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情感  »  鹿镇风云经典

鹿镇风云经典

添加:2018-04-12来源:伊人在线影院人气:加载中

(为防止域名被和谐请及时收藏发布页)   此时小房间的空气里还弥漫着香兰嫂和我交欢时她的下身发出的淡淡的腥臊味。  小姨,你在干嘛啊?怎么把饭碗扔在桌上,人却跑到里屋去了?”李
(为防止域名被和谐请及时收藏发布页)

  此时小房间的空气里还弥漫着香兰嫂和我交欢时她的下身发出的淡淡的腥臊味。
  小姨,你在干嘛啊?怎么把饭碗扔在桌上,人却跑到里屋去了?”李春凝在外屋说道。在她说这句话的同时,我抱头鼠窜般的钻到床底下躲了起来。
  “还真是应了‘不是冤家不聚头’的那句话啊。”躲在床底下的我心里暗自纳闷。仔细想想也不禁有些好笑,这可真是一报还一报,上次在这里是我挡在门口不让她进来,这一次是她在外屋,害得我不能往外走。“怎么春凝这个家伙老是在不该出现的时候出现啊?这下真的是难以开溜了。”李春凝这一次硬生生的把我堵在小屋里,让我心里不禁恨得牙痒痒的。我知道如果我现在不能尽快溜走的话,等香兰嫂的老公江南回来之后,将更难以脱身。
  “哦,刚才我晚饭吃到一半时,肚子有些不舒服,就方便了一下。”香兰嫂在门后整了整衣服,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头发后打开了门,外屋白炽灯昏黄的灯光的照射在香兰嫂的身上,在里屋门后的地面上印出一个娥娜的身影。
  “呵,怪不得小姨你的脸现在看上去有那么点红的,我还以为怎么回事,原来是给憋出来的呀。”只听得李春凝银铃般的笑了一声。
  “你个小丫头,都快出嫁的人了,还那么没大没小。居然敢拿你小姨开涮啊,看小姨下次不到你娘那里去告状去。”香兰嫂嗔道,听上去有些恼羞成怒的感觉。我看不到她现在的表情,但我想她一定是有些窘迫的,毕竟刚刚和我偷过情,心理和身理都没完全恢复过来,现在无意中又被李春凝说中心事,任谁都会有些羞惭的。
  “不敢了,下次再也不敢了,小姨就知道拿我娘出来压我。”李春凝连忙告饶着说道,“我只不过是说小姨脸红,小姨就那么大的反应,下次我可不敢和小姨说话了。”春凝的语气里带着些许的纳闷。
  “呵,你这小妮子,我还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呀?别忘了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香兰嫂笑着说道,听她的声音也知道她现在满脸都是笑意,“当年你在摇篮里,你爸妈要忙着在田里干农活,那时可是小姨在摇篮边摇你的,连你的尿布都是我给你换的啊。”
  “原来李春凝你也有任人摆布的时候啊。”我心中暗道。香兰嫂的话一下子把我逗乐了,想到这个鬼灵精怪的李春凝小时候,老老实实躺在香兰嫂怀里,任由香兰嫂给她换尿布的情形就忍不住想要笑出声来。
  “小姨,我真是服你了,说着说着又把我小时候的事情翻出来了。我知道小姨最疼的就是春凝了,哪舍得到我娘那里去告我的状呢。”
  “你知道就好,我看你现在是被狗剩和丽琴婶给宠坏了。对了,你刚才去看狗剩打牌,有没有看到你姨父?”香兰嫂道。
  “没……没有看到,真的没有。”李春凝迟疑的说道。
  “真的?他会不在那里?我不信,我这就过去。”香兰嫂说道。以她的脾气可是说得出做得到的。
  “别……”李春凝迟疑地说道。听到李春凝这么扭捏的声音我心里就更乐了,她说得这么吞吞吐吐的,没准江南已经坐到牌桌上,两只手摸牌正摸得不亦乐乎。
  “怎么啦?快跟小姨说是不是他又坐上去打牌了?”香兰嫂催促道。看来她的想法和我一致,只是她心里不一定像我一样开心。
  “小姨可真是神机妙算啊,姨父算是被你牢牢的看住了。”李春凝笑着说道,“不过小姨别和姨父说是我讲的,他可是千叮嘱万叮咛的要我不讲给小姨听的。”
  “呵,就数你嘴巴甜。小姨哪有那么大的本事看住他啊,他这人三天两头的跑在外头,连个人影也不见的。”
  “小姨,今天姨父赢了不少钱了,阿剩可就惨了,输得灰头土脸,我都不想看下去了,就出来了。”
  “哼,哪个要他赢钱了,他给我老老实实呆在家里,我就谢天谢地了。当初要不是他老不回家,我也不会和……”说道这里香兰嫂仿佛想起什么似的顿了顿继续说道,“和他经常吵架了。”
  “呵,小姨吵架的功夫可真是一流的,要不姨父怎会服服帖贴的。”李春凝低笑了一声道。
  “你个死丫头,又来了,动不动就损人,不知道狗剩怎么受得了你。”听香兰嫂口气有些无可奈何,看来她是拿李春凝没有办法了。“我要去看看你姨父,你帮我看会儿小店,有什么生意你照看一下。”
  “好你个香兰嫂,你搞什么啊,你走了我怎么办?!也不想办法先将李春凝支开?”我在床下暗道不妙。
  “知道啦,我帮着看就是了,小姨就会拿我使唤。”李春凝道。
  “呵,要不小姨这些年算是白疼你了。”话音刚落,只听到外屋门前的玻璃挂帘发出了一连串的叮当声,香兰嫂已经出了小店。
  “香兰嫂和春凝刚才的对话好像有种很熟悉的感觉。”百无聊赖的我钻在床底下,不知怎的又想起了刚才香兰嫂和李春凝的对话,觉得好像在哪里听见过一样。蓦的我的脑海里一下子灵光一闪,想起了刘晴和小美,“对呀,我说怎么听了她俩的对话会有熟悉的感觉,原来刘晴和小美说话时也是这么一副光景的。”一想起小美在刘晴面前撒痴卖娇,而刘晴又故做老成的神情,我的心里就觉得有些好笑。“不过我不会像江南那么好赌,刘晴也不会像香兰嫂一样风情的。”想着想着心里又不免把我和江南,刘晴和香兰嫂比较了一番。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十来分钟,也可能半个小时了,只觉得床底下蚊子开始嗡嗡乱叫起来,在我的四周开始飞舞。
  “香兰嫂怎么还不回来啊,她再不把李春凝支走我可就成了蚊子的盘中餐了。”我伸手挥赶着蚊子,又不敢太用力,生怕一不小心弄出些声响来,把春凝给惊动了。
  “小姨怎么还不回来啊?我都急死了。”正当我心急如焚时,春凝已经急匆匆的走进了里屋,嘴里还在嘟哝着什么,她的话虽然说的轻,但还是让我听了个正着,想不到她和我想的不谋而合,也在想香兰嫂快些回来。
  “她在急些什么?”我心里暗自讶异。“莫非她又像上次在狗剩家一样急着要方便?”
  “怎么小姨的屋子里气味总是那么大啊。不对啊,这气味是……”李春凝的脸蓦的红了起来,径直往床前走了过来。
  “难道她已经察觉我在里屋?不好,老子今天要出乖露丑了。”看到李春凝朝我这里快步移动时,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没几步,那双凝脂如玉的脚趿着拖鞋已经走到了我的前面停了下来。“完了,真的被她发现了,这下我该如何是好。”一瞬间我的脑子里又乱成了一团,冷汗从额头涔涔流下。“要不干脆给她来个一不做二不休……”一个荒唐而又大胆的念头在我的脑海里升起,顿时只觉得心开始不受控制的怦怦直跳起来。
  “小姨也真是的,和姨父办完事情,也不把门窗开一下透透气的,那么难闻的气味,也亏得他们受得了。”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李春凝已经爬上了床,两只淡蓝的拖鞋就这么摆在床前,离我只有一臂之遥。只听得“咿呀”一声,她把窗户打开了。
  “原来她是要开窗啊,看来她还没有发现我的存在,这下子我可放心了。”我的心顿时放了下来,又有些侥幸。“不过她干嘛不把窗帘一起打开呢?”我又有些疑惑。
  “这样还差不多,没那难闻的气味了,要不然叫我怎么呆得下去。”只听见李春凝嘴里自言自语着,听得我心里暗自好笑。
  李春凝从床上爬了下来,穿好拖鞋又站在了床前,一双粉雕玉凿般的小脚就站在我的眼前,看上去盈盈一握。配着那双淡蓝色的拖鞋,显得分外的精致小巧。那纤小的十根脚趾,仿似白嫩的蒜段,让人忍不住想把那双白玉也似的小脚拿捏在手里把玩一番。
  “她怎么还不到外屋去啊?难不成真的要让我把她……”看着李春凝还没有走的意思,但又没有发现我的存在,我又开始自我感觉良好的胡思乱想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正当我在为李春凝没有马上离开而惊疑不定的时候,那双美丽的玉足走到床边上的马桶前,离我的藏身之处更近了。紧接着只听得耳旁一阵奚奚嗦嗦的声音,我稍稍把身子往外挪了一点,抬头仔细一看,但见李春凝把蓝色牛仔短裤往下一褪,露出了一条雪白的三角内裤,我正好在她的斜前方,虽然不能看到她整个人,但从我这个角度我正好能看到她的下身,甚至能清楚的看到她两腿之间被内裤紧裹住后勾勒出来的一缝微凹。
  “原来她是要方便啊,怪不得开了窗,没把窗帘拉开的,看来她是怕人从窗外把她那雪白的屁股给看光了啊。看我在瞎想些什么。”看到李春凝的这番举动,我心里这才恍然大悟。“不过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她再怎么小心也没用,她绝对想不到她小姨的床底下还藏着一个陈春雨,看来我小雨的眼福还真是不浅呀。”一想到我又一次能够看到李春凝那雪白的屁股,心里不免有些得意。
  看着李春凝把内裤和牛仔短裤一点点的往下褪,我不禁感到有些口干舌燥,上次在狗剩家的卫生间里,只是惊鸿一瞥般的看到了春凝下身的阴毛,脑子里没有留下多大的印象。这一次就不一样了。因为我知道接下去我会看到些什么,而那些地方可以说是狗剩的禁脔,只有狗剩一个人可以光明正大的赏玩。
  随着李春凝双手的动作,牛仔短裤和内裤被褪到了腿弯处,她的下身终于渐渐的呈现在了我的眼前。小腹下面长着一片不是很长,也不是很密阴毛,那些黑色的毛发把她小腹的肌肤衬得愈发洁白。两条雪白丰润的大腿并得紧紧的,使我不能很清楚的看到那团阴毛下面的景致。纯白的T恤衫的下摆,更是起到了半遮半掩的效果,将我的兴致吊得更高,“我要受不了了。”我心中暗道。尽管和香兰嫂刚刚欢好过,可看到眼前如斯香艳的景致,我简直恨不得从床底下钻出去,把她按在地上来个就地正法。
  李春凝掀开马桶盖子坐了上去,和香兰嫂的那一次不同,春凝的这一次可是真正的如厕,少倾我听到了一阵淅淅沥沥的声音开始响起,有如小溪潺潺,又如山涧春水。“女人撒尿的声音还真好听啊。不知道是不是每个女人都是这样的。”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再度响起,我心里不由得痴痴的想着。
  李春凝就这么蹲坐在马桶上,两条凝脂如玉般的大腿就在我的侧前方,“不知道我伸手碰她一下她会是什么反应。”脑子里忽的升起一个促狭的主意来,只是心里还是知道这是只能想不能做的事情。
  “香兰嫂在么?我要买包酱油。”正在我在意乱情迷之时,外屋又传来了一个人的声音。这个人的声音犹如醍醐灌顶,一下子让我清醒了过来。我知道那是二娃,平时在鹿镇就数狗剩、二娃和虎头三个家伙和我最要好,我一听声音就知道是他了。
  李春凝看来也听见了二娃的声音,因为我注意到她皱了皱眉头。可她没有回答二娃,她只是不声不响的从马桶上站了起来,用卫生纸很快的将下身擦抹一遍。
  “春凝干嘛不回答二娃?香兰嫂不是叫她照看小店的么?有生意来了,没理由不答理的啊。更何况是二娃,这个狗剩素日里的狐朋狗友。”我心中暗道,不禁有些纳闷。
  “香兰嫂,你不在么?”二娃又问了一声,声音已经到了里屋的门前。
  “不好,春凝进来的时候没把里屋的门关上,二娃只要把门一推,就可以看到她的下面了!那怎么可以!”我心中一紧,浑然忘了自己刚才还盯着李春凝的下身猛看不已。
  更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李春凝还是没有答理二娃,她只是默默的提上了内裤和牛仔短裤。
  “莫非另有缘由?”想到这里我脑子里忽的灵光乍现,“难道二娃就是李春凝喜欢的那个男人?!可这也太……”联想到二娃平时看春凝的眼神,还有春凝在镇政府卫生间里春凝和刘洁的谈话,我几乎就可以断定春凝喜欢的男人是二娃了,可不知怎的心里莫明的多了些酸酸的感觉,依稀还有几分怅然若失。
  “我知道你在家里的。”随着二娃的话声,他推开了里屋的门。而这时的春凝正在束牛仔短裤,随着房门的打开,她和二娃都看到了对方。
  “你……”两个人不约而同的说出了同一个字,又不约而同的看着对方,我发现两个人的脸都有点红,只觉得屋子里凭空的生出些异样的气息。
  一时间,屋子里寂静无声,躲在床下的我都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妈的,niniqu期待你的到來真是晦气,又让我遇到了这样的事情。”我心中暗道。凭着我这些日子在鹿镇花丛里打滚的经验,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
  “春凝?怎么是你?!”二娃的语气里透着些许惊喜。二娃长得蛮端正的,和狗剩相比可以说是半斤八两。
  “小姨去看姨父打牌了,她让我照看会儿小店的。”李春凝飞快的束好牛仔短裤,边说边往二娃走过去。
  “二娃哥,你让一下,我去给你拿酱油。”春凝走到了二娃跟前,二娃站在门口,如果他不让开,春凝是走不到外间的。
  这倒是头一回听到春凝叫二娃哥的,不过这更加深了我认为春凝暗地里喜欢的男人是二娃的念头。因为在狗剩家里,无论我怎么诱导,她就是不肯叫我一声小雨哥,仅有的一次还是她急着上厕所,在我的要挟之下才叫的。而她叫二娃哥却是叫得那么自然。
  “春凝,我……我有话要和你说。”二娃并没有让开,反倒是鼓起勇气般的说了这句话。他的个子不是很高,和春凝站在一起,只比她高了一点。外屋的灯光映在两人身上,在里屋拖出两个影子,一直延伸到床前。
  “有……有什么好说的……”李春凝嘴里喃喃的说道,声音变得有若蚊呐。
  “有鬼,其中必定有鬼,要不干嘛变得那么难为情似的?”我的手不由自主的捏成了拳状。“难道李春凝已经背着狗剩和二娃好上了?不会的,李春凝不会是这种人的。”我使劲摇了摇头,转而否决了自己的想法。
  “我们好久没这样单独在一起了,记得上次还是在三年前的事了。”二娃说道。
  “难道、难道他们俩三年前就已经好上了?!可我以前怎么就没有感觉李春凝喜欢二娃?”我的心中惊疑不定。李春凝的一颦一笑在我的脑子里盘旋反复,我怎么也不相信她和二娃会暗地里好上。
  “……”李春凝默不作声,只是低头看着地面,也不知道她现在想些什么。
  “春凝,我知道你在故意躲着我,你也知道一直以来,我喜欢的只有你。”二娃看着李春凝,说出了让我吃惊,但又在意料之中的话。“他确实喜欢春凝!难怪平时说到李春凝时,他的眼神看上去也不一样了。”
  “二娃哥,你……你不该喜欢我的……我不值得你……”李春凝抬头看了看二娃欲言又止。
  “我知道啊,你已经是狗剩的未婚妻了,怎么可以再喜欢别人呢。”二娃看着春凝痴痴的说道。“可是我下个星期就要到深圳打工了,我知道有些话现在不说,或许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二娃的话语里透着些感伤,或许等到他以后回到鹿镇,春凝已经成了狗剩的老婆了。
  “二娃哥,你不要说了,我什么都知道,可我不能……”李春凝看着二娃,摇了摇头说道,从我这个角度隐约可见她的眼角有些湿意。
  “狗剩也是我的好朋友,我不能也不会做对不起他的事。”二娃的脸上掠过一丝苦痛,旋即恢复了常态,“你们的喜酒我可能来不及回来喝了,在这里我就提前祝你们两个幸福吧。记住,我永远是你阿哥,以后狗剩欺负你,你可要告诉我,我会来找他算帐的。”二娃笑着道,他的表情看上去就像一个温和的大哥哥,可我知道他在强颜欢笑,心里一定是隐隐作痛。
  “二娃哥,你真是个好人啊……我……”李春凝苦笑着说道。
  “呵……”二娃也是一声苦笑,两个人呆呆的看着对方。
  “什么好人,坏人啊?”正在这时香兰嫂的声音在小店门外响起,伴随着那玻璃门帘的叮当声,香兰嫂走进了小店。“咦,你们两个这是在干嘛?”香兰嫂吃惊的说道。
  “香兰嫂,我刚好要买包酱油,看到春凝在这里,和她说说话儿。”二娃说道。
  “喏,酱油给你,两块五毛钱一包。”香兰嫂的口气硬硬的,好像对二娃不那么欢迎。
  “给。”听声音二娃接过了酱油,在付钱了。“那我走了,春凝再见。”二娃说道。
  “二娃哥,再见。”李春凝道。
  “春凝,告诉小姨,二娃刚才和你说什么了?别听他瞎说八道的。”等二娃走远之后,香兰嫂走到李春凝的跟前,脸色郑重的说道。“是不是他又在骚扰你了?”
  “呵,看来二娃对春凝的骚扰可是名声在外啊。”我心里一声低笑。
  “小姨又要乱猜了,我和他没什么的。”李春凝连忙辩解道。
  “你看你,眼泪都挂在眼角了,还说没什么,你个丫头。”香兰嫂伸手抹去李春凝眼角的泪水,笑着说道。
  “小姨……”李春凝把脸埋进了香兰嫂的怀里,就像个小孩子一样。
  “以后可不能和二娃这样了,你是狗剩的未婚妻啊。传出去给别人知道了,以后你在鹿镇怎么做人啊?”香兰嫂的语重心长听得我是窃笑不已,好像她有个七八十岁似的。
  “放心吧小姨,我不是三岁小毛孩,有些事情我知道分寸的。”李春凝点头道,“没什么事的话我回家了。”
  “嗯,你明白就好。路上小心点啊。”香兰嫂道。
  “好啦,没人了,你可以出来。”香兰嫂走进里屋,弯腰对着床底下的我说道。
  “拉我一把,我弯腰弯了半天,半点力气都没了。”说着我伸出了手。
  “你个小坏蛋,又在打什么鬼主意?”香兰嫂笑着伸手拉住了我的手,只觉得她的小手柔若无骨,肌肤光滑细腻。
  “我打什么主意你还不知道么?”我爬出了床底,把香兰嫂搂在怀里,她的乳房在我胸前摩擦了几下,我觉得小小雨又不听话的抬起头来。
  “你看你,又要给我添乱来了。”香兰嫂推搡着我,看着我那蠢蠢欲动的小小雨笑得要不得。“你还是走吧,我实在撑不住了,我下边现在还有些火辣辣的呢。”香兰嫂指了指她的下身,边说边恨了我一眼。
  “看来香兰嫂不打算救小小雨了。”我笑着说道,趁着香兰嫂推搡我的时候,手指不老实的在她那鼓胀的胸乳上抓捏了两下。
  “要死了,你个死小子。”香兰嫂说着作势要打我。
  “不了,不了。”我连忙逃出了小店。
  走在老街上,老街边上的人们三三两两的围坐在一起乘凉,感受着迎面吹来的席席凉风,心里想到的却是李春凝,不知道她现在怎样了,刚才二娃的那番表白没准把她吓坏了吧。
  一会之后,来到了狗剩家的院门前,推开院门走了进去,皎洁的月光把院子照得亮亮的,二楼的客厅灯还亮着,大概李春凝在里面看电视。楼前的院子里搭了个葡萄架,一串串紫色的葡萄就悬挂在密布绿色葡萄叶的架下,等着人去采摘。月光透过嫩绿的枝叶映照在水泥地上,留下斑斑驳驳影子。就几只不知名的小虫在葡萄根筋旁的草丛里鸣叫着。一时间我还以为自己走进了鲁迅先生书中的百草园。
  走过葡萄架时忽然觉得有些尿意,往四下里看了看,四周静悄悄的,“反正楼下没人,李春凝也该在楼上的客厅里,不怕被她看到。”想到这里,我大着胆走到草丛边,侧对着阳台,解开了裤子。
  掏出老二对着草丛一泡尿撒了下去,尿水冲在花草叶子上发出嗤嗤的声音,绿油油的草叶被冲得东倒西歪,草丛里原本鸣叫的虫儿也停止了叫声,大概被我撒的尿吓坏了了吧,一想到这里还有些莫明的兴奋。
  “呵~”正当我觉得肚子渐渐变轻,想要结束撒尿时,忽然听得阳台上传来一声女人的低笑声,听那声音好像是李春凝。
  “谁!谁在那里啊?!”我不禁又
  惊又急,连忙憋住尿意,边说边抬头往上看。只见阳台上露出了一个女人的上半身,我仔细把眼一看,不是李春凝这妮子还是谁。她两手环抱着正笑吟吟的看着我,雪白如玉的脸庞在皎洁的月光下,配着脸上那遮掩不住的笑意,显得更是可人。
  “原来是你这家伙在偷看我啊?是谁批准你偷看别人的?”我问道,边说我边转过了身,看到是她,我心里不知怎的又有了戏戏她的念头。
  “谁在偷看了?好个既不讲理又不讲卫生的小雨,身为鹿镇的镇长助理兼妇女主任,还在随地大小便,你倒是羞也不羞?家里又不是没有卫生间。”春凝往我做了个鬼脸,一副调皮捣蛋的样子。可这个古灵精怪的春凝偏偏还是个伶牙俐齿,时常把我弄得哭笑不得。
  “看什么看?看了还在笑。有什么好笑的?没看过男人撒尿啊?”我故意甩了甩老二戏谑的说着,反正她只能看到我的后背。“我这还不是跟你们乡下的男人学的?不是有句话,叫做自然就是美嘛,这不,刚刚让你看到了我最自然的一面了。”我不慌不忙的系上了裤带,边说边扭头看着阳台上的春凝。
  “哼,美死了你,以为你那玩意有多好看,送给我看我都不稀罕。”李春凝撇了撇嘴,有些嘲弄的说道,“我还以为是阿剩又在随地小便,刚想要说他两句的,出来仔细一看,想不到是只小黄狗在撒尿,还撒的刷刷做响哩。”看得出春凝现在的心情不错,看来刚才的事没给她留下什么不良影响,毕竟还是少年不识愁滋味的年龄。
  “呵,说我是小黄狗,胆子倒不小,看我呆会怎么收拾你。”我假意怒道。
  “你敢欺负我,我就去告诉刘晴,让她收拾你。”李春凝不慌不忙的从阳台上缩了回去,进了楼上的客厅里。
  “胆敢偷看我撒尿?还取笑我?不收拾你的话,我还是你小雨哥么。”我三步并作两步的进了屋子,边走边想着。

0% (0)
0% (0)
上一篇:淫女相悦 下一篇:一个女交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