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情感  »  我在建行做保安

我在建行做保安

添加:2018-04-12来源:伊人在线影院人气:加载中

(为防止域名被和谐请及时收藏发布页)   在一所三流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后,我在一家小电脑城找了份销售的工作,毕竟是本科生卖电脑,所以成绩很是不错,一干就是两年。结果因为和老板发
(为防止域名被和谐请及时收藏发布页)

  在一所三流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后,我在一家小电脑城找了份销售的工作,毕竟是本科生卖电脑,所以成绩很是不错,一干就是两年。结果因为和老板发生纠纷,一怒之下炒了老板鱿鱼,这时候女朋友也趁机离开了我。
  绝望之余,交了500块押金进了保安公司,换回了两套保安制服。经历简单的两小时培训就被分配到商业区建行一个比较大的网点去了。
  然后建行也对我进行了一些业务培训,第二天就可以正式上班了。因为第一天上班,我起得很早,把工作服放在塑料口袋里提着出门了。一出租住房子的小巷子就看见前面一个靓丽的身影,这时候小弟弟刚睡下又昂起了头来。
  前面的美女穿着半透明白色短袖,胸罩同样是白色的,若隐若现。下身穿着刚过膝盖的黑色裤子,看起来很薄,隐约可以看见内裤的痕迹。屁股不是很大,但是两瓣很圆、很挺。身材娇小,露出的小腿跟纺锤一样,皮肤很白很嫩。
  我拿出手机跟了上去先拍两张背影加屁股再说。我一直有恋臀情节,美女走得不太快,我也就慢慢跟着她去了公交车站。
  很多人在等车,公交严重超载了,停在我的面前,我紧紧贴着美女的屁股上了车。我也不是很高才168cm,在娇小的美女后面我的弟弟刚好顶在她的两瓣屁股中间。
  她似乎察觉到了,扭过头来盯了我一眼。我脸如火烧,马上就红了,嘴里连忙说:“不好意思……你看这……这么多的人……”她没有说话,扭过头去,我也只能任弟弟就这么随着汽车的摇晃顶在她的屁股上。也许是她的骨架很小,尽管人很娇小,但臀部软软的,很舒服,我陶醉了……可惜这个城市实在太小了,15分钟我就到达了目的地。贴着美女的屁股,我下车了。她转过身来:“你怎么跟着我?”
  我很紧张,毕竟刚才侵犯了人家,有点结巴地说道:“我……我就在前面工作!”并顺手擦了擦汗。
  也许是我带着眼镜斯文的外表欺骗了她,她也就没说话。如是我快步超过了她,来到银行的门口,还没有开门,就站在那等着。这时候,美女也走过来了,看见我站在那里,很惊讶!
  “你怎么站在这里?”
  “我就在这里工作。”我回答,终于不这么紧张了。
  美女笑了一下:“看来我们是同事。”
  “我是新来的保安,叫吴鹏。”
  她哦了一声,拿出钥匙打开了卷轴门,就没再说话了。我随后进去了,地面有点脏,如是就开始打扫起来。不到十分钟,人都到齐了,开始开早会。
  金主任拉着我跟大家介绍:“这是我们这里新来的保安吴鹏。以后就和我们一起工作了,大家欢迎。”
  等稀拉的掌声散去,又跟我说,“这是湛洁(她念成了甚字),在VIP窗口,上行政班。”(大约二十四五岁,一脸高傲,当介绍到她时,她嘴角动了一下,算是回应我了。尽管如此,我还是为她精致的五官所惊艳,特别是那嘴唇,说不出来的有味道,就在这一瞬间她已经深深钻进我的心底。)“这是杨文洁,大堂经理,五号柜员。”(大约三十出头,很高,1米65左右,穿上有跟的鞋刚好和我同高。五官分明,鼻子有点向上翘,很好看,穿着白色衬衣,胸还算丰满。)“这是彭维,指着和我一起坐车来的那位女孩,4号综合柜,主要办理挂失和对公业务;这位是姜武,1号柜员(我第一眼看的是她的胸前的两颗球,然后才是她的娃娃脸,圆圆的,大约157左右)。还有李茜,2号柜员,1、2号柜是轮班,还有两位下午来。”
  接下来金主任介绍了非现金服务区的龙姐(30出头,笑起来两个深深的酒窝,稍微有点小肚子,很有肉感)、李哥。另外给了我厕所的钥匙,然后让我换上工作服,交代一下作息时间,我算是正式上班了。
  在这样的小城市,我们不需要站着服务,算是有张桌子,一张靠背椅子。杨姐(杨文洁)教我填写各种存款、取款、转帐、办卡、特殊业务、挂失的单子,然后就拿着文件夹板走开了。
  这里除了建行以外,电业局也另外开了四个窗口办业务,全是女性,都很漂亮,其中有一个还怀孕了。
  工作在一开始总是很新鲜,每天我都帮客户填单子,在自动取款机转帐、扫地、帮忙买早餐,以及其它一些杂务中间度过。
  这样过了一个星期,有点闲极无聊。还好,中国人寿保险公司派来了个业务员做保险业务,姓杨,刚好二十岁,长得很清醇。如是我的工作一大半都由她做了。每天就陪着美女聊天,不时瞄一眼柜台里面的那些美女们。晚上回去意淫一下。
  小杨很能侃,没两天我也对保险熟悉了,开始帮她一起跟客户宣传。有一天她出了个10万的单,很开心。请我吃饭,我欣欣然去了。
  “保险不太好做,你为什么就做了呢?”我问。
  “想锻炼一下自己,感觉其他工作也一样不好做。象你做保安,一个月才八百块,租个房子就是200块,盒饭8块一个,一个月就是八乘三乘三十等于七百二十快,你幸好还不抽烟。另外如果你还要找个女朋友,开支更大,基本上养不活自己。”
  她很精明,一下就把我的收入开支算了个八九不离十,确实我现在是入不敷出。
  “确实,现在经济过热,产生了通货膨胀,物价上涨太快了。另一方面,在国际货币市场上美圆又贬值,造成人民币事实上的升值。一面升值一面贬值,就像一双手紧紧掐住了老百姓的脖子(我用了个双手掐脖子的姿势),日子越来越难过了。另外,税费也每年都在涨,据统计,大约50% 的社会财富掌握在政府手中,典型的国富民穷。”
  “虽然中国现在在世界上很风光,国际地位很高,但是我们普通劳动人民的生活水平只是比部分非洲国家好一点而已。”
  “现在我们是走了明朝的老路了,96年的税制改革就是和当年张居正进行分税制是一个原理,我们实行了大规模的中央集权,这样的后果就是腐败严重,你看我们地区的一把手,这次牵涉的经济问题就是3000多万,另外那个落马的国土局长竟然贪污了1200多万,当年北京市长陈希同和江西省委书记胡长清也就这个数字。”
  “这样大规模的集权造成的另一个后果就是:我们所有的人都消尖了脑袋要当公务员,往政府部门里面钻。盛极一时的古罗马帝国就是这样,在一千年前罗马伟大的哲学家亚里士多德就曾说过:当一个民族都争着往政府部门去的时候,这个民族就很危险了。”
  “再比如明朝,法令那么严明,老朱同志经常一杀就是一两万的官员,贪官污吏还是前赴后继,我们现在还在考虑取消死刑,而且党员还是一顶免死帽,怎么不腐败?但是我们比明朝要好的就是,现在科技这么发达,很多事情由机器代替做了,办事效率很高,透明度也很高,也不是皇帝独断专权,所以我们的社会还是在飞速发展,只是像我们这样的低层百姓日子比较难过一点而已……”
  “你看街上那些卖小菜的农民,他们卖一天菜还不够买一斤肉的,肉都14元一斤了!他们还要被那些可恶的城管追得满街跑……”
  就这样,我天南海北、古今中外,从国家大事到生活小事,神侃了一番,小杨看着我都入迷了。时而愤怒,时而痴迷……不知不觉一下午就过去了。
  下班的时候我说送她回去,因为在路上也好聊聊。在过马路的时候,侧面来了辆车,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细细的皮肤,一触就让我心跳加速。就这样我舍不得松开。到达对面,她慌忙抽出了自己的手,低着头,脸都红了。
  “我去买点小菜,去我那里,做饭给你吃吧!”她提议。
  “好啊!”我正愁着晚饭呢。
  和她走到菜市场,我从来没来过,感觉什么都新鲜。不一会她买了点土豆,青辣椒,和大概三两肥瘦相间的猪肉。
  她是乡下人,所以租住在本地一所大学的附近,租金很便宜,150元一月的单间还带个卫生间。房间外面还有个小阳台,晾衣服的绳子上挂着一条粉红色的内裤和胸罩,看见我抬头看,她有点不好意思的又脸红了。
  “你没有男朋友吗?”我问。
  “不久前分手了。”她有点伤心,默默蹲下备菜去了。
  “我来负责小菜,你去搞猪肉。”我抢过她手中的土豆,用小刀削了起来。
  把菜都切好准备好后,她端出一个电水锅(拿来烧开水的那种),把肥肉放进去,准备炸点油。
  “这家伙能炒菜吗?”
  “没钱买更好的了,将就点吧,呆一边去,等会保证让你见识世间绝味。”
  炸好油,她把瘦肉放下去炒了一下,放了点酱油和姜,然后放入了青椒。青椒半熟的时候,用大碗接了两碗水,然后放土豆,盖上了锅盖。这一过程看得我目瞪口呆,虽然我不会炒菜,但还是见过很多人炒菜也懂一点点,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做菜方法。
  “这青椒……能……能这么煮吗?”我试着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她说等吃过以后再说吧。我就没有做声了。菜不一会就好了,她关了火,连锅一起端到一张凳子上。然后从床下拉出两张小板凳,盛了两碗饭。
  “好久没有吃这么丰盛了。”她搓了搓手,拿起筷子夹起一块土豆,“开动吧。”
  我也饿了,拿起筷子吃了起来,味道还真不错,就是有点烫,5月份在这样的南方小城已经很热了。
  不一会儿我就浑身冒汗,她也一样,白色的短袖衬衣(她的工作服)都湿透了,她的胸罩在衬衣里面若隐若现,我的弟弟不争气地抬起头来。
  “要有冰啤酒爽爽就好了。”她说。
  “我出去买吧。”我马上站了起来,我也非常想有点冰凉的东西下肚。就在外面巷子口的小卖部买了6瓶冰啤酒。
  “怎么买这么多?”她问。
  “酒逢知己千杯少,让我们喝个痛快。”我说。然后她拿出两个不锈钢的学生饭盒,两个都倒满酒。
  “干。”我们两个碰了一下,我喝了一大口。
  然后我们边喝边聊,这次轮到她滔滔不绝了。
  “你是男人,要学会生活,要多攒点钱,将来还要养老婆孩子呢。别老到外面吃盒饭,又贵,对身体又不好。你看我,花30块买个二手电饭煲,再花三十元买了这个煮水的家伙(她用筷子敲了敲锅沿),自己作饭,省了好大一笔。”
  “一个人吃的时候,在饭锅里面蒸个蛋或者是根火腿,然后泡包紫菜汤,就够对付了……你看土豆可是个好东西,可以蒸,可以煮、可以炒、可以炸,你就放点清水,加点盐,煮了可以当饭呢……”
  真是个会过日子的女人,我们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我的酒量不大,所以喝得慢,她倒是一缸又一缸,不知不觉都到开灯的时候了。我们还在喝。
  天气很热,还剩下两瓶酒,我脱了上衣,她也去上了个厕所,换了件睡裙。淡紫色的,胸罩已经解了,半透明的可以看到两粒昂起的乳头,粉红色的内裤若隐若现。
  “兄弟,继续。”她在我对面坐了下来,凳子又矮,估计她有点迷糊了,还张开了双腿。www.niniqu.com我登时脑袋“嗡”的一声,差点失去知觉。很快又恢复过来,心跳基本上接近120下了,拿杯子的手都有点抖。
  “你醉了。”她说。
  “我没醉,喝。”就这样我们喝完了所有的酒,也说了很多的话,不知道上了多少趟厕所,平均每半小时一趟。一大锅菜也搞完了。
  我说:“你做的菜太好吃了,我去洗碗和锅子。”然后起身,拿着碗锅进了卫生间。“真希望能天天吃到你做的菜。”我没有回头。后面也没有声音。
  过了一小会,突然传来了抽噎的声音,我把刷好的锅碗放在杂务架下。连忙转过声问:“怎么啦?”
  “他也曾经说过,呜……”她很伤心的样子。
  “曾经说过什么呢?”
  她没有出声,哭得更厉害了,我走过去,慢慢伸出手放在她的头上。她站了起来,紧紧抱紧了我。柔软的身体,胸前软绵绵的两团就隔着薄薄的丝质布料,压在我的胸口。
  我的弟弟又一次严重亢奋起来,抵在她的小腹。我心理很自责,人家都这样了,我竟然还和禽兽一样充满欲望。但是由于酒精的催化,几乎赤裸的身体,让我就如抱着一团烈火的干柴,只要一丁点火星就将熊熊燃烧。她突然抬头吻住了我的嘴,我们燃烧了。
  我们互相乱啃。我动作生疏,舌头乱舔在她的嘴唇周围,就是不知道如何去吻。突然她的小舌头伸了过来,我使劲含住了吸着,她也吸着我的。
  她空出一只手去解我的裤子,我受到了启发,把她放倒到床上,把她的睡裙肩带从手臂褪了下来。她的一对乳房暴露在空气中,不是很大,刚好够一只手抓着,乳头早就硬起了。我忍不住用嘴含住了那可爱的蓓蕾,她不禁呻吟出声。
  这时候我不太急了,从前在日本A片里面学到的知识派上了用场,用笨拙的舌头以及手指拨弄着她的双乳。她不断摆动着身体,手往我挡部探索着。
  我很怕痒,缩了缩身子,刚好脸对着她的粉红内裤,于是顺手扯她的裤子。她一只手想过来救援,可是是那么的无力,裤子还是无情的被褪下。阴毛不多不少,不长不短,柔软地伏在她的耻骨上。她连忙用手挡在自己的裆部,闭上了眼睛,不敢看我。
  我迅速把自己剥了个精光,压在她身上。再用舌头开始了新一轮的攻势,她慢慢开始回应,配合着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双腿被分开了,缠在我的大腿与小腿之间的腿弯上,她早就泛滥了。如是,我的弟弟碰到了温暖湿润的所在,只是不得门而入。乱冲乱撞间,她伸出了柔软的小手,把弟弟送了进去。我马上感觉一股暖湿的感觉将我包裹,弟弟一抖一抖的,她里面也不时收缩回应着。
  凭着A片学到的知识,抬起屁股慢慢动了动,她又呻吟出声。我忍不住加速动了起来,她也努力回应着。没几下我突然感觉意识模糊了起来,她也更紧缠着了我的双腿,终于我一射如注了。瘫在她的身上。
  突然我爬了起来,看着她那神秘的地带,在两片粉红的阴唇中间流出我的液体。我好担心她会怀孕。她似乎看懂了我的心思,“你是第一次吧?”她问。
  “不是。”
  “那第一次是和谁做呢?”
  “应该是和我这只手吧!”我举起左手。
  她噗嗤笑了:“笨蛋,那怎么是第一次啊?放心吧,不会有小孩的,今天我是安全期。”
  “那你第一次是什么时候?”
  “两年前,和我男朋友在一起两年了。”她说。
  我知道一提起她男朋友她就伤心。或许她这么漂亮的女孩找的男朋友应该很优秀吧,我想。记得自己大学期间追了很多女生,竟然一个都没成功,后来的女朋友还是经朋友介绍的,这样的被动性格,决定了我情场失意。但是想不到却和小杨这样了。我有点期待,有点心慌,也有点兴奋。
  “想什么呢?去洗洗吧!”她爬了起来,我看见她的臀部上方的腰际有两个凹下的像酒窝一样的小窝,我心里又一动。我最喜欢的女优爱田由也有啊!
  我们两个都满身大汗,被凉凉的水一冲说不出的舒服,在她美妙的身体面前很快我又硬了。她拍了一下我的弟弟说,“真讨厌。”然后用手抓起来涂了点沐浴露,细细地洗着,很细心。我也轻轻揉着她的双峰,她的皮肤不是很白,但是很细很细,很舒服。很快洗完,我又受不了了。用浴巾把她擦了擦,直接抱床上了。
  由于A片知识的理论积累,加上刚才的实战经验,我没费多少力气就完成了我们的交合,时间也比较久,两人都比较尽兴。
  “做我女朋友吧,我会好好对你的。”事后我抱着她说。
  “我跟你做之前都不是处女了。”她幽幽地说。
  “我不在乎。”
  “男人都在乎,我男朋友就是第一次和我做的时候我没有流血,那个心结在他心里两年,我们终于还是分了。”
  “那样的人不值得你为他伤心。”
  “其实我伤心不是因为他,只是真的舍不得两年的感情。你走吧,我们以后还是好朋友啊。”
  “为什么你不肯接受我呢?”
  “我不想再重复以前的感情,你也不是我想要的,你现在连自己都养不活自己,怎么和我在一起啊?”
  我很伤心,但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我默默穿好了衣服,离开了小杨那里。我终于成为真正的男人了,我要努力工作,努力攒钱,我要拥有自己的事业,我豪情万丈。
  第二天,小杨又一脸阳光的来上班了,“早上好!”“早!”她跟我们网点每一个人都打了声招呼。就象昨天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样。我也有点怀疑是不是我做了个梦呢?
  这时候押钞车来了,我又被喊去提钱箱子。送到了柜台里面。在我要出去的时候彭维朝我喊了声:“喂,出去给我输一下密码,六个8。”
  她终于肯喊我了,自从在公交上面顶了她一回,将近一个月来就没理过我。
  也许是我表现太好了吧,天天打扫卫生,维护秩序。自从我来了后,他们柜台人员的工作都轻松了很多,也少有顾客吵架闹事了。罗行长还在早会上表杨过我。
  “今天晚上7:30我们公司在建行总部9楼会议室我们公司针对柜台人员有一个业务培训,你也参加吧!”小杨跟我说。
  平时和她一起宣传保险比较多,我也一直很想见识一下保险公司的培训,另一方面是真心想提高技能,多帮她点。
  我7:30准时赶到了,金主任叫我和我们网点工作人员坐一起,湛洁就坐我旁边。平时她总是板着脸,穿着一身制服,我甚至不敢多看她几眼,虽然打心眼里最喜欢她。今晚她穿了件白色的吊带裙子,披了个红色的小上衣,很惊艳。
  没想到她的胸也很有料,看得我直想流口水。她盯了我一眼,然后就转过身去和彭维聊天去了。
  这群建行的工作人员都没什么纪律性,聊天的聊天,打电话的打电话,杨姐竟然拿了副鞋垫在打。首先是行长讲话,他们不敢太放肆,接下来是专门负责代理保险的主任讲话,下面纪律就不行了。
  接下来是保险公司讲师对大家进行业务培训,下面掌声稀稀拉拉的,也更加吵闹。这个讲师是个二十几岁的女同志,估计还没有结婚。
  她不慌不忙首先站在那里停顿了几秒钟,下面终于安静了点,然后说:“非常荣幸能和各位建行的朋友一起探讨一些销售的技能问题,下面我们一起来做个游戏,请大家伸出自己的双手,伸出食指,当我喊一二三四的时候,两个食指互相拍,当我喊二二三四的时候换食指和中指,依次类推……”
  然后她开始边喊边带着大家拍手,一二三四(左右食指拍了四下),一二三四,二二三四(食指和中指拍四下),三二三四,三二三四,五二三四(双手互拍),五二三四,五二三四,五二三四……随着她不断喊五二三四,掌声越来越齐,越来越热烈……然后她说:“感谢大家这么热烈的回应,让我们把这些掌声送给自己……她的课很精彩,一直到10点才散,中途也没人开小差。散会后,大家做鸟兽散。因为电梯只有一部,人又太多,于是我决定走路下去。这时候甚洁和彭维两个也没有挤电梯,我让他们走前面。楼梯很窄,灯光又昏暗,感觉很象拍恐怖片的现场。走了大概三层,我说,走了这么久怎么还没有到底啊?
  他们两个心里估计正发毛着呢,这时候听我这么一说,更加大声尖叫起来。
  我用幽幽的声音说:”我还希望我们就这么旋着走下去,永远没有尽头。“这时候,两人更加叫得厉害起来,彭维发火了:”你闭嘴好不好?“她们走也不是跑也不是,跟着我的速度,终于都到了底层。
  ”我们终于从地狱里面走出来了。“我开玩笑说。
  ”自以为聪明!“彭维冷冷地哼了一声说。然后大步走到路边拦了一辆的士扬长而去。
  我被她讲得很郁闷,只好也朝家的方向走去。彭维就住在我附近,我租在一个山坡上,彭维是她自家的房子。我走路比较快,很快就到巷子了。黑黑的,没有路灯,只能借着外面大路上的余光往前走。
  拐个弯后,看见前面几个黑影,还有女孩的求救声,”求你们放过我吧,我把手机,钱都给你们。“是彭维的声音。
  我停了下来,慢慢蹲了下去,看见两个青年把彭维逼在墙角,在她身上毛手毛脚。我也没多想,只想要救她。但是看他们又拿着小刀,我自己又是个三等残废,就这样一身排骨,估计只有送死下场。彭维被刀子逼着,身上的T恤被撩到了乳房以上,白色的胸脯反着微弱的光。
  我心里很急,在墙边摸了半天,总算找到了块小石头。没什么威力的那种。有武器总比没武器强,另外取下了裤腰上的钥匙,把小剪刀打开来握在手上,慢慢摸了过去。
  彭维这时候被迫解开了胸罩的扣子了,再不下手我的美人就要丢城失地了。
  我猛冲了过去,把石子握在掌心,右手一拳照着一个打去,然后左手剪刀插往另一个的肩膀。那个被剪刀插的,登时就痛得蹲在墙角嚎叫(太没用了)。
  另一个反手就给了我一刀,我的左手挡了一下,一阵剧烈的疼痛,我差点趴下了。我照着那人小腹踢了一脚,他蹲了下去。另一个用拳头直击我后脑勺,我头晕得厉害,转过身把小剪刀在他身上乱扎。
  彭维终于反应过来了,朝原本在地上的那个踢了两脚就跑,边跑还边向我喊道:”快跑。“如是我也跟着她使劲往她家跑了。
  进了她家门两人反锁了院子的门,一起坐地上直喘气。她才看清楚是我。我不知道被打到什么部位了,才缓了一下气,哇的一声竟然吐了。头晕得厉害,站也站不起来。
  彭维过来直用手拍我脸,小吴小吴的叫。感觉她拍我的力量比我爸小时候打我巴掌的力气还大些。我本来就喘得厉害,被她一拍我对着她胸前又吐了一口。
  她一把把我推翻在地上,然后又连忙说:”对不起、对不起。“我都快被她气死了,”给我点水。“我央求道。她这才慌慌张张跑进屋里给我拿了瓢水出来。我喝了一小口,终于好受一点了。但还是站不起来。
  她只好过来扶着我穿过小院子往客厅走去。开了灯,我才发现就问他家怎么没人在家。她讲她爸妈单位组织老干部出去旅游去了。
  我感觉我浑身是汗,摸了摸手臂,一看一手的血,我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我从小就晕血。
  等我醒来的时候,手臂伤口那里被封了五张创可贴,我还是躺在地上,彭维很焦急直拍我脸。
  ”拜托,你轻点好不好?“听见我开口说话,她先是吓了一跳,然后就笑了起来。
  ”一个男子汉见血就晕。“我被她说得不好意思。
  然后她说给我找几件衣服,去冲冲身子。我说我回去算了,她因为害怕再出是而不让。如是只能依她说,”反正我一单身汉,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什么意思?“彭维嗔道。
  我连忙陪笑,赶快去洗澡去了。伤口沾了水,干脆把创可贴撕掉了。洗完出去,我只穿了裤子,彭维直骂我臭流氓,快穿上衣服,一身排骨难看死了。我把手臂给她看,她才没说什么,给我又帖了几个创可帖。然后给我抱来床薄被子往上一摔,”你睡这里吧。“然后她也洗澡去了。
  我有点睡不着,打开了电视在看。彭维出来了,穿着长衣长裤,把自己包得很严实。我有点失望。躺着看一个娱乐节目。刚好她也喜欢看,她就躺在另一张**上看了起来。 共2条数据 当前:1/2页 首页上一页12下一页尾页

0% (0)
0% (0)