带着你,只要你进入状态就一定能演好。你先去休息一下,我已经想到一个好主意。」我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回想着我们的对话,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堵着,上不去,下不来。这时我的手机响了。
  「喂。」「小海哥。」一个女孩子温柔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
  「你谁呀?」「怎么这么快就把人家忘了,我是陈美馨啊。」「没忘。我逗你玩儿呢。」「你好讨厌呢。」「找我什么事儿?」「小海哥,你的嘴可真够严的。有新戏也不想着我。」「什么新戏?」「别开玩笑了。你以前可向我保证了,有了新戏一定让我上。」「是吗?我说过这话?我一人说了也不算啊。」我抬头忽然看见童亚芳穿着一件老式朴素的彩点白衬衫和一条深蓝色的裤子,头发用橡皮筋系在脑后。我暗暗惊讶,瞬间仿佛看到电影里的她从银幕上走了出来。
  「小海哥,你有没有再听我说话呀?」「我回头再联系你。」我挂了电话,出神的看着她。
  「谁呀?」「一人,想拍戏。」她走过来站在我眼前,语气温柔又严肃:「咱们现在定个规矩,排戏期间不许打电话。」「行,我答应。」她笑着摆了一个姿势,「怎么样?」「这像是八十年代的衣服吧?你还有?」「有几件没舍得扔,没想到现在有用了。康导说服装正在准备,所以我想到先穿这个,可以帮着你入戏。」「很有用,我好像回到以前了。」「我也是。刚才在镜子前面照了一下,真是感觉时光倒流了。不过人已经老了。」「谁说的,你还和以前一样,没变。」「你又没看过我以前的样子。」「刚才,不是看过你那个电影了吗?」「哦,对哦,我都忘了。」说着,她坐到我身边。「怎么样?我们要不要再把刚才那场戏排练一下?」「行,我再试试。你没问题吗?」「我没问题。只要能把这场戏拿下来,后面的就会容易了。台词很简单你都记住了,最主要是内心戏。我们这次把位置也走一遍。你进来,我正在厨房。然后你去了自己的房间。我追过去问你吃饭了没有一些问题。因为你刚看完黄色录像,所以心里对我就有了歹意。然后你就侵犯了我。对吧?」「嗯,对。」「千万记住不要停,一直到这场戏结束。」「你放心吧。」「深呼吸,放松,放松。」她竟有些俏皮地在我的胸前抚了抚。「好了吗?」「来吧。」我定了定神,把台词在脑子里差不多过了一遍。我走到门口,童亚芳进了厨房。
  我打开门又关上,看见夏月从厨房里探出头。
  「你回来了,小天。吃了吗?我给你留了晚饭。」我没有回答她,走回自己的房间关上门,躺在床上发呆。我刚刚看了黄色录像,这是我第一次看见男女之间赤裸裸地性交。虽然画面模糊不清,但那女人的关键部位和淫声浪语让我激动不已。这时夏月轻轻推门走进来,一脸疲惫却微笑着看着我。
  「你爸爸已经睡了。他让你明天去药店再买一瓶咳嗽糖浆。」「知道了。」我看也不看她,面无表情地说。
  「你吃了吗?要不要我去把晚饭再给你热一下?」她的语气柔和轻缓。
  「不用你管。」我翻身背对着她。
  她走过来坐在床边,过来一会儿才说:「小天,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你不叫我妈我不怪你。可怎么说我还是你的小姨啊。姐姐去世,我也很难过……可我也有我的不幸……我和你爸爸走到一起,没有错……我们没有对不起你妈妈,我不需要你的原谅……我相信你妈妈也会同意的……现在,家里的情况这样,我需要你的帮助。你已经长大了,别整天跟那些不三不四的孩子在一起。你爸爸身体不好,万一你再有点什么事,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听到她好像哭了,可她温热的身体靠着我,让我无法听进她的话,只感觉下面直挺挺地硬着。刚才录像里的那些情景占满了我的脑子。我突然翻身起来抱住她,把她压在床上。
  「小天,你要干什么?放开我!」她惊恐地看着我。
  「你不是需要我吗?」我心底的深处有一种野蛮的欲望在冲出我的身体,我发疯地亲她的脸,就像一只饥饿的野狗在啃食骨头。她用力地推着我,不让我靠近。突然,她扬手重重地扇了我一耳光。我愣了一下,她趁机逃下床去。可马上又被我抓了回来,重新压住。
  「放开我,小天,你不能这样……放开我……」她的叫声更加激起我的欲望,我已经不再是我自己了。我使劲地压在她身上,慌乱地要求扒她的裤子。她极力扭动着身体挣扎着,眼睛里噙着泪水。
  「求求你,小天……你不能这样……我是你的妈妈……求求你,不要……」她哀求着,身体无助地颤抖。aa虽然还在反抗,但力气却弱了。
  「不,你不是我妈妈……」我看着她,眼里冒着火。「我要肏你……」「小天……求求你……你爸爸就在隔壁……」「你要是再叫我就杀了你!」我恶狠狠地在她眼前说。
  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恐惧,泪珠一串一串滑过脸颊,嘴唇不停地颤抖。我撕扯开她的裤扣往下扒,但她用双手紧紧抓住裤腰。
  「放开!放开!听见没有?」她看着我哀怨地摇头,「小天,求求你……」「妈的!」我抬头狠狠地打了她两个嘴巴,把她的脸扇得扭到了一边,被凌乱的头发遮盖住。她痛苦地哭着,身体抖得像是得了重病。
  她终于放弃了抵抗,我掰开她的手,骑在她身上艰难地扒下了她的裤子,而那条内裤却怎么也弄不下来。我用尽全身力气,几乎把那条内裤扯烂了。她的阴部终于暴露在我眼前!我急慌慌地掏出鸡巴就对着那丛黑毛乱捅。我的鸡巴很硬,而她那里柔软却很干燥。她悲惨地叫着疼,我急了,又去打她。她躲闪着侧过身体捂着脸哀求我。
  「呜呜……别打了,求求你……呜呜……」我把她的身体扳回来,再一次掰开她的腿,这一次让我找到了入口,我粗鲁地插了进去。我的鸡巴很难受,干涩的阴道没有一点水分。可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又用力往里顶,随着她从鼻腔里发出凄惨的哀叫,我的鸡巴终于插到了最底。我开始疯狂地肏她,看着她痛苦的样子,我的心里充满了快感。这种快感甚至比抽插都要来的刺激。而就在我连续的粗暴中,她的阴道渐渐湿润了,我的抽动也顺畅了很多。她哭着,身体一直都在抖。我用尽力气地肏她,每一次凶狠地插进去,她的声音都会随之惊颤变调。我不想她发出更多的声音,便压上去捂住她的嘴,用另一只手狠命地揉她的乳房。她掰开我的手,又被我堵回去。她使劲全身力气再一次扒开我的手喊。
  「不要……停下来……停下来……我受不了了……」我没理她,继续发疯似的肏。 「停下来……小海……求求你……我……我受不了了……」童亚芳叫了我的名字,就像咒语一样突然把我从梦里叫醒了。我停下动作,抽出阴茎,看着她全身发抖的很厉害,掩面而泣,我茫然不知所措,只有阴茎还不知所谓地挺立着。
  「让我一个人待会儿,让我一个人待会儿……求求你……」她没有停止哭泣,声音从双手间发出,充满了悲凉和委屈。
  我穿好裤子走了出去,呆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抽烟,刚刚我的意识一直很模糊,我感觉现在我的身体里有两个人,其中一个我不认识,而他随着情节的发展顽固地占据了我整个身体。我从来没有演过戏,可刚才我却真实地体会到了一次入戏的感觉。我回想着那个人好像已经完全不是我了,而是一个我从来不认识的人,我不肯定他是不是小天。如果不是童亚芳喊了我的名字,我会一直演下去。虽然剧本已经把这场戏写好了,但我真的不知道结果是怎么样。而童亚芳这次却出戏了,她看上去已经崩溃了。我想起她以前的那些角色,和这个夏月比起来,我简直不敢相信那是她。
  正想着,童亚芳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得出心情已经平复了。衣装整齐,却是一脸倦容。我赶忙站起来问:「你还好吧?」「真对不起,我刚才实在……对不起,这次是我的错。」「我能理解。其实如果不行的话,我可以跟康东旭说一下,换个人演。我没有别的意思,我以后再为你写一个本子。」「不不不。」她听了我的话紧张起来,立刻扑到我身边说:「小海,不要换人,我能演我能演。真的,我可以为了这个角色做任何事。我不会再这样了,相信我,不要换人。求求你,我能演,我发誓。」看着她的样子,我感到心酸。她脸上的泪痕还没有完全消失,那种表情完全是在乞求。这真的是我曾经迷恋过的那个童亚芳吗?
  「我真的可以为你令外再写一个剧本,我保证一样可以拿到戛纳去。」「不不不,我需要这个角色,我等不了了。我为了这个角色已经准备了很多。」「我是担心你承受不了,毕竟这部戏……」「我行我行。好的剧本可遇不可求,我现在遇到了,请别把它夺走……求求你……」她的眼眶又湿润了。
  我并不想为难她,我真的是为她着想。看着她的脸,我只好点点头。「好吧,如果你愿意我也没意见。」她破涕为笑搂住了我。「小海,谢谢你!我会演好的,我保证。」我被她搂得死死的,喘气都很困难。「其实我真是为你想,我真的可以再写一本子。」「我不要我不要,我就要这个。」她的语气竟有些娇嗲。等她她放开我,脸上已是一片阳光。「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要让你好好放松一下。我们今天先不说戏的事了。」她拉着我的手站起来,走进她的卧室。「我们先洗个澡,舒服一下,把刚才的事忘了。」「一块洗?」「怎么了?这也是培养感情呀。别告诉我你从没有给女人一起洗过澡。」说着她已经开始脱衣服了,姿势优美得像是在拍艺术照。
  「那倒不是。我就是从来没有和美女大明星一起洗过澡,那些都是不入流的小星星。」我也把衣服都脱了。
  「哼,嘴真甜。」一部戏能让她如此疯癫,刚刚还是心身俱碎,现在已是雨过天晴了。我不知道应该敬佩她还是同情她。
  她脱光了衣服站在我面前,于是我看到了她的裸体,我暗暗感叹她把身体保持得如此青春,肌如凝脂,浑圆的乳房微微下垂却不失迷人的娇态,一片浓黑的阴毛郁郁葱葱如茂密的芳草。我在想,如果我现在十岁,看到这样的情景,我的鸡巴一顶能挺得能贴到我的肚皮上,我会忘了我自己是谁,我还会睡不着觉。而她那些在银幕上曾经令我激动的形象交替在我脑海闪现。她拉着我进了浴室。
  这个浴室很敞亮很特别,如果不把艺术玻璃的隔断拉上,就会和卧室成为一体。人在里面洗澡,卧室里的人躺在床上可以看得一清二楚。温热的水喷洒下来,我的全身上下立刻倍感舒服。
  「你一直都把身材保持得这么好吗?」我抹了抹脸上的水问她。
  「保持好的身材就能保持好的心态。而且身体健康了,就会有精力工作。不过我可以为了角色牺牲掉健康。如果角色需要,增重或者减肥,我都愿意。」她身上已经溅满了水珠,像一粒粒珍珠粘在她光滑细白的皮肤上。她挤出一些浴液,涂抹在我身上,动作极为轻柔舒缓。
  「女人都怕自己老,怕自己胖。特别是女明星。」「我总想保持最好的状态给观众。毕竟我也是公众人物。」她的手温柔地在我身上由上而下,由下至上地迂回。「其实我也知道自己不年轻了。但我也不会像晓庆姐那样明明五十多岁了,还争着去演十几岁二十岁的小姑娘。」「看来你已经承认自己是老艺术家了?」「真难听,我就特别听不惯别人叫什么老艺术家。其实,所谓的那些老艺术家演的那些电影现在看来有什么艺术价值?他们真应该好好地看看同时代的欧洲电影。」「那你是在否定过去了?也包括你自己的?」她的动作停了停,又继续。「我的那个年代虽然还是以歌颂和主旋律为主,但毕竟还是拍了很多现实主义的电影。比如生活的颤音,巴山夜雨,还有小街,良家妇女。」「我觉得你演的闪耀的红叶和风从海上吹来也应该算。」「当然了,我最喜欢那两部,特别是风从海上吹来。」「是不是有时候还沉浸在当时得奖的欢乐里呢?」「有时候。我总在想,我们现在对电影和艺术的追求已经变了。那时候,像我虽然已经大红大紫了,但从来不敢把自己当明星看。对待任何一个角色都非常认真,非常投入,一丝不苟。我曾经为演好一个女社员去农村体验生活两个月,和农民一起同吃同住,下地干活。为的就是让观众看了觉得电影里那个人真的是农民,而不是什么明星。你再看看现在的那些女明星。别说让她们去两个月,就是两天,她们都会叫苦连天,说什么演戏是非常非常辛苦的。其实呢,她们整天都呆在保姆车里。」她的乳房晃得很厉害,看着仿佛是在给我催眠。「我为了拍好电影可以做任何事情,她们行吗?」「她们是为了名利可以做任何事情。」她看着我,动作慢了下来,似乎在思索着我的话。「你什么意思?你不会认为我也是……」「什么?」我马上又懂了她话的意思。「当然不是了。你怎么会……你已经是大明星了,而且德艺双馨,根本没必要做那些事。再说,我又不是什么大导演,什么富豪,你怎么可能为了名利和我……太可笑了。我们不是在培养感情吗?为了戏,为了电影,这是必须的……」她忽然笑了,笑得很柔美。「你紧张的样子真可爱。你知道吗?如果要是在以前,我是说什么都不会接这个戏的。可我现在想通了,艺术不应该被限制住。
  刚才你说的对,女演员的艺术生命更短,我不能浪费任何一次机会。我现在可以为了艺术脱衣服演床戏,但那是角色的需要。可我的内心是纯洁的,干净的。」「我相信。我觉得你是当代最好的演员,起码在我所接触过的演员之中。」「真的?」她笑着贴近我,仰着脸问。
  「真的。其实……」看着她那双清澈的明眸,我真想告诉她她曾经是我迷恋过的偶像。可我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其实什么?」「其实像你这样的好演员真的不多了。」她笑得很开心,一对丰乳缓缓地摩挲着我的身体。「你的嘴真甜。」「你还想尝尝吗?」我顺势抱住了她。
  她吻得很缠绵,仿佛一个柔情蜜意的女子在亲吻她的爱人。
  「是不是很多小姑娘都喜欢你?」吻过以后她问我。
  「吃醋了?」「哼,你是我什么人呀?我为什么要吃你的醋?」看着她的一脸娇媚,我不禁在她的屁股蛋儿上捏了捏。「你说我是你什么人?」「我不知道。」她抿着嘴笑,涂满浴液的手指灵活地把玩着我的阴茎,那硬邦邦的物儿在她指间显得笨拙木讷。
  她拿过碰头冲洗干净我的阴茎,慢慢跪了下去,并抬头注视着我,把阴茎含进嘴里。她的姿态优美,眼波似水。很多女孩用这个姿势为我口交,只带给我简单的刺激,却都没有她那种柔情。因为她们的需要都写在脸上,印在眼睛里。而她却让我从心里感到舒服。我俯视着她,看着我的阴茎在她的嘴里吞吐,她依旧漂亮,像二十年前的她一样。我抚弄她的头发,她则报以微笑。我非常熟悉她这样的笑容,无数次出现在电影和杂志上。我只是没有想到有一天这笑容会真实地出现在我眼前,而且是在这种情况下。她虽然还把自己当做明星,但在我心里她绝不同于现在那些肤浅的女演员,而且她永远都是我的明星。更重要的是我相信她仍然是纯洁的,干净的,就像以往的银幕形象一样。我忽然发现我又重新迷恋她了,那个十岁的我又回来了。
  她舔吸得极为温柔细致,我的生殖器以及周围的肌肤都被她的舌吮过。这熟练的技巧一如她的演技让我着迷,激动不已。我庆幸自己写了这么一个剧本,也庆幸那个富豪和我有一样的梦想。只是我的梦想更实际,它已经实现了。
  「你在想什么?」她问。
  「我正在想,你会不会接受姐弟恋。」「什么?」她怔了怔,站起来,满脸惊讶地看着我。
  「我知道这么说很突然,你没有心理准备。其实我……」「你什么?」「我……我跟你说实话吧,其实我从小就是你的影迷!」她愣住了,呆呆地望着我,喷头里的水不断地从她的长发上流下去,滑过洁净的身体。
  「我知道,你肯定会惊讶的。我不想说,是因为不想影响这部戏的演出。其实我也已经很久没关注你了,从你去了美国以后,我也长大了……但经过这两天的接触,我发现我还在迷恋你……不管你现在怎么样,你是我的明星,永远都是……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最美最有气质的女人。我要把你重新捧红,就像二十年前一样。我会疼你的,爱你的。我还会为你专门写剧本,让你重新回到一线女星的行列,让你在国际上获奖,去戛纳去奥斯卡走红地毯,巩俐章子怡她们算什么?
  我要让世界知道你是最好的。」她的嘴唇微微地颤动,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你,你说的是真的?」「你只要告诉我你有没有老公或者男朋友?」「没有,我什么都没有……」「那你同意吗?做我的女朋友?我知道我们的年龄有差距,可时代早就……」「我同意。」她没再让我说下去。「我同意。」她抱住我,把脸埋在我的肩头哭起来。「你不是在骗我吧?你不是在骗我吧?」她不停地问。
  「不是,不是。」我扶着她的头安慰她。「我真的喜欢你。我从……我从写这部戏的时候,脑子里想的就是你了。」「真的?」她仰起头问。
  我擦去她脸上的泪,在她的嘴唇上亲了亲。「真的。别哭了,再哭眼睛都成猴屁股了。」她破涕为笑,「真坏。」她紧紧抱住我,那力量几乎要把我挤扁了。
  可我发觉,就在我们确立关系的这一刻起,我就骗了她。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