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情感  »  大连艳遇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大连艳遇
(为防止域名被和谐请及时收藏发布页)

  大学毕业后,我回到南京,在一家私营企业工作,由于工作出色,不到一年便提升为部门经理。有一次,去大连谈生意,发生一段艳遇。
  大连这个城市我太熟悉了,因为我是在那里念的大学,而且大连还有我的一位“电话性伴侣”----阿梅。
  阿梅是我的大学同学,上学时曾狂热的追求过我,她是大连本地人,我是一个帅小伙(真的,不是吹牛),阿梅也很漂亮,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170CM的个头,长长的秀发,再加上38-25-36的三围,也是学校的“名人”,当时追求她的男生也不少,但不知是怎么回事,她却偏偏喜欢上了我,无奈,我当时有了一个女朋友,我是系学生会主席,考虑到我的“人气指数”,同时也舍不得有“校花”之称的现任女朋友,所以,我就没有接受阿梅。
  (其实我也挺喜欢阿梅的)大学毕业后,因为工作的问题,我和女朋友分手了,至今还是个单身,不过交的女朋友可不下两打,并且大部分都给她们开了苞,只是没有能和我过一辈子的,其实我是玩花了心。
  因为和阿梅是同学,平时也互相联系,慢慢的,我们就成了“电话性伴侣”了,她也是单身,所以说话比较随便,我俩经常在电话中做爱。这次我正好有这个时间、这个机会去大连,我怎能不把“梦想变现实”呢。
  我出发之前没有通知阿梅,我到了大连机场后,我给阿梅去了电话。
  ----“亲爱的,我现在在大连,马上到机场我”
  ----“别逗了,我在工作,我晚上再打给你、、、”
  ----“喂,你别挂电话,是真的,我不骗你,我真的在大连机场,我真的没骗你!”
  ----“是真的?好,我相信你了,我去接你,你在机场等我吧。”
  阿梅果然来了,她还是那么的漂亮,只不过那一头秀发变成了齐耳的短发,还是淡淡的妆束,只是多了一分成熟美。我老远的见她走来,我的鸡巴就有了反应,没想到比我想像中的还要漂亮。我也快步走过去,她说:“你真的来了,我在路上就下决心,如果你骗我没来,我一辈子都不理你了”
  说着,用她的小拳头打了我一下,我说:“哪能呢,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呀----嘻--嘻---”她白了我一眼,“拉倒吧----哦对了先别说了,回家说去”说着,我提起行包,就往外走,不知什么时候,她挎上了我的胳膊,我俩俨然一对久别的情侣。
  在出租车上,我搂着她的肩,她的头埋在我的胸前,她的手放在了我的鸡巴上,搞得我春心荡漾,大鸡巴硬硬的,我知道阿梅也和我一样-----感受幸福,同时也盼望早点回到家,让我的大鸡巴爽一爽她。
  这样,出租车出了周水子到了兴工街,下了车,在她的带领下,来到了她家,刚关上门,我俩同时的急不可待的狂吻在一起,她的双唇真是太软了,舌头也甜甜的,我们一边吻,也互相抚摸对方,都发出一种出不来气的“哼--哼--”的声音,因为平时在电话里互相很熟了,也就用不着“装腔势”了,她也放开了手脚,我很快脱下了她的衣服,她也想脱我的衣服,可是我的裤子她怎么也脱不下来,我也急,索性自己解下了裤子,我俩旋转着旋到了床上,我压在她上面,初次的皮肤接触,让我们都达到了兴奋。
  我在她上面,一边吻她,手也一边抚摸她,先解开她的乳罩,哎呀,我真后悔当初为什么不接受她,她的乳房实在太美了,大大的,白白的,粉红的乳头也小小的,我迫不急待的把整个脑袋埋在她胸前,吸吮她的乳头,同时双手也抚摸她的双乳,我的功夫那还了得,(怎么说也和两打的女人做过爱),我的舌尖时而轻轻的弹拨,时而重重的吸吮,再加上手的作用,阿梅兴奋的不得了,“哼--哼--呀--呀”的呻吟声音此起彼伏,我的手扒下了她的内裤,摸到她的私处,喝,已经汪洋一片了,我的鸡巴也早已胀得通红了。
  这时,阿梅浪叫:“快--快--快来呀--我受不了了,快--快来操我--快点--嘶--哼--啊--啊--”我也要受不了了,鸡巴对准了早已等在那里叫我操的大逼,她的淫水太多了,床上已湿了一片,“扑哧”我的鸡巴全根插入了,阿梅兴奋的叫了起来“啊--好啊--好舒服--动--动啊--操我呀--”
  我听了她的浪叫,也是更加来劲了“天盖地”的资势很舒服,我猛烈的抽插,伴随她的呻吟,还有“啪啪”的拍打声,“呀--你的大鸡巴真好--对--用力操--操死我也--也--啊--你插的好舒服--小穴都--让你顶烂了--哼--哼--哦--”
  房间里到处都是这些淫声浪语,阿梅让我操的死去活来的,她的淫水也越来越多,我的大鸡巴也越来越如鱼得水,活动自如,她的大乳房也随着我操她的频率快速的抖动着,只听见床也吱吱呀呀的响着,可能是我开始干的太猛了,有一股射精的冲动,我马眼一紧,硬给憋回去了,我提议换个姿势,阿梅不情愿的换了个“玉女坐莲”,这回她可来劲了,手握着我的大鸡巴,对准她的大逼。
  只听“滋溜”一声,我的大鸡巴全根没入,她的大乳房也更大了,随着她的动作,两只大乳房颤动的也更加快了,我两手抓住她的乳房,挟捏着,揉搓着,她淫得都叫不出声了,只听见“哼--哼--”的乱叫,但是她的淫水却越来越多,顺着我的鸡巴淌到了我的大腿上,又顺着我的大腿,淌到了床上,只见她的脸色微红,汗珠也滴滴嗒嗒的落在了我的肚皮上,突然我受不了了,呻吟着“梅梅--我要不行了--快--快点--啊--啊--”
  马眼一松,积聚很久的精液一泻千里了,随着我的鸡巴的抖动,我见她也酥软的趴在了我身上,我俩都喘着粗气,我想她也射了阴精。我吻吻她,示意让她从我身上下来,她懒懒的从我身上爬下来,躺在我的臂弯里,幸福的闭着眼,抚摸着我的胸膛,我点了一根烟,喷吐着烟雾,静静的享受这种感觉。
  过了一会儿,可能是阿梅精力恢复了,睁开眼,妩媚的冲我笑,吻了我一下,一切精彩盡在niqulu.com摸了一下我的鸡巴,说:“你真好,它也好棒,好了你先休息吧,我还要去上班,我只请了两个小时的假,等我下班回来,我给你做好吃的”说着,赤条条的下了床,不知为什么,她从她的包里拿出一片药,吃下了,我问她:“吃的是什么药?”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又有些调皮的说:“啊,那是避孕药,我临去接你时,路过药店买的。”
  我一听,什么都明白了,也没说什么,就躺在床上欣赏阿梅一件一件的穿衣服,她太美了,连她穿衣服时都是那么美,我问她:“你洗你的大逼了吗?”
  她笑着说:“没呢,你给我洗吧。”
  “行,拿--水--来!”我学着京剧腔调,果真她端来了一盆热水,我就为她洗逼。
  这回我才有时间仔细观察她的逼,阴毛不多,不疏不密,阴唇是白里透红,肥肥嫩嫩的,为她洗完后,她亲了我一下,“谢谢你”,我笑一下,便算作答。
  她穿戴整齐,向我说:“我晚上6点能回来,饿了自己上街先凑合吃点,对了,和我一起住的小玲可能比我回来的早,我等会儿给她打个电话,你睡一会儿就起来吧,让小玲见到多不好,好了我走了,再见”说完,亲了我一下就走了。
  这段艳遇一直没向别人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