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情感  »  韩团4minux泫雅的淪陷(1)

韩团4minux泫雅的淪陷(1)

添加:2018-04-12来源:伊人在线影院人气:加载中

(为防止域名被和谐请及时收藏发布页)   01  车窗外的景色在高速行驶下模糊成一片,星空、路灯、建筑物通通成了印象派的画。  炫雅整个人躺在车後座,身体还不断动着,因为她努力
(为防止域名被和谐请及时收藏发布页)

  01
  车窗外的景色在高速行驶下模糊成一片,星空、路灯、建筑物通通成了印象派的画。
  炫雅整个人躺在车後座,身体还不断动着,因为她努力想找出一个最舒服的姿势,一个适合在半夜十一点,好好睡一觉的躺姿。
  「炫雅,这个姿势很丑耶!」
  开车的女助理,从後照镜看到时,忍不住念了一下。
  「我很困嘛!由美,不是……」
  炫雅打了个大大的呵欠。
  「还要快半小时才快到宿舍。」
  「我已经尽量开快点了,你至少坐着睡嘛,被拍到我会被骂死的。」「这样不就好了。」
  泫雅将外套盖在头上,还对由美比了个胜利手势。
  「好吧!我认输。」
  「由美,倒是你开慢点嘛!一煞车我滚下来怎麽办。」她说完又再度打了好几个呵欠,她整个人已经彻底放松下来了,但这也代表着身体不再压抑感觉了,酸痛感全都跑了出来,尤其是腿。
  「由美,我脚好酸,肚子也好饿,经过便利商店时买个宵夜给我好不好?」「不行啦!公司有交代过的。」
  「这样也不可以,那样也不可以,小气鬼耶。」由美是新上工的贴身女助理,年龄只比炫雅大了几岁,这让炫雅非常的有舒适感,不像上一个三十几岁,心眼小到不行,单独相处时,更是闷到说不出话来。
  等红灯时,由美默默的将包包打开。
  「泫雅,你要不要吃巧克力?」
  「什麽口味的?」
  她突然发现,炫雅这样外套盖头躺着,有种怪里怪气的可爱。
  「草莓炼乳的。」
  说完她将巧克力递过去。
  「真好,由美,这热量很高耶,你这小气鬼是不是常常吃阿?」「哈,我又不像你,要保持的很苗条阿,歌迷不喜欢炫雅胖胖的哟!」「对,我变黑他们也不喜欢。」
  泫雅大口塞进好几个巧克力球。
  「由美,这个满好吃的,不会太甜。」
  「我对巧克力很挑剃的,呵呵。说到变黑,上星期拍mv,我帮你防晒补的那麽勤,都用掉好几罐,没想到还是……」「没关系啦!那天太阳大成那样,不光是我,连舞群都黑了一圈。」泫雅边说边记住这个巧克力牌子,她觉的味道棒极了。
  「那一天我觉的蛋打在地上都可以熟了,真不知道导演在想什麽。」上星期的恶梦由美记的很清楚,他们从白天拍到夜晚,早上时mv导演嫌光线不够好,等到他觉得ok时,已经是火辣辣的中午了,她跟泫雅一走出车外,心里也是震了好大一下,但泫雅也没任何推辞的意思,只跟她说防晒要补凶一点,然後就开始拍了。每当一有空档,由美就立刻冲上去补防晒,泫雅身上流的汗多到吓人。但只要一开始拍,她就立刻进入状况,什麽都不管了。後来原本以为要收工了,没想到导演又临时改了主意,要把其中一段做变化,结果泫雅又在风大到不行的情况下,跳了一小时多的舞,只穿着一件黑色低胸的礼服,不停卖力挤弄着,虽然导演并没有明说,但就连由美都感受的到,他不停发出,再挤点乳沟吧!再卖弄一些性感吧!aa诸如此类的暗示讯息,她原本认为泫雅会做出任何抗拒的表示,但也没有,她只是导演喊卡的不断循环中,一次次调整动作。最後,拍完回到车上,她立刻倒头就睡,连妆都还没卸。
  「前几天我有看到後制好的成品,由美,很值得的。」「我比较担心你白不回去啦!」
  「怎麽可能,没这种事的。」
  炫雅边说边摸着自己的脸颊,「很快的,很快的。」由美看炫雅一副不在乎的样子,还是有些心疼的感觉,之前是白嫩的肤色,现在却晒的跟那些海滩上的猛男差不多。
  「真的吗?」
  「这还用说,我现在每天洗完澡後擦保养品的时间,已经都比我其他四个团员还要多了,有好几次还涂到睡着。」炫雅开心的将空掉的巧克力盒摇了摇。
  「吃饱罗!我要继续睡。」她又回复到庸懒的睡姿。
  「嗯哼,记的套好头阿!」
  由美说完自顾自的笑了起来,她突然有种感觉浮上来,今天的路似乎特别长阿!
  「阿!」由美尖叫了起来,因为她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她本能的踩下了煞车,车子的後座力立刻使她们往前顷。
  「泫雅,你有没有怎样?」
  由美大口大口的吸吐着气,心脏狂乱的跳动着,她看着身上的安全带,心想如果没系跟再开快点,就什麽都失去了。
  「欧……稍微撞到一下而已,但是你有……」
  泫雅慢慢爬起身来。
  「撞到人吗?」
  「不……不……确定……」
  由美现在觉的每吐出一个字都让她有窒息的感觉。
  「我去看。」
  由美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她边调整呼吸,边回想平日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些车祸情结,是怎麽处理的,要先镇定,不要认为撞到人一定全都是自己的错,冷静!冷静!冷静!由美在心中不断复颂着。
  「我出去看看,泫雅,你遮好脸。」
  「嗯。」
  由美打开车门,往恐惧走去。
  「先生,你有怎样吗?」
  她看见一个貌似流浪汉的人,两手抱着大腿,蹲坐在地上,用那覆盖在脏乱长发中的惊恐眼神盯着她,半句话都不说。
  「先生,你还好吧?」
  她再问了一次。
  「先生,可以说个话吗?」
  由美的心逐渐安稳下来,这人看起来没受什麽伤,而且仔细思考起来,虽然她车速不慢,但毕竟是他突然出现在马路上。
  她开始打定主意要讯速处里这件事,她先快速回到车内。
  「泫雅,只是个流浪汉,他没受什麽伤,顶多一点小破皮而已,而且是他有错在先,突然蹦在路上。」「乎……那就好,吓死我了。」
  「现在没车也没人,我们走吧!」
  由美重新发动车引擎。
  「我想……由美,你塞个几百块给他好了,想想那流浪汉也满可怜的,大半夜还在大街上游荡。」「才不要,泫雅,那个疯子差点就毁了你的演艺事业。」「几百块而以嘛!」
  「泫雅,别闹了。」
  「你这小气鬼!」
  谈话停了下来,因为突然传来一阵警笛声,一辆警车从前方右转的路口朝她们驶了过来。
  「由美,会不会是……」
  「安啦!泫雅,我们又没做错什麽事,.」
  由美嘴巴上是这麽说,但当两辆车子擦肩而过时,那握着方向盘的手,还是抖了好一下。
  警车
  那辆警车在泫雅她们离去没多久後,又开回了那个地方,在没有月光的深夜,一个壮硕的警察走下车来,嘴上还叼着一只烟,他一步一步走到那流浪汉面前,皮鞋采地的声音吵闹着,他们交谈了起来,说完时那警察已抽完第三根烟,他边笑边走回警车,还伴随着他玩弄手指关节的喀喀声响。
  依然没有月光。
  泫雅
  桌上现在凌乱无比,满是一堆气泡酒、开到一半的零食、还有吃没几片的PIZZA.
  我开心的在沙发上又唱又跳。
  「素贤,麦克风给我,给我,换我跟嘉允唱了,给我!」我终於完成一个小小的梦想,那就是把宿舍的客厅装上高级的室内KTV设备,平常唱歌表演的机会是少不了,但我还是很喜欢这种私底下跟朋友乱唱一通的感觉,让我非常的有发泄感。
  我现在就是在跟团员们胡乱唱着。
  「小野马!小野马!泫雅,你那样扭超好笑的。」小野马是团员有时会用的匿称,至於原因是什麽,我不想说。
  「泫雅,哈哈,你这样跳就变成少女时代的螃蟹舞。」「GEE……GEE……GEE.」
  我恶搞的扭着屁股跳着少时的舞,智允她们全笑弯了腰。
  「泫雅,超蠢的,不要跳了啦!」
  「下次遇到少女时代一定要跟她们说,泫雅,你屁屁扭的比她们还强。」跳完後,我两手拿着酒杯,开心的大吼。
  「来,我们来乾杯,祝我们……」
  我迟疑了一下,我不想说老套的话。
  「祝我们……依旧……有一个灿烂的梦。」
  「泫雅,少恶心了。」
  智允喝了一口酒後,戏弄的推了我一把。
  「哪会,我最真心了。」
  我笑笑回应智允,然後又跳回沙发上,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好好狂欢一下了,身体有一种发热的舒服感,嘴巴塞满了垃圾食物,耳边冲刺着吵杂的喇叭声。
  团员在我面前跳着、笑着,我应当要失去所有的思绪,然後跟她们一起疯狂的发泄,这是我当初偷偷买进这些设备,心理所设定的使用方式。
  但,还是有些不行,我心中还是有一根小小的刺,偷偷紮着我,把我带回现实世界。
  上星期,在海边拍摄的那部把我折腾到不行的mv,终於後制完了。
  在跑完都是单人通告的一天,深夜一回到宿舍,我立刻向大家献宝那支mv,aa因为大家都很好奇是怎样的mv,需要我把自己晒的一身古铜色。
  「泫雅,这太阳真的大到有点夸张。」
  「我喜欢你那段独舞,很有杀气!」
  大家边看边七嘴八舌的讨论着,不外乎都是些赞美的话,那时我突然有些口渴,便跑去冰箱拿罐饮料,当我慢慢走回去时,我无意间看到智贤和嘉允的神情,是嫉妒中夹杂着无奈的感觉,是那种当她们靠在我身边时,我所无法察觉到的,但只是多隔了几步,一切都变的很清楚,清楚的让人有些痛。
  事後我曾偷偷的私底下跟由美提起这件事。
  「泫雅,别太在意啦!你们是团体,那种事难免会发生。」「嗯,可是还是觉得有点疙瘩。」
  「她们有当面跟你提过这类的事吗?」
  「从来没有。」
  「那就好了阿!如果我处在一个团体里面,有人单独出专辑,我也会有这种感觉阿!嫉妒阿嫉妒!」由美说完摆出一个有点邪恶的表情。
  「也是。」
  「不过你到现在才发现阿?」
  「之前没想那麽多。」
  「没关系,反正每个团体最後还不是都会……」不等她说完,我就重重的捶了她一下肩膀。
  「少乌鸦嘴啦!小气鬼。」
  「别动怒别动怒,那你想要听我对於你暂时单飞这件事的看法吗?」「快说!」
  「非常开心,因为我跟你团员的助理都还很陌生,每次坐同一台车,还是一种尴尬的氛围,都要硬挤出一些话聊或是一直看着车窗外,所以每次跟你单独跑时,真的超!开!心!」「由美,那你也想听我的真实感受吗?」
  「好。」
  「你是我遇过最喜欢说别人坏话的助理。」
  「你这小野马!」
  「炫雅,不要偷懒,这首男女对唱,我们一起唱女声,男声就不管他了,哈哈。」嘉允摇摇我的头,把我从回忆拉回现实。
  「这首……嗯,阿,我有印像,这个男生我有听化妆师聊过他。」我手握麦客风大叫。
  「化妆师说他私下超爱挖鼻屎的!」
  「真的?」
  「千真万确,化妆师还说每次帮他化到鼻子附近时,都会有种恶心感油然而生,哇哈哈。」「恶心死了啦!泫雅,切歌切歌,嘉允快把这首歌卡掉,我现在一看到他的脸就不舒服。」我持续大笑着,但心理对这句话起了很大的化学效应,一看到她的脸就不舒服。
  跑了一整天的行程,今天我一如往常的躺在後坐打着瞌睡,不知道怎样,由美今天都不太说笑,身上散发着一种奇怪的氛围,连帮我整理乱掉的头发时,她都只是静静的弄着,不然平常她可是会好好糗我一下的。
  「由美,你跟男朋友吵架喔?」
  其实我并不太清楚由美有没有男朋友。
  「嘿,由美,说句话嘛!」
  她还是不吭一句话的开着车,连从後照镜回应我的眼神都没有。
  「由美,不要这样嘛!陪我聊一下天,今天的行程无聊到一个新的境界,陪我好好抱怨一下这个世界嘛!ㄟ,由美还是你男朋友欺负你?都可以跟我说阿。」我自言自语了好几分钟後宣告放弃,我失望的用外套把头盖上,打算睡到回宿舍为止。由美今天还反常的开了音乐广播,我在半睡半醒之间,听到一首以前很喜欢的日本歌曲,唱的是有关於星像仪,就是那个繁星点点的地图,上面有着天狼、织女、双子等等的美妙东西,老实说,从以前到现在,我一直都是个天文白痴,手上不管拿的是什麽工具,我都无法在满天星空下,辨认出真正的星座群,连最基本的北极星都有困难,一定要依靠他人的指认,虽然如此,我还是很喜欢那些星座的故事,即使知道是以前的人攀凿附会硬扯出来的,但边看星星边回想那些故事,对我而言有种难以抵抗的浪漫魅力。
  我发觉这首歌让我睡意全无了。
  「由美,别生闷气了,改天有空,我们一起去看流星雨吧!我好久没慵懒的躺在草地上,看一颗一颗的……」「泫雅……泫雅,我……有……有事跟你说。」她终於说话了。
  「嗯?」
  「我……我先把车子停在路边。」
  由美慢慢把车停好,至始至终都没看我一眼,我也发现到,这地方看起来很陌生。
  「我……我到後座跟你说。」
  我发现由美似乎不止是单纯的心情不好,她现在整个人感觉惊慌到不行,连开车门时手都在抖。
  「由美,你是不是要跟我借钱?这种事没关系啦!」我笑着跟她说,借钱也是我唯一能想到的严重事。
  「不……不是。」
  「那,那是?」
  由美突然狠狠抱住我,我闻到她的发香了。
  「泫雅……泫雅,你记不记……的上上星期,我们是不是差点撞到一个流浪汉?」「对,对,怎麽了吗?」
  「昨……昨天,有人打电话给我……」
  由美开始啜泣起来,我也有点慌了,那次离开时,我有从车窗短暂看见流浪汉几秒,他看起来的确没受什麽伤。
  「别哭,由美,是发生什麽事了?」
  「泫雅,我……真的,真的对你很抱歉。」
  由美越哭越厉害。
  「什麽抱歉?我听不懂,由美,你说清楚点。」「泫雅,我真的好对不起你,你一直一直都把我当好朋友……」「不要这样,由美,我完全搞不清楚是怎麽一回事。」忽然,传来扣扣的声音,有人在敲车窗,我转头一看,是两对看起来邪恶无比的眼。
  月光
  银色的月光洒落着在两个健壮的男人, 那血红的眼上。
  他们粗暴的将车门打开,然後一屁股坐进本来就相当拥挤的後座,一名女孩哭哭啼啼的走出车外,车内只剩三个人,不,有两只是狼。
  车内与车外彷佛是两个是世界,车外寂静无声,连虫鸣都听的一清二楚,车内女孩的哭喊被剥夺,但慾望却有着无比大的声响。
  男人拉开拉链,慾望开始沸腾,女孩挣扎的更历害了,她的眼泪诉说着,欧,别碰我,我的肉体是用来迷惑众生的,碰不得。
  欧,男人用那臭气熏天的阴茎来回答,怎麽回答?塞入女孩的嘴来回答。
  阴茎在女孩的口中运转着,膨胀着,无数的快感在男人身上奔跑着,他也迷惑了,为何如此刺激,究竟那是征服感居多,还是因为那单纯的快感,他又狠狠刺了几下,在那瞬间,他明白了,那是征服,他让这女孩暂时臣服於他胯下,那是多大的胜利阿!
  在同一个月光下,同一个晚上,有着数不清的男孩望着女孩的图片意淫着,欧,他们也渴望有一天,让那女孩在他们跨下哀号,对,他们渴望撕烂她,并永无止尽的与她交缠着,欧,但那些男孩的愿望,最後只会像泡沫般破灭,是阿,一碰就碎。男人一想到这些,他的慾望沸腾到无以复加,是阿,他是不同的,那些人终将只能喷洒在其他女孩或手上,但他不同,他是成功的,他那有如大蛇般的阴茎就在女孩嘴中,一切都是那麽真实,她的唇,她的舌头,还有那倔强的眼。
  月光照耀在女孩满是浓液的脸上,星空依旧闪耀,慾火也还在燃烧,女孩的嘴从没任何开口的机会,只有更加嚣张的腥臭,女孩逐渐连眼都睁不开了。
  月光被乌云罩住,那两名壮汉一看表上的分针,也才刚走半圈,但知道时间到了,他们拉上拉链,一派轻松的离开,欧,他们知道这不是结束,是开始。
  泫雅
  「呜……呜……」
  已经是第三次吐在马桶了。
  「泫雅,你还可以吧?」
  门外是的智贤。
  「ok啦!只是吃坏肚子而已。」
  「真的吗?看你一回来脸色就很差。」
  「等下洗完澡睡个觉就行啦!」
  「嗯,真的不行要说喔!」
  「好。」
  我的状况可一点都不好,来到浴室将近快一小时,吐了三次马桶,刷牙将近快十次,剩余的时间,我就像只老狗,躺在没有水的浴缸里动也不动。
  「呜……」
  我又忍不住了,那嘴巴里的味道根本就挥之不去,又咸又腥的,像极了发臭的食物。
  「泫雅,你是不是又吐了?」
  这次是嘉允。
  「呜……没事的,等等就出来了。」
  不知怎的,在我又看见马桶里残碎物的那一刻,理智崩溃了,我大声朝着门外的嘉允吼道。
  「是怎样,问够了没阿?一直问一直捞叨,我都快烦死了,你知不知道我跑了一天的通告,整个人累到快暴毙了,现在又很不舒服,我知道你们是关心我,但是不!要!再!问!了!」说完我狠狠踹了门一下。
  「泫雅,对……对不起,对……不起,我不吵你了。」「骗人!骗人!」
  我又开始失心疯的乱踢门,没办法,我的情绪凌驾理智,无数累积的压力暴发开来,现在只想好好找个东西发泄。
  门外再也没出现任何人声,最後,我踹到我的脚再也抬不起来为止,当我无力倒下那一刻,我从镜子里瞥见自己的倒影,杂乱的头发,抽蓄的嘴角,那是我吗?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