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情感  »  韩团4minux泫雅的淪陷(2)

韩团4minux泫雅的淪陷(2)

添加:2018-04-12来源:伊人在线影院人气:加载中

(为防止域名被和谐请及时收藏发布页)   02  警车  黄昏的余光落在车旁,两个警察闲聊着。  「上次的事,想想还真是不够过瘾,没开那小贱货的苞」「哼,搞不好她早就不是处女了
(为防止域名被和谐请及时收藏发布页)

  02
  警车
  黄昏的余光落在车旁,两个警察闲聊着。
  「上次的事,想想还真是不够过瘾,没开那小贱货的苞」「哼,搞不好她早就不是处女了。」
  「一定是,这我敢打赌,那次我们逼她口交,她那副样子,活像是第一次看见勃起的阴茎。」「现在回想起来,她的口交技术真的很差。」
  「她根本没什麽动阿!都是我们抓着她的头摇。」「差是差,你还不是照射了一堆在她脸上。」
  「没法,长得一张骚货脸,谁看了都受不了。」「多到我看她鼻子都吸了一些进去。」
  他们点起烟来,车内开始烟雾缭绕。
  「那个女助理你应该完全搞定了吧?」
  「当然,完全被我们吓住了。」
  「那就好,接下来就好办了。」
  「只要我们继续拿那些东西威胁她,她会一步一步掉进洞里。」车内的警察专用频道发出讯息。
  「xx路口发生交通事故,请尽快前来支援!」
  男人把烟尾巴丢出车外。
  「那女助理心肠是不错,可惜没什麽大脑,如果聪明点,就不会被唬的一楞一愣了。」「反正受害的是她上司。」
  男人催起油门,准备前往车祸现场。
  「下次一定要开她苞!」
  外景
  车上的气氛闷到一个密不透风的程度,纵使外面的景色是如此漂亮,是一望无际的紫色花海。
  「泫雅,今天我们是要拍形像广告,你还记的吧?看你气色不太好。」「嗯,我记得。」
  後座的经纪人和泫雅讨论着。
  「由美,等下到达目的地後,你快去帮泫雅买杯咖啡。」「是!」
  由美想到,今天她都还没和泫雅说到话。
  「泫雅,你想要喝什麽咖啡?」
  「热拿铁就可以了。」
  泫雅冷冷的答道。
  「由美,顺便也帮我买份报纸。」
  「是!」
  「要快去快回阿!」
  「是!」
  「由美,把广播关小声点。」
  「好。」
  车子驶进一座有着心形花海的花园里。
  「泫雅,我先去看一下,奇怪,不是说九点准时开拍,怎麽一副刚准备的样子?」经纪人一下车,由美立刻开口。
  「昨天的事,泫雅,我一定要跟你说清……」
  「不,收工後再说吧!」
  泫雅摇摇头。
  当由美往後注视泫雅时,昨晚的画面再度出现。那两个男人走後,由美冲进车里,只见泫雅缩成一团不停啜泣着,车内更是弥漫着一股浓厚的精液味。
  「我……我帮你擦……」
  她拿起卫生纸,精液不单洒满整张脸,沿伸到脖子、外套上都是,有些还已经干掉了。
  由美不停擦拭着,直到泫雅开口。
  「可以,可以了……先……先带我回宿舍。」
  「我……我要跟你说……」
  「不……不……让我回……去冷……冷静下来。」「泫……泫雅……」
  「别……担…心,我不会跟别人说的。」
  由美心想,如果泫雅痛骂她,心里说不定还好受点。
  经纪人打开车门。
  「泫雅,我们先去梳化妆。真是的,这个工作团队效率很差。」离开前不忘叮咛着。
  「该买的别漏了。」
  「是。」
  开没多久,由美手机响了。
  她抖着手接起电话,没有号码浮现。
  「喂?」
  「嗨!小妞。」
  「行……行了吧……按照约定……说的。」
  这句话一说完,泫雅那满脸是精液的画面,又充斥在脑海中。
  「是……是吗?」
  「当……当然,不是说只要一次……就……」
  「可是後来我们两个讨论了一下,包庇犯罪要是被抓包,我们不只会丢了饭碗,aa还会被关个好几年,所以,冒这麽大的风险,是不是该叫你们家泫雅多奉献个几次,拜托,她就只要替人含着阴茎跟被插个几下,多划算阿!」电话那头的男人越说越开心,他觉的自己开出了一个无法抗拒的条件,而且一想到泫雅所要支付的肉体,又硬了。
  「求求你们,可以别……」
  「这个嘛……我想记者一定对你们开车撞到人的照片很有兴趣,光是泫雅在车上这一点,就可以占据报纸版面好几天了。」「我知……」
  那男人一点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继续威胁着。
  「然後记者接着会去寻找受害者,在电视上大幅报导,家长也跟着在电视前痛斥这是孩子的坏榜样,喔……什麽都没了……哈哈。」「别……别……」
  由美哀求着。
  「那就照我们说的做罗!还有,记得跟她说清楚,最好别乱来。」那头的男人开始吩咐起一件工作关於强 jian的工作。
  泫雅
  「泫雅,这个广告很简单,我们打算在这花海里分三段拍,就是拍一对情侣,邂逅、热恋、分手後……」现在化妆师正在帮我上眼妆,旁边是不停讲解着的副导。
  「那……跟我演对手戏的是?」
  我才想到,刚才在车上经纪人完全没提到。
  「是男模特儿,叫斐……」
  一听到是男模特儿,我的耳朵就自动关起来,他们帅是帅,可是演戏常常跟一个木头人差不多,身体僵硬就算了,脸部表情更是少的可怜,我已经开始在猜今天最多能NG到几次。
  「他之前有拍戏经验吗?」
  这样问很没礼貌,但没办法,我昨天实在是睡的太差了。
  「他是新人,除了演戏,模特儿的资历也是……」超想赏他一巴掌!
  「泫雅,你的咖啡,我帮你打开放这边。」
  是由美,不过我大概会有一个月大概都不想和她聊天了,昨天那件事发生完之後,她又在车上哭哭啼啼的说了一堆,我那时根本一句都听不进去。今天早上起来冷静下来回想,应该是她上次撞到人没有处理好,才会有让那些人找上门,而且可能会更棘手。
  「谢谢你,由美。」
  「不会。」
  她的眼神有话想说。
  「来,我们这个镜头再来一次,泫雅,你脚步再放慢一点,这样你们两个相遇看起来会更自然。」我无奈的走回定点再一遍,已经第十一次了,看来导演是不太想给那个新人压力,比较不指责他,不然会一直NG其实是因为他走路不知道在别扭什麽。
  「好,这次可以了,我们休息二十分钟後再继续拍。」我坐回椅子上开始玩手机,那男生则站在角落一脸懊恼,这种感觉我懂,因为我也尝过。
  「啪!」
  手机从我手上滑落,因为两则匿名传来的简讯。
  「你让所有的呆子、废人、残废、乞丐,不管是愚笨的、有臭味的、吹牛皮的、无耻的,让这些人都进入你的身体。你舔乾了他们的精液,舔的一滴都不剩,因为你喜欢这一套。(注。1)」「亲爱的,你就像一个没有门户的孩子,只要是男人,有一根会勃起的阴茎,在你面前晃个几下,你就会脱下内裤,理直气壮的要他们插进来,你让他们都插进来,只要是男的就好。(注。2)」这是在恶心什麽鬼的讯息,是哪个变态传的,吓了我一跳。
  「泫雅,怎麽了吗?」
  「没事,手滑而已,由美,你可以帮我拿一下我的咖啡吗?」「好。」
  即使我狂灌了好几口咖啡,还是无法阻挡我想到昨晚的事,嘴里似乎又充满那种恶心的味道。
  又传来更多简讯。
  「泫雅公司宣布,只要独自购买十张以上的专辑的歌迷,就可以打手枪射在泫雅脸上。购买超过二十张,泫雅就会用双脚帮你服务,搓到你射出来为止。超过三十张,泫雅会用嘴。超过五十张,泫雅会用……」「经纪公司宣布为了庆祝泫雅新专辑告捷,决定举办歌迷感谢会,限定男性歌迷参加,不限年龄,需自备保险套以及无性病的健检证明,泫雅会用从未使用过的处女身来欢迎……」那些淫濊的字眼开始冲击我,什麽买几张就能干什麽的,下流到一个极点,我又不是妓女。
  「好,我们继续拍,全部的人就位!」
  接下来的拍摄,我完全无法全神贯注,因为那些字眼,就如同有人在我耳边小声呢喃般,不时让我听到,然後随之而来就是那些不堪入目的想像画面。
  「泫雅,眼神看镜头时,可以再有感情一点吗?像他牵你的手的时候,来个甜蜜的微笑嘛!」没办法,还是没办法,当这个男模特一触碰我的身体,那些字、那些低语,还是甩不掉,就像背後灵,永远紧跟其後。
  「好,action!」
  导演大喊开始,我们俩自动牵起手,这一幕是要拍热恋中幸福洋溢的样子,但,我发觉我办不到,连最基本的傻笑都做不好。
  「卡!卡!泫雅,你要不要再休息一下,我看你精神都不太能集中。」「抱……抱歉,我下次……」
  话都还没说完,只见经纪人站在导演旁边低声说着话。
  「好了!好了!今天就拍到这边,到此为止,辛苦大家了,明天继续。」导演拍着手示意散工,想也知道经纪人说了什麽。
  真讨厌表现不好的自己。
  车上
  想不到事情越来越糟糕了,经纪人摆着脸对我说话,只差没翻白眼。
  「泫雅,这样不行喔!你看我要还要留下来跟导演解释一堆。唉……我先叫由美送你回宿舍休息,下午的杂志拍摄也帮你延到後天了。」「可以换个人送我吗?」我紧张着说。
  「为什麽?就由美阿!」
  她一点都不想理会这个问题,只是匆忙的把我抓进车内,然後又继续跟导演交涉。
  更糟糕的是,大家在收工时,流露的那种无声的抱怨,「哎哟,拿这麽多代言的钱,演技还这麽差阿!」,「烦死了,这样我们是要工作倒什麽时候阿?」。
  好像又回到第一次拍mv的场景,那时我老是对不准镜头,每当导演说重来一次的时候,总感觉全场的目光都射向我,然後有种灼热感就涌现,简单说,就是丢脸。
  车子发动以後没多久,我的情绪像爆发的火山岩浆往由美身上喷。
  「由美,你是再搞什麽鬼!那件事情你到底是怎麽处理的?」我抖着嘴唇,大大吸一口气继续说,「我敢说,刚刚我收到的那些是那些人发的。」「简讯?」
  「我的号码一定是你给的对不对?我受够了!让我下车,我要自己做计程车,让!我!下!车!」我正想开车下门时,突然一阵天旋地转,我头晕到不行,视线也模糊成一片,眼皮更是沉重的不得了,但在阖上之前,由美那令人熟悉的话语又传进我耳里,泫雅,抱歉
  真的很抱歉,
  阳具信仰
  这是个小房间,阴阴暗暗的,就好像只有在老电影中才会出现那洗相片的暗房。
  里面有着各式各样的阳具雕像,有大如一个三岁孩童同样高的木头制品,也有小如香蕉般的水晶款式,搭配着桌上零零总总的药品和一圈圈的白蜡烛,呈现一种古怪的氛围,但如果加上那两位赤裸的男人,似乎一切就说的通了。
  「我真的已经快等不急了,药效应该开始发作了吧?」他说完贪婪的吞了好几口口水。
  「嗯,刚才我有打电话确任过,在路上了。」
  「所以我们传简讯那招真的那麽有效?」
  「嗯,所以也间接证明那小骚货没什麽性经验,根本还是个傻处女!」「不过你看看这手机上的照片,傻归傻,多麽鲜嫩的一块肉阿!那屁股、胸部、手臂、就是生来让人男人遭踏的阿!」「我懂你的心情,不过我们大概只有十来分可以玩她而已,助理说太晚送她回去会被怀疑的。」男人叹了一口气。
  「袪!亏我今天还特地准备了这麽多,什麽时候该涂哪罐油都已经想好了,只有十来分钟,射她个一次就差不多了。哼,再给你看张照片,想当初就是这一张,那吸引人的乳沟跟欠干的表情,让我不知道打了好几百次手枪。」「好,她差不多也快到了。」他的表情突然严肃了起来「趁还有空档,我们再好好拜一次阳神。」他们俩神情转为严肃,并恭敬的跪在地上,朝着桌上中间那尊看起来最贵气的阳具雕像,拜了好几拜,表情是如此的虔诚,但要做的事却是如此的邪恶。
  「到了阿!」
  男人迫不急待的打开车门,拿出头套将炫雅的头盖上,而泫雅依然熟睡着,彷佛这世界发生什麽都与她无关。
  「说好的,十…分钟……而已」
  再次与饥饿不已的狼打交道,由美依然害怕无比。
  「ok,ok,你在车上等着,时间到我们会把她抬回来。」两个男人飞快的把泫雅移进屋里,其中一个不禁想到曾在动物频道看过的节目,一大群野狼在一望无际的荒原,正值大雪纷飞的冬天,它们已经数天未进食,孤独的眼,乾渴不已的喉咙,当那只小鹿进入它们的视线时,狼群拔足狂奔,不一会小鹿就倒在雪地上,它的喉咙开始被撕开,血洒在纯白的大地,还带着些微的热气,一只腿,两颗眼,更多更多,撕裂它,撕裂它……泫雅已经被丢到床上,而男人所想的与那群饥饿的狼群无异,他再次告诉自己,血盆大口的撕开她,不要留情,一点都不要。
  「快,把她的衣服扒个精光。」
  「小心点,待会这婊子还要穿回去的。」
  泫雅身上的衣物一件件褪下,首先是有着可爱图案的t恤、颜色鲜艳的帆布鞋,再来是那贴身的牛仔裤,现在,她只剩件内裤,曲线完美的身体暴露无疑,应该是说,一道令人垂涎的大餐,只要是男人都会流着口水想吃。
  「好,好,我先上,我一定要当第一个开她苞的,让她一辈子都记的我!」「嗯,动作快!」
  那男人躺着,打算用男下女上的姿势,这是他最爱的。
  他握着阴茎,这辈子从没这麽兴奋过,以往上过的女人瞬间都变的一文不值,现在坐在他身上可是4minute的泫雅,不是别人,就是那个在舞台上光芒万丈的泫雅,那一刻,她属於歌迷,但此刻,她属於自己,那男人又对自己说了一次,她是我的。
  「婊子,记的我的肉棒,永远都别忘记!」
  阴茎挺入泫雅的阴道,他感觉冲破了那层膜,挤入那又小又挤的小穴,连一半要插入都有困难,条条大路通罗马,他心想,老子条条大屌通骚穴,一定可以的,一定可以的。
  「阿!!!!!!!!!!」
  锥心的刺痛瞬间刺醒泫雅,她茫然的睁开眼,看究竟是发生了什麽事。
  「醒了阿!也好,告别处女的时候,怎麽能睡着呢?」「hello,还记的我们吗?」
  泫雅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切,她现在正被这男人奸淫,身体还跟着他上下摆动。
  「混蛋,放开我,放开!我一定会告死你们两个,坐牢坐到死!」另一名男人轻蔑的摇着手机。
  「确定?这手机里都是你的裸照耶!还包括你现在被我们干的。」他语调开始怪声怪气起来「你那可爱的歌迷看到心理会怎麽想?喔?我们那性感的泫雅宁愿跟这种又老又丑的大叔做爱,也不愿跟我们上床,真讨厌,不要支持她了……」「才不会!」
  泫雅边咆啸边奋力试图逃离,但那强而有力的手臂紧紧抓着,她只能持续忍受着下体的冲击,是那麽的痛,好像有人在伤口上洒了盐,还是大把大把的洒。
  「会,会,他们当然会,而且在网路上的每个角落,都会有人讨论着,泫雅这死淫娃!还说什麽舞台上的表现,都是为了敬业,其实她卖骚卖肉卖的很开心吧!
  因为她打从心底就想要这麽做,她想要每个男人看着她搔首弄姿勃起,看着她……」「才不会,才不会……」
  泫雅哭了起来,这是她最害怕的事情,每次站在台上,她只想做到最好,应该说,根本是拼了命,她不能忍受有些歌迷说只是纯粹的脱衣舞,她想大声对她们怒吼,你知道我流了多少泪才站在台上,有多少是人一踏上去只能拚命记着舞步,就怕有任何的闪失,但我不一样,那是我的战场,好吗?我挥霍我的青春爬上顶峰,然後在山头嘲笑你们。
  「那你要乖喔!乖乖听我们的话,好不好,这样泫雅可爱的歌迷才不会看到。」「好,好,我……听你们的!」
  男人的肉棒像利剑一刀一刀插着,也像一个拚命挖道的矿工,使劲的挖,总以为矿道是没有尽头的,有着更多的黄金要去追寻。
  「乎……乎……泫雅好棒,跳舞这麽会扭,做爱的时候也扭到不行。」「呜……呜……小力点,好疼,好疼,」
  泫雅的头发散开来,乳房不停晃动,全身开始冒汗,她安慰自己,就当做是在健身房做运动就好了,差不多,只是有点疼,有点疼。
  「泫……泫雅……乎……乎……我记……的你不是有首新歌吗?叫什麽……pop的?」「阿……阿……叫……buble pop……阿……阿……小……小……力!」「对,对……乎……就是那首,那个mv做给男生专门打手枪的对不对?」「阿……才……才不是……」
  「明……明就……是,你在那个mv……中的表情…乎……乎……纷明就写着……歌迷……快来奸我阿……我很欠奸……快来阿……奸死我……」「哪……哪……有。」
  呻吟声此起彼落,一男一女交缠着,充份享受着做爱的欢愉,另一男用影像记录着,记录这只有慾望的一刻。
  车上
  由美紧张的盯着手表,十分钟悄悄流过去了。
  砰!
  车门被大力的打开,是泫雅。
  「泫雅……」
  由美还来不及说更多,一巴掌飞了过来。
  「开车!还有,以後有什麽事,最好不是我最後一个知道!」又飞来一掌。
  「让!我!第!一!个!知!道!」
  好吗?混蛋。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